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權藝術家王鵬訴政府部門強拆案開庭

人權藝術家王鵬畫室面臨被強拆,他將平谷區政府及城管局告上法庭,得到朋友們的聲援。(受訪者提供)

人氣: 8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北京人權藝術家王鵬北京市平谷區城管局、平谷區政府強拆行政複議決定案,於5月20日下午在平谷區法院開庭。此前王鵬聘請包龍軍、王玉民做委託人,遭到法院及平谷鎮上紙寨村書記刁難未成,王鵬只好自己上庭辯護,法院宣布擇日宣判。

王鵬對大紀元記者說,有四五十名好友及同樣面臨強拆的村民到法院聲援,但只有四人被允許旁聽,現場有不少警察戒備。

開庭前,王鵬以合議庭三名組成人員中有兩人供職於平谷區政府相關部門為由,申請迴避,被法院拒絕。此外,王鵬事先申請的直播,法院也未按正常程序授理。開庭後,被擋在庭外的朋友就此提出抗議,法院工作人員態度蠻橫,險些與村民發生衝突。

法庭外聲援的民眾。(受訪者提供)
法庭外聲援的民眾。(受訪者提供)

王鵬介紹,涉案土地(王鵬畫室)早些年是村民的集體農田地,被「徵用」後,農民沒有得到補償,後村大隊讓村民以「瓦片經濟」實施自救。1998年,王鵬與村委會簽下了協議,承包下涉案土地並蓋房出租,以微薄的收入實現了自救。2009年,該片地由平谷區城管局接手管理,後被定為違章建築,且對2018年後被強拆的房子,不給予任何的補償。

王鵬表示,對平谷區政府與城管局在未查清基本事實,沒有與村民代表及村委會協商解決,無法律手續且不給補償的情況下就進行強拆的做法,是不能接受的。

「法庭上,我在指證的時候,它們不讓我指證,剝奪我的權利。」王鵬指,法院還是在維護地方政府和城管局的利益。

王鵬表示,他知道中共治下的庭審結果可能會不利於村民,但自己想伸張正義,爭取到應該給村民最基本的合理補償。

「我們村的強拆一週要拆百餘戶,它們不出具任何合法手續,如果每個村民都站出來,阻止這種違法行為,那拆遷的進度就會緩慢,同時對政府違法操作起到制約的作用。這是作為中國的一個公民,應該做的事情。」他說,「區政府和國保對我進行施壓打擊,我認為中國每一個人都應該在自己受到不公待遇時能夠站出來。」

王鵬的藝術作品,因以揭露中共暴力計生為主題,對計劃生育政策提出質疑,而遭到當局持續多年打壓迫害。他在美國出版的書,被中國海關攔截不准進入大陸,參展作品全部被封殺,在宋莊租房時被驅趕,自己花費200多萬元人民幣蓋起的畫室又要被強拆。

「現在他們沒有收斂,這樣逼著拆我的畫室,對我的所有作品也是一個威脅,我也應該進行反抗。」王鵬說。

中國人權觀察員倪玉蘭律師曾於5月7日去畫室看望王鵬,她也因為自家遭遇強拆而遭到當局判刑、折磨致殘。她表示:「我非常支持他,那些作品都好棒,都是他多年來的心血,如果被政府毀了多麼可惜。」

倪玉蘭認為,作為政府不能出爾反爾,老百姓跟你簽完的協議是受法律保護的,政府的官員們為了業績和利益,可以隨時變更土地的用途,但對老百姓來說則是大的損失。

王鵬作為一名藝術家能夠堅持長期努力抗爭,倪玉蘭表示:「我們都是受過同樣的迫害,我們多支持鼓勵他,希望他能得到一個圓滿的結果。」#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5-22 1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