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計較 拓寬生命容量

作者:清芷

人生的高度,不在於看清了多少事,而在於看淡了多少事。(Fotolia)

  人氣: 552
【字號】    
   標籤: tags: ,

最近換了一份新工作,初來乍到,對各個環節還很陌生。

我負責的化驗部門只有我一個人,很多工作在我沒來之前都沒完善。我每天出的化驗報告需要車間的產量單,跟車間主任要了很久,他因為忙沒有寫,我要不出來,只有等待。

我剛到公司一個星期就有檢驗機構來驗廠。得知消息後,車間主任趕緊寫出產量單,而我需要對照著產量單寫化驗報告,每天就有將近五十張化驗報告,就這樣我寫了差不多一個星期,每天加班到晚上九、十點,終於將之前落下的化驗報告寫完了,順利地通過了驗廠。

有了這次教訓後,我便天天催著車間主任要產量單,可是他依然以忙為藉口不寫,於是我又落下了很多天。五一放過假後,車間主任突然說,隔天又有驗廠,當時我心裡一驚,因為我就是一晚上不睡,都無法在第二天之前完成化驗報告。時間緊迫,讓我沒工夫抱怨,抓緊時間寫化驗報告。

就在下午,檢驗機構告知臨時有事,驗廠時間延後一天,這樣我又多了一天時間。那兩天我都加班到深夜,才將所有化驗報告寫完。期間因為在公司住宿,同屋的人睡眠不好,對我牢騷滿腹,說話很難聽。

當時我心裡非常不舒服,覺得滿腹委屈,還遭受惡言惡語,而加班又是因為車間主任不配合造成的,更覺冤枉。雖然心中不悅,但我還是盡全力完成工作。

第二天的驗廠還是順利通過了,驗廠人誇我的化驗報告寫的很認真、工整;而這一次我盡力協助車間主任的工作,希望能減輕他的負擔,車間主任對我的態度一下子轉變許多;同屋的人得知我因驗廠加班,也覺得自己言行有些過火,和我說話的語氣突然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其實,如果我賭氣不寫完報告,責任在車間主任而不在我,是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原則指引我,讓我忍住了不公,沒有計較個人得失,而以公司利益為重。雖然辛苦,但也如期完成了工作,同時為自己化解了矛盾重重的人際關係。

在被黨文化洗腦的國度,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極其尖銳,缺少包容、協作。人們幾乎忘記了「以和為貴」的傳統美德,「睚眥必報」成了大多數人的共識,雖然出了氣,但越來越多人感到不快樂。唯有改變黨文化思維方式,才能真正地從萬千苦惱中解脫出來。

曾聽過這樣一句話,人生的高度,不在於你看清了多少事,而在於你看淡了多少事。不計較,不是傻,而是一種智慧。

不計較是尊重別人、善待別人的一種表現,它會拓寬生命的容量,讓生活更加祥和,讓世界充滿善意。@#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9年4月30日晚間,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台南文化中心的第三場演出圓滿落幕。神韻從輝煌聖潔的天國聖境,到悠悠五千年皇朝盛世,神韻用純善純美的中國古典舞,演繹著歷史故事與神話傳說。已經是第四次觀看神韻的齒輪公司董事長廖昆隆,對演出的一切仍讚不絕口,無論音樂、服裝、舞蹈,「每一次看都不一樣。」
  • 懂得感恩的人敦厚,性情樸實、寬容。他具溫柔、和順的姿態,有一雙善於發現美好事物的眼睛,能在滄桑世間中關照自然、關照他人和關照自身。
  • 于非闇摹《女史箴圖》(局部)。(公有領域)
    曹操拿了幾副精美的耳環讓她先挑選,她選了一副中等檔次的。曹操很奇怪,問她:為什麼不選最好的 ?她說:「如果選最好的,那是貪心;如果選最差的,就是虛偽;所以我擇其中者。」這個女人就是卞氏,曾是曹操的妾,後來成為正妻,後來被尊為王后、太后、太皇太后。
  • 廣孝(1334~1418年)是明朝的資善大夫。他在擔任欽差大臣,抵達蘇州賑災時,蘇、松、嘉、湖、杭五府,剛剛遭受了一場大水災...........
  • 中國民間有個小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傻子、一個財主,還有一個老和尚。財主為人奸猾、喜占人便宜,傻子為人不計較。那麼,誰才是真的傻,誰才是真聰明呢?
  • 珍惜時刻分秒,好好活著,簡單樸實,過好每一個未來的明天,以健康的「活」,回答《死的雜說》的「胡言亂語」。
  • 人世間最大的寬容就是忘卻,這種充滿神性的品質,散發出仁愛的光芒,就像莎士比亞所說:它賜福於寬容的人,也賜福于被寬容的人。
  • 寶釵,《十二金釵圖冊》,清 費丹旭繪,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塵世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入泥淖,她相信「東風捲得均勻」, 所以風雨陰晴,「任他隨聚隨分」。
  • 朝鮮戰爭期間,中共援朝軍隊和朝鮮之間摩擦不斷,以致雙方關係常常很緊張。戰爭後,中共軍隊在朝鮮繼續駐紮了長達五年之久,一些官兵的行徑更是惹惱了朝鮮當時的最高領導人金日成。陸媒的一篇文章披露了詳細內容。
  • 「憂傷帶來快樂,聽起來矛盾,但那是人生的真相。」我這個老頭子開始倚老賣老:「人生本是悲歡交集,就像在憂慮中K書後,才能得到好成績的歡樂;渾身傷痛後,才有登上高峰的激情,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