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兩好球三壞球

作者:林繼生

《人生兩好球三壞球》/三民書局提供

  人氣: 2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能自我實現,超越自己,就是英雄

是誰說過:「戰勝自己,遠比在沙場戰勝數千個敵人,更有資格稱為英雄。」有時候敵人不是別人,是自己,打敗對手之前,你必須先戰勝自己,即使英雄也不例外。英雄必須不斷進化升級,才能應付越來越邪惡的魔鬼;凡人面對越來越不友善的社會,少子化、年金改革、經濟不振、一例一休爭議、陳抗不斷、政治惡鬥、企業出走,心情越來越「藍色憂鬱」,也必須不斷超越自己,以今日之我戰勝昨日之我,替自己尋求未來的出路。

《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說:「真正的高貴是優於過去的自己。」肯努力,能不斷進化,超越自己,就是英雄。

積極樂觀,不怕失敗,擁有旺盛企圖心,就是英雄

積極樂觀,凡事往好的方向思考,並期待良好的結果是英雄的重要特質之一。英雄最後能完成「使命」或「天命」,固然依恃超能或特殊武器,重要的還是積極樂觀的態度,不怕失敗,不斷嘗試。《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說:「真正的失敗者不是那些沒有贏的人,而是那些害怕失敗而不敢嘗試的人。」《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也說:「人類的努力不該有界限。每個人都不一樣,不管人生看起來有多糟,總是有些事是你能夠做且做得到的。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

以最大勇氣,全然相信只要保持樂觀積極的態度與堅持的勇氣,最後一定會成功,這就是英雄。

能忍受孤單寂寞,擇善固執,樂觀有為,就是英雄

《刺客聶隱娘》說:「身而為人,必須承擔孤獨」,其實作為一個「英雄」更是如此。

英雄在世時常是寂寞的,「成名」或被「懷念」常是「身後事」。英雄戴著面具才有「風光」,當脫下「面具」,反而是一個平凡人,甚至比一般人還「魯蛇」。英雄的偉大是在「戰場」上或「危機」降臨,世界快要毀滅之際,一旦離開這些時間或場域,英雄是「無名」甚至是「可憐」的,不一定大富大貴,有時是含冤以終(眾多民族英雄都是),有時窮途潦倒(羅根),有的被指為破壞既有秩序的元兇(超人),或被調查(薩利機長),或身陷囹圄(《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的圖靈),甚至死於莫名(《美國狙擊手》(American Sniper))的凱爾),其中最大的「共相」是寂寞孤單不被了解,不能見天日。

《模仿遊戲》中的名言:「有時候,被世界遺忘的人,才能成就世人從未想像過的事。」作為「英雄」,寂寞孤單被誣衊都是要忍受的。不管世人如何對待自己,面對的環境如何險惡不堪,總是積極樂觀以對,堅持信念,相信自己,相信總有「撥亂反正」、「真相大白」的一天。

這就是英雄該有的寂寞與意志、情操。

當你遙望藍天時,是否渴望自己就是翱翔天際,具有超能力的「超人」?當你躑躅市廛,是否企望自己是可以在鬧市中穿梭自在的「蜘蛛人」?當你受困車水馬龍之中,你是否期待有一部可以飛天遁地、三棲的蝙蝠車?當你受到無謂的意外攻擊時,是否希望你的座車能瞬間變成「變形金剛」保護你脫離險境?

但這些願望在現實中都不會實現。

英雄不只來自天命,在日常中為生活奮鬥的英雄更可貴;英雄也是平凡人,日常做不好,這個「英雄」是不長久的。

不論你的挑戰或挫折是什麼,甚至只是內心深處蠢蠢欲動的冒險基因在作祟。想想你最喜愛的英雄故事,他/她們是怎麼誠實地面對自己?接納自己?並跨出重生的那一步?更重要的是他/她如何邁出第一步,迎向未知世界與未來?

我們不能也不必等待英雄出現,我們要將自己鍛鍊成為英雄。

我們的經歷不會成為史詩或拍成電影,我們也不用一人肩負宇宙存亡的使命;但我們都毫無疑問地是自己生命故事的主角,也是這個故事中「最佳且唯一」的英雄。

別遲疑,現在,就是你的「英雄之旅」啟程之時!

只要有心,魯蛇也能變英雄。

電影中的英雄會謝幕,現實中的英雄—你卻正要變身出發。(本文限網站刊登)

──節錄自《人生兩好球三壞球》/三民書局提供

人生兩好球三壞球》/三民書局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 清朝的詞在中國文學歷史上,是詞這種文學體式的復興時代。為什麼說是詞的復興時代呢?因為從宋朝以後經過了元和明兩朝,而元朝興盛的是曲(如散曲),是雜劇(如王實甫的《西廂記》);明朝興盛的是傳奇,像湯顯祖的《牡丹亭》之類。元明兩代流行的是散曲、雜劇和傳奇。
  • 陶淵明這個作者,他的作品裡邊有非常深微、幽隱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後的多少詩人都為他而感動。現在大家都認為陶淵明是田園詩人、隱逸詩人,可是你知道嗎?南宋的英雄豪傑、愛國詞人辛棄疾在他的很多詞裡都寫到陶淵明。
  •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 暗律是潛在字裡行間的一種默契,藉以溝通作者和讀者的感受。不管散文、韻文,不管是詩是詞,暗律可以說無所不用。它是因人而異的藝術創造的奧祕,每個作家按照自己的造詣與穎悟來探索這一層奧祕。有的人成就高、有的人成就低。
  • 每回我家母貓生小貓時,我媽媽總用一個深深的大木桶,拿舊衣服墊得軟軟的,放在她自己床邊,讓母貓帶著小貓睡在裡面,不受一點打擾。
  • 不知誰說的,大學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陽無限好了。因為過了這個暑假,到了明年驪歌唱罷,出得校門,就前途未卜了。
  • 狗,多可愛的小動物,我多麼希望有這麼一個寸步不離的好朋友。可是現在我還不知道牠在哪兒。也許牠還未來到人世,也許牠已經出生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