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默不是金: 國會議員譚耕先生有責任講清楚

作者:馮志強

人氣: 5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4日訊】母親節過來,這幾天, 如果在中文環境的網絡上鍵入 「譚耕」,「婚外情」等詞進行搜索,一定可以查獲一長溜大同小異的標題,如「52嵗華女捨命產子傳涉加拿大國會議員婚外情」,「譚耕議員應對其婚外情傳言明確表態」,等等。

2019年5月18日,51新聞網站刊出了針對如此傳聞的直接報道。報道中提到一位署名YY(本文作者採用化名保護當事人)的女士製作一篇如文學作品式的美篇文件上傳網絡。明眼人讀了,自然知道這是YY女士對自己情困心路的記錄。YY女士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情困經歷,並且爲此誕下一名女兒。

無憂記者是這樣報道的:「在她絕望到要自殺的時候,是女兒救了她的命。最終讓她打消自殺念頭的是她無法讓這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在這麼小的年齡失去母愛,因為孩子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無法得到正常的父愛。」

這個孩子是一段特殊感情的結果,而孩子的父親,傳言就是加拿大第一個大陸背景的國會議員——譚耕

面對加國無憂記者的求證,譚耕沒有明確否認,也沒有明確承認,他表示此前聽到過類似傳言,他不希望因此事對孩子造成任何影響。

她 (原文指YY, 作者注)告訴加國無憂記者,現在,為了孩子,再困難她都一定會堅持下去。至於母親節發的那一篇長文,可以看作是文學作品。當時是在晚上11點左右在兩個群同時發的,其中一個就是「抑鬱病症討論社互群」,她說她並不是主動想發,是與人討論抑鬱症時被他人的文字刺激後才發的。

不過,譚耕是國會議員,是公眾人物,他應該出面澄清與這對母女的關係。

喊話譚耕先生:若作者站在你面前,你不會認識我的。可是我認識你,因爲你是民選代表,民衆信任你,選舉你。你是公衆人物。正因爲你是民意代表,你個人的人品不再屬於個人,而是社會品質的指標。公衆人物無隱私可言。

我是《國會議員譚耕博士:請愛惜自己的羽毛》的作者。該文首先刊登於2018年元月6日《加國無憂》網站。你應該記得有我關心你。出於一樣的關心,我在這裡向你喊話。

譚耕先生,你有責任明確説明你同這對母女的關係。你對無憂記者所表達的兩個「沒有」和一個「不希望 」的立場曖昧了,既低估了民衆的智力,也唐突了民衆的知情權。你採取顧左右而言他的立場,你會辜負愛護你的民衆對你是清白的期盼;同樣地,你會讓監督你的人們覺得你更加不可信任。

面對人生中的挑戰和誘惑,人類從來都是弱者;但是我們可以勇敢面對。勇於面對是解決問題的基礎。成龍承認了。成龍説了:我只是犯下了天下一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美國總統克林頓終於也承認了。彭健邦有點冤枉,空穴來風,遭了暗算,壯士斷臂,當即了斷。現在,彭建邦走馬上任,在BRAMPTON當選市長。譚耕先生,千萬不要學鴕鳥將腦袋埋在沙堆裡,不面對現實,遭人嗤笑!要學會勇敢面對!

慰問YY女士:我可以算是比較早讀到你的美篇文章的人。我爲你的文筆所打動,也爲你的狀態所憂慮。我曾經委託同你有來往的人傳話,願你勇敢對待。在女人的一生中,擔當母親的角色是值得驕傲的,不要放棄。你的兒子在你產床的床頭撫摸你的頭,你不覺得驕傲嗎?你兒子是那個「他」的校友,你不覺得驕傲嗎?你爲你女兒差點兒沒了性命,你不鍾愛你女兒嗎?因此絕不可輕思短見。

我忘不了有一個故事。一群吵吵嚷嚷的人,抓著一個在行淫中的女人來到耶穌面前,想要耶穌說,按摩西的律法,用石頭將她砸死。耶穌先是彎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見大家逼問,就直起腰來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說完,又彎下腰繼續在地上畫字。人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都出去了,只剩耶穌和那個被抓的女人。耶穌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我也不定你的的罪,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世人往往忘了自己的帶罪之身,縂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論斷周圍人事,殊不知大家都在伯仲之際。同樣一句話,我要告慰YY女士,勇於面對是解決事端的基礎。

我還忘不了有一本小説,《紅字》, Scarlet Letter 。作者霍桑,美國文學作品。紅字乃是大寫的A 字母,來自adultery,意思是通姦。女主角必須佩戴這字母在衣衫上,遭人羞辱,因爲她有婚外情,生了一個女兒。然而,她的善良善助善和,贏得周圍人們的接納,到後來,這個猩紅的大寫A 字母,在人們眼裡成了能幹,able的代表。我推薦YY女士尋來這本書讀讀。

呼籲無憂網站:記得否,我上面提及的那篇《羽毛》文章曾引起爭議,是否必須撤下,驚動無憂網站組織網上公決。結果,87% 的意見認爲必須保留,不可撤下。我建議,關於譚耕是否有責任明確表態他同這對母女的關係的這個題目,也在網上來一個公決。因爲公衆人物的舉止行爲從來給社會品質帶來導向性和指標性等參攷數值。

我將配合這項行動,總結公決數據,形成情況簡報,向社會上各有關機構通報。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