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記者親歷六四屠殺 共軍在學生背後掃射

圖為中共1989年6月4日鎮壓民運現場。(六四檔案網)

人氣: 199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6日訊】中共六四屠城30周年之際,曾到北京實地報導的香港記者劉銳紹回應了當時的情景,他曾親眼目睹中共軍隊從背後掃射學生,目睹了被軍隊打死的200多具屍體,他自己也幾乎被子彈擊中的驚險場面。

台灣中央社5月25日刊發了對時任香港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劉銳紹的採訪文章。據劉銳紹回憶,1989年6月4日上午,35歲的他正站在不遠處的長安街一棵路樹旁。

突然「啪啪啪」的槍聲,「我看到好多人倒下,耳朵有一點熱」,被共軍的子彈劃過了耳際,劉銳紹領教了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腥。直到劉銳紹回過神來才赫然發現,樹幹和身後的牆壁,早已彈痕累累。

這一陣陣讓他耳際發熱的黑槍,來自廣場的東北角。不遠處,是如今叫做「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中共革命歷史博物館。

這塊角落,不論天安門廣場還是博物館,如今遊人如織。然而,30年前的「六四」,這塊角落不但讓眾多滿懷熱情的中國大學生們在疑惑與絕望中倒下,也讓劉銳紹徹底改變對中共政權看法,至今不改批判本色。

「他們死得太慘了,連裹屍布(屍袋)都不夠」,直到接受訪問的當下,劉銳紹的心情仍然難平。

劉銳紹回憶,從1989年6月4日起,他在整個北京一共跑了阜新、協和、北京等7、8家醫院的太平間。每家醫院,光是他視線所及,就倒臥著20、30具遺體,且其中不少遺體都還來不及處理。

因此,光是在劉銳紹視線裡中槍倒下的,加上他在醫院裡看到的「六四」罹難者,就有200人左右,而不是當時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所說的「廣場上沒死一個人」。

「六四」發生前,劉銳紹已經在文匯報任職16年,其中包括派駐倫敦4年,並轉調北京駐點3年。那段時間,劉銳紹基於文匯報的親共立場之便,以及自己的努力,已經跑到不少獨家新聞。他回憶,早在5月下旬,中共當局就已經動了派兵鎮壓學生的念頭。

劉銳紹說,根據他的消息,1989年的5月下旬,中共開始密調軍隊向北京進發。然而,當時上級卻告訴士兵們,「北京城裡有嘉年華會」,因此這些士兵是徒手登車,只是武器被分開放在另一車。

但這批部隊,很快就被民眾擋下來了,士兵們聽到的是,北京城裡並沒有動亂。

第2批部隊,緊接著被調往北京。這批部隊的上級們告訴士兵的理由是「北京城裡有瘟疫」,要去維持秩序。結果,這批部隊還是被北京民眾擋下來了。因為他們發現,北京城裡根本沒有瘟疫。

劉銳紹表示,鑑於前兩批部隊進發北京受阻,6月初,第3批部隊接到了高層的死命令,這時的理由是「北京城裡有動亂」,如果有任何阻擋「格殺勿論」。於是,這批部隊「殺人殺得非常狠」。

「他們是像行刑、犯法般地殺人」。親眼目睹的劉銳紹形容,從1989年6月3日晚上到4日天明,這批部隊面對學生和民眾,除了正面開槍,也從背後開槍。學生們明明已經離開天安門廣場,卻還是在退散時挨了背後的冷槍。

劉銳紹回憶,更可惡的是,有些學生和民眾,明明已經在混亂中倒在了地上,分不清是奔跑摔倒的還是已經中槍摔倒的,部隊卻仍然朝他們開槍。

由於中共一直掩蓋真相,所以中共六四期間到底打死多少人目前說法不一。但據美國和英國的解密文件顯示,中共在這次鎮壓中,至少造成了一萬平民死亡。

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1989年6月5日發回英國的電報,曾披露了中共血腥屠殺學生的過程。他說,第一批進入天安門廣場的瀋陽軍區士兵,已把學生和市民隔開,「學生獲告知要在一小時內離開廣場,但是五分鐘後,裝甲輸送車就開始攻擊學生」。

「學生們手挽著手,但是遭到了士兵的掃殺。裝甲車多次碾過學生的身體,如同做『餅』一般,殘骸則被推土機捲走了。屍體此後被焚化,(骨灰)從下水道被沖走。」

「四名受傷的女學生祈求不要殺害她們,但此後被刺刀刺死。」唐納德在電報中寫道。#

責任編輯:張頓

評論
2019-05-26 6: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