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13」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女裁縫的別樣生意經

 文:山東法輪功學員

女裁縫(shutterstock)

  人氣: 525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5月28日訊】從二零一零年起,我開始幹裁縫,別人把它當掙錢謀生的途徑,我則把它當作修心性、救眾生的好機會。當然,要說幹裁縫,還得從我修煉法輪大法說起。

誠服佛理入道來

一九九六年,鄰居大娘教我母親煉法輪功,煉了不長時間,母親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飛。親眼目睹母親的變化,全家人都覺的很神奇,也都支持她修煉。母親不識字,經常讓我們教她識字,給她讀法。看到書上叫人做好人的道理,我想:說得真好,有時間我也煉這個功。

一九九八年黃曆八月十六日,我回娘家,跟母親說,我現在有時間,我也想煉功。母親拿出一本《轉法輪法解》,跟我說:「你剛開始學,就先看這本書吧。」那天晚上,我哭著看完了那本書,知道了這是修佛修道的大法,心想自己整日裡追名逐利,不知道人活著的目地,白活了三十多年。於是決心好好修煉。

勇敢改行當裁縫

沐浴著大法的佛光,我幸福至極。卻不料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村裡以我進京證實大法為由,不再讓我幹婦女主任。於是我便進工廠打工。可打工掙不了幾個錢還盡加班,加上後來我被非法勞教,家裡經濟窘困到了極點,最困難的時候,翻遍全家只有幾個鋼鏰(面值較小的硬幣)。

後來妹妹勸我去集市上幹縫紉的活。我猶豫不決,十八歲時我曾學過縫紉,可那之後再沒接觸過,都已過去二十幾年了,都忘得差不多了。在我畏難打怵的時候,妹妹提醒我:「有師父啊。」想到了無所不能的師父,我就勇敢的幹起了裁縫。

做裁縫不僅要有細緻的做工,還得會設計。我買了一些服裝設計書,邊學邊做,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開智開慧,一些新款式,我看看就能裁出來,熟悉的人見了驚奇地說:「你還會幹這個?」「你什麼時候學的這一手?」「你真是好樣的!」幾年下來,我越幹越順手,回頭客也越來越多,家庭經濟的拮据窘況徹底改變了,我不僅買上了汽車,還給兒子買上了樓房。親戚朋友看到了我家的變化,也開始認同我與大法。

在幹裁縫這幾年裡,我也遭遇了許多心性關,但是在大法法理的指引下,我一步步走了過來。在此說一說我實修心性的幾個例子。

去利益心 感動布料老闆

做衣服免不了要進布料,在這過程中我經歷了幾次利益上的考驗。第一次進一批真絲料子,老闆少算了貨款;第二次進了一批布,回家對帳時發覺有兩塊料子沒算錢;還有一次是我買了一塊一千多塊錢的毛領子,可老闆只算了一百來塊。

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很多人會將這些錢據為己有。可大法改變了我,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理講的很清楚,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是發自內心的不想占這便宜,每次都毫不猶豫地將錢如數退還。幾次三番的退錢,布料老闆激動地說:「從來沒遇到這樣的事,從來都是人家找我要錢的。」我說:「買東西付款天經地義,對我來說很正常。」老闆感動的在手機群裡誇讚我的好人好事。我跟他說出了實情:「我是個大法修煉人,我是修真善忍的,做人處世不能貪占便宜,對我來說這是做人的本份。」

另外一點就是我進貨從不砍價。現在許多人急於賺錢,抬高物價,宰一個算一個,以至於許多人買東西時一而再的殺價。我用大法法理衡量一切,將心比心,覺的誰做買賣也不容易。因此我上貨時從不講價,實在覺的貨物貴就換一家便宜的。後來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也明白了買東西時挑揀、講價都是貪小便宜,是利益心在作祟,於是更堅定了自己的做法。事實證明,宇宙法理是公平的,雖然我沒講價,可這些年下來,老闆不僅從來沒跟我多要錢,有時給我的價格還比別人低。

上貨結算,捨掉貨款零頭好像成了行內不成文的規定。可我從來不這樣做,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一分不少地付給人家。看我這樣認真,老闆說:「無所謂,別人都不付零頭,你也不用付。」我說:「我跟別人不一樣,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就是得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混同於別人。你們也不容易。」這些點點滴滴的行為,打動了布料老闆,他由衷地跟其他人說:「人家是修大法的,一身正氣,言行一致。」他還特意在他的客戶標註中給我註明「法輪大法某」。「三退」大潮中,他全家人都發自內心地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提高心性 從容應對麻煩

做裁縫這個行當,形形色色的什麼人都能碰到,經常是這個嫌價格高了,那個覺的款式不新潮,這個嫌瘦了,那個嫌肥了。我牢記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魔煉心性,衣服任他們挑,話由他們說,實在不行了,給退給換。上了歲數的人看了我的表現說:「看人家這小媳婦,成天樂呵呵的、笑眯眯的。」我說:「修真善忍嘛,善嘛,忍嘛,不能讓你們花著錢還生肚子悶氣不是?」就這樣,很多時候是矛盾來時疾風暴雨,去後一團和氣。

一次,一個老太太朝我走來,二話不說氣呼呼地將裝著衣服的塑料袋朝我身上扔。原來她女兒在我這做了一件衣服,可回家一洗,衣領上的兩顆鑽掉了。聽她說完原委,我頭腦中冒出了「提高心性」幾個字,心想:大姨這是給我提高心性來了,我一定得過好這一關。於是我笑著說:「大姨,這個領子是我買的成品,當時我跟你女兒說了,鑽容易掉,讓她回去釘一釘,看來她沒釘就洗了,不過沒事,大姨你別生氣,要不我給你換一個領,要不我給你重新釘上兩個鑽,你看看怎麼樣?」這通話下來,老太太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語氣緩了,語調也降了:「嗯?俺也不知道,她也沒跟我說,我拿回去就下水了,誰知把鑽洗掉了。」就這樣,一場看似激烈的爭端煙消雲散。

還有一次,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女士來拿衣服,試穿合適後,拿起衣服就走。我說:「你還沒給錢呢。」「給你了!」她很嚴厲地說,「你看你本子裡不是很多錢嗎?」我說,「是很多,可不是你給的。」「反正我給你了!」她頭也不回地走了。聽她說這話,我心裡「咯噔」一下,想起師父的法:「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2]。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事,肯定是我以前欠了人家的,人家現在討債來了。想到此,我默不作聲,不再跟她要錢。可旁邊的人卻看不下去了,責怪我不該讓她拿走衣服。

說實話,像這樣激烈衝突的事不多,但觸動人心的大小事不斷,有的顧客拿著做好的衣服,這不好那不好的一個勁挑剔,我就抓住時機,去自己愛面子、重利益等各種人心。旁邊的人說,「你看人家多好!要是我早就發火了。」我也乘機證實大法:「我以前脾氣可毛了,一點不合我意就發火,是大法把我一點一點地改變了。就跟上樓一樣,一步邁不上五樓,我也是一步步地走到了現在。你們念『真善忍好』也會有好效果。」就這樣,我擺正自己修煉人的位置,不斷提高心性,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做生意收訂金,看起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在這方面我也走了個過程。剛開始我也是像別人一樣收取訂金,可過了一段時間,發現有人訂了衣服卻沒來取。師父教我們遇到事向內找,人家為何不取衣服呢?我細心審視自己內心:是不是我利益心重了,只顧賺錢沒把講真相放在第一位?經過思考後,我做衣服就不再收訂金了,也再沒出現顧客長時間不來取衣服的事。

集市上堂堂正正講真相

幹裁縫活很忙,我不能像以前那樣有大段時間去講真相、救眾生。我就開始在給人量尺寸的時候講大法傳遍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真相,把家中舊掛曆上大法洪傳的圖片拿給顧客看,有時也以父母為例,跟他們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過了段時間,我開始送真相小冊子。一開始膽膽突突的,我不斷地調整心態,修正自己的言行,從單手給人資料改為有禮貌地雙手送。

再後來,我慢慢地去掉了一些怕心,便在布料攤子旁支起了一個七、八十公分長、一米二寬的小桌子,上面擺上真相小冊子、《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真相資料,供顧客自選。起初我還遮遮掩掩,拉起布料覆在真相材料上,遮住半張桌子,後來我看到了那顆怕心,就掀去了布料,光明正大地擺放真相材料供顧客選擇。隨著我心態的放寬,拿材料的顧客也多了起來,有的還專門來找新的資料,有人還說看完了再給別人。

現在我上集市後都先發一念:我不是單純來賺錢的,我是來助師救眾生的,請師父安排有緣人一個個來,別一塊來。在師父的加持下,一般每次集市都有三退的。對那些沒加入中共邪黨組織或已三退的顧客,我也不忘讓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最近我開始在集市上放《普度》音樂、神傳文化,世人也感受到了大法音樂那慈悲的力量。旁邊賣貨的小伙子激動地說,「大姐,這是不是神曲?」有的顧客非常喜歡神傳文化中的小故事。

幾年的裁縫生涯,給我提供了許多實修心性的機會,我也切實體會到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行善做好人、證實大法,在工作中、生活中,與人接觸的時候,真正按真善忍去做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連夜跑到辦公室,把以前收繳的法輪功的書籍、光盤、小冊子都偷偷地拿回自己的家裡,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覺得法輪功師父說的好,有道理。
  • 人的思想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很多時候是無法控制的,過去看別人,有時思維中會帶著一種類似詛咒的想法,而現在我不管看到什麼人,即使他對我表現的很惡,我都會真心微笑的看著他,心裡祝福著他
  • 公公的遺囑很特別,因為他先後立下了兩份遺囑,兩份遺囑雖說都是有關房子未來的歸屬問題,但兩份遺囑卻是截然不一樣的說法。
  • 由於工作關係,我還無知地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但有一個問題一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全國竟然有那麼多高級知識分子、高官和事業成功人士都在學煉法輪功,而且一旦涉足其中就都很堅定。這是為什麼?
  • 我嫁到了一個這樣的人家:公婆打罵兒子、兒媳是家常便飯,公公和大兒媳打架甚至動起刀來,把我嚇的躲起來半天不敢出屋。婆婆在村裡是出了名的厲害。
  • 我今年三十三歲,一名公務員。兩年前,母親從遙遠的家鄉趕來照顧已經懷孕七、八個月的我。母親是一名法輪功弟子,很精進,在這陌生的城市,照顧我之餘,還要給她遇到的人講法輪功真相。
  • 經過漫漫長夜的苦苦等盼,我終於盼到了雲開日出,生生世世的輪迴,我的長夢已醒。我看到了,在天宇的深處,有一縷金色的彩霞,是那樣的美妙絕倫,光彩萬千。那裡是我久別的家,是我生命誕生的地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