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逾二千港人六四30周年遊行 抗引渡惡法

參與人數倍於去年 青年人增多憂香港處關鍵時刻

支聯會26日六四大遊行,由灣仔修頓籃球場遊行至中聯辦。不少上街市民同時表明強烈反對中共和港府強行修訂引渡條例。(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3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2019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26日按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並加上了「反惡法」的主題。除了堅持追究中共政權血腥鎮壓學生的責任,亦有很多年輕面孔因反對中共港府強推修訂引渡法而首次加入遊行。他們表示香港正處於關鍵時刻,須站出來反抗中共對香港的侵蝕。支聯會表示有超過2,200人參與遊行,較2018年倍增。

2019年悼念六四遊行主題為「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同時力爭推倒《逃犯條例》修訂,向「送中」惡法說不。遊行26日下午約3時由灣仔修頓籃球場起步,遊行至中聯辦。隊頭拉起「人民不會忘記」的黑色橫幅,遊行人士沿途高喊「平反六四」、「反送中、抗惡法」等口號。

起步前,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宣讀今次大遊行宣言,指30年來已有成千上萬有形無形的腳印,是港人堅定爭取民主的最佳印記。並強調只要人心不死、燭光不滅,相信公義必勝。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相信,今次參與遊行的市民除了悼念六四,不少亦希望向政府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我們在2003年、2004年一樣有呼籲大家反對23條立法。幾年前的六四燭光集會,也有學生上台反對8.31、焚燒《基本法》表達不滿。」

「所以香港支持平反六四的運動,和其它本土議題的運動精神都是支持民主、反對專制,是會連結在一起的。」他希望2019年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將激發更多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表達我們對民主、公義的要求,也表達我們沒有忘記當年六四屠殺時候,那麼多為民主犧牲的人士。」

何俊仁並透露天安門母親成員近日有被旅遊、被滅聲及被監控情況,但相信他們的精神力量仍然相當巨大。

26日天氣不穩定,一時大雨一時天晴。在占中案罪成、被判緩刑的朱耀明也參與遊行,在隊頭一起拉橫幅。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上街聲援,受到許多市民歡迎,爭相與他合照及相互鼓勵加油。

李柱銘籲林鄭勿再傷害香港

李柱銘:林鄭應撤回草案。(李逸/大紀元)

針對中共脅迫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引起國際強烈關注。歐盟日前對此向特首提出外交照會,八位來自美國參眾兩院的跨黨派議員也向林鄭月娥發信。不過林鄭皆不為所動,還聲稱這些國家沒有具體意見,甚至稱他們受泛民誤導。李柱銘回應說:「因為她不可以『認衰』,在共產黨面前不可以認錯的。認錯不就是她錯了,怎麼搞?就要下台。所以無論如何都撐,繼續講大話。」

他批評林鄭身為特首沒有考慮港人的利益,強推惡法,「你看看為什麼現在這麼多領事館反對,就是覺得通過這個法例之後,保障不到他們國家的公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所以出聲。」他強調林鄭應撤回草案,「尤其是台灣都不要人了,完全沒有急切性了。應該撤回這個草案,其實她是有責任堅持一國兩制的,現在反而我們出來堅持,她反而想取消香港國際的城市這個聲譽,其實她是在傷害香港。」

青年學生上街抗法

今次六四遊行加入反引渡惡法的元素,不少青年學子為抗惡法上街。

港大學生施先生:中共不斷侵蝕香港。(蔡雯文/大紀元)

18歲的香港大學學生施先生是第一次參加六四遊行,除了爭取平反學運,主要上街原因是為反對引渡惡法,「現在香港政府都越來越猖狂⋯⋯它冠冕堂皇說要引渡內地來香港的逃犯去內地,開頭想借陳同佳『過橋』,到現在台灣當局已經說不同意移交陳同佳,它都繼續強推這條條例。其實我們看到它只不過是藉這個實現它的政治目的。」他強調決不同意此惡法在立法會被強行通過。

及早發聲 怕明年上街犯法

社企周小姐:親友擔心惡法通過。(蔡雯文/大紀元)

約30歲的周小姐從事社企工作,她直言今次上街除了六四,最大原因是引渡惡法:「因為有很多東西你不清楚(中港)法例有什麼是一樣,有什麼是不一樣,可能不知覺間,普通市民做了一些東西就說你犯法,可能經過香港又要拉回去。大家明明很不安的狀態下,它就夾硬說繼續去了,好像越來越沒有人權去說話。」

她坦言香港人過去多數「政治冷感」,自己近幾年開始留意到香港的變化,今次引渡修例更令身邊的家人、朋友同事、同學都擔心,甚至海外親友都很擔憂惡法被通過,「我很怕,可能今年出完來之後,下年一出來就犯法了。」周小姐強調下月9日民陣遊行及六四燭光晚會都會出來表達訴求:「我會來,我覺得現在是香港很關鍵的時刻。如果我都不出聲,日後可能沒有時間出聲了。」

港人不信大陸法制:中共會依法是空談

剛從國外畢業回港的余先生今年23歲,他指過往曾參加過六四燭光集會,但沒參加過六四遊行。今次決定上街是因為引渡惡法如同港人頭上一把刀,「我們不能夠相信大陸的司法系統,我們覺得他們和我們的司法系統是不同的。我們相信香港這一套,我們不信他們這套,所以我們不引渡人回去,其實就是這麼簡單。」若通過惡法,香港已不是過去的香港,「即是無論經濟上或者人身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其實多方面都受影響。」他直言若外商都撤走,香港經濟必定大受影響。

市民余先生:不信大陸司法系統。(蔡雯文/大紀元)

他認為若香港不保,對大陸也沒益處:「香港其實好話唔好聽,一直都是大陸貪官的走資通道……香港也一直作為大陸和外國一些外商的橋樑,其實搞差香港,就是打斷這個橋樑。」

他也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應問責下台,但最根本的問題是香港必須有真普選,真正選出自己的特首:「我們一人一票選特首,全面直選立法會,這就真正的港人治港,而不是它講那套,它自己委任一個香港人去管治香港。」他也表示會參加下月9日民陣遊行及六四燭光晚會。

傳道人黃先生:不信共產黨會依法。(蔡雯文/大紀元)

教會傳道人黃先生強調,反對惡法是因為不信大陸司法制度:「當上面的政治有要求,司法是完全配合的。所以換句說話講,這個惡法一旦通過之後,它可以隨時拉任何一個它不喜歡的人上去。我絕對不相信中國共產黨會依法,因為它們的黨網中很明顯看到一點,它是黨大於憲法,憲法是服侍於黨之下。

換句說話,憲法寫得多好也沒有用,當黨有需要的時候,它可以跨越憲法做任何事,憲法是不能制止黨的。」而且香港法院也無法如政府所言可以把關:「香港政府是沒有權質疑上面提供的所謂罪證資料⋯⋯只能夠照做。所以講再多法例上的保障都是空談。所以原則上是不可以讓它通過,否則香港的保護網便會被撕破,香港人便沒有保障。」

當年北京學生目睹慘劇 感激港人堅持

親歷六四鄒先生:震驚至今無法忘懷。(蔡雯文/大紀元)

1989年時22歲就讀北京郵電大學的鄒先生去年移居香港後,26日首次參加六四大遊行。曾參加學生絕食的他說,6月4日凌晨父親跟他說響槍了,他早上約8時騎車去木樨地、六部口,看到了那些慘狀。他證實有人死亡:「在政法大學看到了那些遺體。」他直言當時的反應就是震驚,至今無法忘懷:「因為從來沒有想到在北京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對於港人30年來堅持悼念及要求平反六四令他很感動:「我們只是希望感謝香港同胞在30年前對大陸民運的支持,也感謝30年來你們的堅持。我希望香港人民會有更多的自由,更好的空間,能夠發展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他並相信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會感染大陸百姓:「因為這個社會一定是會不斷地往前走。那麼我們這代人過去了,那麼新的一代人會有新的追求,那會有新的方式。」

回想當年學生運動,他表示當年希望中國往好的方向走下去,更開明及民主,但30年過去,他認為是走向壞方向,他說,是首次來港參與悼念活動,自己本身有恐懼及擔心,但認為要走出來,希望大環境作出改變,也希望香港保持民主火種。

2,200人上街 人數翻倍

遊行隊伍由灣仔修頓球場起步後,龍頭花了大約兩小時遊行至西區中聯辦。大會宣布超過2,200人參加,較去年的1,100人多一倍。警方表示高峰時有2,100人參加。

蔡耀昌總結今次活動時表示,六四事件加上逃犯條例的爭議,是遊行人數大幅上升的原因,他呼籲市民參加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集會,若屆時人數多,將有助儘快成功平反六四。他又說,大陸政治情況惡劣,「天安門母親」群體被拘禁,不能與外界聯繫,重申市民要出來為大陸及自己的人權努力。

另外,社運人士雷玉蓮沿途灑冥紙,抵達中聯辦後在現場燃燒冥鏹,遭警方制止。◇#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