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農村負債調查:山西某縣村級債超38億

大陸多地部分農村負債問題嚴重,山西某縣在2017年的調研結果是,縣城村級負債總額超過38.6億元,村均達800多萬元。(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7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大陸多地部分農村負債問題嚴重。有的村負債超過千萬元(人民幣,下同);有的是上個世紀的「白條」,有的是近幾年的新債。多數村沒有償還能力,只能看著村級債務如雪球般越滾越大。

白條打了近40年

《經濟參考報》5月27日報導,「小村舉大債,白條一大堆」,這已成為大陸西部一些地方村級債務的真實寫照。有的村白條竟然打了近40年,到底是誰欠下的都無從找起。

「白條到底有多少張我記不清了,不過應該有1公斤重。」呼和浩特市新城區生蓋營村村民雲有貞反映,從2008年至2013年,十多位村幹部因檢查、雇工等用餐,在他家飯館打了三十多萬元的白條,一直未還。

前任村主任委屈地說,自己只是作為村委會的法定代表人在欠條上簽了字,這筆錢跟他沒關係。白條到底由誰來還仍在爭議中。然而,這筆陳年舊帳僅是生蓋營村村級債務的冰山一角。

這幾天,生蓋營村的村支書劉建平、村主任渠源湖被催債整得焦頭爛額。劉建平說:「有好幾撥人同時討債,其中一家企業盯得最緊,三年前村裡欠下人家土地補償費80萬元,天天打電話催。」渠源湖顯得更為焦慮,他說,等年底幾個工程審計完就該付款了,村裡的缺口估計有三四百萬元,到時日子更不好過。

事實上,日子不好過的不止生蓋營村。存量大、增量多、無償還能力,這幾乎是大多數村子面臨的普遍問題。大陸西部某縣的村級債務規模達7.9億元,僅一個鎮的村級債務就達7,700萬元,其中有的村負債超過1,000萬元,總負債占總資產的50%。

2006年底 全國村級債務達4000億元

另據《半月談》報導,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2018年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截至2006年底,全國村級債務規模為4,000億元。由於此後沒有開展此項統計工作,村級債務缺乏全國性的數據。

作為「煤老闆」產地,山西某人口不足40萬人的縣,2017年的調研結果是,縣城村級負債總額超過38.6億元,村均達800多萬元。

湖南一個縣城做過一個農村負債的調查,有些縣十村九負債。截至2016年年底,全縣445個村負債,占比近九成,而負債超過100萬元的村有109個。

民:欠債的都是村官在搞鬼

消息一出,引發網民熱議:「每一任都是肥了自己!虧了村委會!到最後誰為此買單?」「村委會債務那麼多、壓力那麼大,為什麼他們擠破頭要幹?令人深思!我認為村委會領導肯定有問題!」

還有網民說:「我們村誰花的錢多誰當村官。反過來花了那麼多錢當上村長,不撈回來不是賠錢麼!」多人回帖說:「說得太對了。」「我們村就這樣。」「大家都懂的。」

「撈滿了就上岸了,後面的人想上還得花錢,當了村官繼續撈。上面一撥錢,沒了,成績沒看到,村裡錢還欠帳。一撥又一撥,撈完還在撈。吃著上面撥的款,拿著村裡求辦事的錢……」

有人問:「村集體欠債是事實。可那些村官們咋吃香喝辣的,還開著豪車。我想問這些錢去哪了?」「鎮村幹部一人養一家,開豪車,住洋樓。村民一家幾個人常年打工,日子也不好過。為什麼?」

「上下勾結貪腐,吃白食的多,辦村企虧了是集體的,掙了錢是私人的,這種把戲在90年左右就興起了。一個小村幾個工作人員,年招待費好幾萬,集體提留款和塘庫發包收益隨便用也不公布帳,還欠下外債?」

「打欠債,應鎮幹部(包村)還。他是上級如何管理下級應心中清楚 ,可以肯定地說,村級存在的諸多問題都是鎮幹部一手造成的。」「你以為是村幹部為老百姓謀福利而舉債嗎?查查吧!」

「農村欠債的,都是村支書、村長在搞鬼。自己貸款給村裡收利息,這些破事門兒清。」「那些欠債為發展,不過都是集體欠了債發展了村官個人的事業。」#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5-29 12: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