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學生遭射殺刀刺慘死 父親:眼淚已流乾

人氣 5776

【大紀元2019年05月29日訊】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每年六四,對於「六四」受害學生的家屬來說,這是他們不堪回首的日子。75歲的吳定富和72歲的宋秀玲的兒子吳國鋒,1989年6月3日晚在北京西單附近被中共軍警射殺和用刀刺死。

吳國鋒被中共軍警射殺和用刀刺死

吳國鋒家在四川新津縣,出生於1968年7月3日,遇難時不滿21歲,生前為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管理系八六級學生。「六四」期間,吳國鋒是人民大學的絕食團籌委。

據《蘋果日報》報導,吳國鋒1989年6月3日晚在西單附近被射殺和用刀刺死,其後腦中彈,肩、肋骨、手臂都有散開的小彈孔,肚臍有超過5厘米長的刀口,死時雙眼還睜著,彷彿是對政權的最後控訴…… 30年過去,吳家二老不再肝腸寸斷,只剩下深深的無力感。

「悲痛已經過去了,只能把仇恨埋在心頭,眼淚已經流乾了。」吳定富說。

「六四」屠城發生後,吳定富夫婦到北京認屍後為了留存六四血證,於是託人給吳的遺體拍照。離京時要搜身檢查,吳定富便委託一名同鄉農民工,才將照片底片偷帶返四川。

「我要保存我兒子死亡的真相,讓世界明白,八九六四是怎麼一回事。」吳定富說。

吳定富夫婦在1999年1月24日寫的證詞說,「國鋒死得好慘啊﹗他後腦一槍﹐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肚臍右下有7至8公分的刺刀創傷。可以斷定﹐當時他連中幾彈後還沒有死﹐後來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兩個手心裡還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奪刺刀時劃傷的。」

但致命的一槍是在後腦勺上,這一槍彈孔有筷子那麼粗,裡面冒著血漿。從照片上可以看到,吳國鋒的遺體從上到下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肖傑被子彈打在心臟上

30年前,來自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的肖傑,是在6月5日正準備返回四川老家時被槍殺的。時年20歲的肖傑是中國人民大學學運的組織者之一,亦是高自聯成員。

報導說,學運時期,肖傑就被「兩名跟班」跟蹤。這名新聞系學生,帶一部相機廣場上來回奔走,記錄當時正處於十字路口的中國,拍下屠城歷史一刻。

肖傑「六四」當晚本在天安門廣場拍照,因被同學拖回學校躲過一劫。但當時北京氣氛緊張,他實習的報館讓他返回成都。6月5日下午途經北京南池子時,他因拍照現場被戒嚴部隊射殺,子彈擊中心臟,被民眾用平板車送到公安醫院時,已經沒有血壓、脈搏,醫院診斷為死亡。

「大學給我講的是,草叢當中突然把槍指出來,對著肖傑開打,子彈打在心臟上。」肖傑年逾八旬的父親肖宗友說。

事後,肖宗友為愛兒收拾遺物時,在他床舖下發現一封長達3,000字遺書。「我絕不能眼看著我的國家、我的民族在錯誤路上越走越遠,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我要起而與之抗爭到底。」肖傑寫道。

前中共軍人揭露六四血腥大屠殺

1989年6月3日晚間至6月4日凌晨,中共調集二十多萬的戒嚴部隊進行血腥鎮壓,在坦克和裝甲車的掩護下,開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北京市民,用坦克車輾壓民眾。此事件被外界稱為「天安門大屠殺」。

30年前,身為中共軍方中尉的江琳(音譯,Jiang Lin)擔任軍方記者,近日她打破沉默,向《紐約時報》揭露中共血腥鎮壓民眾的真相。

報導說,6月3日當天,江琳毫不猶豫地趕到天安門廣場,接近北京市中心時,她看到執行上級命令的士兵們,在黑夜中不分青紅皂白地向人群掃射,人們躺在血泊中,慘不忍睹。

江琳說,6月3日,她得知領導人下令軍隊進入天安門廣場,軍隊正在從北京西方前進到天安門廣場,並且向人們開槍。她說,領導人的命令是必須在6月4日清晨前,以任何手段清空廣場。#

責任編輯:許夢兒

相關新聞
法媒:天安門血案30年後 中共越來越具有攻擊性侵略性
法國前駐華大使見證六四:在使館聽見槍聲
李銳六四事件描述曝光 斥中共「禽獸不如」
生離死別 天安門母親尤維潔口述親人遇難過程
最熱視頻
皮膚乾燥發癢?一碗銀耳湯解秋燥 潤膚抗老
【新聞看點】FBI斥中共在美獵狐 五中閉幕釋何信號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拍案驚奇】大選日極左騷亂?中共鄰國紛投美
【西岸觀察】31%非裔要投票給川普 史無前例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