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習近平深改委會議首提2個安全的背後

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耕地面積已經下降到接近糧食安全的警戒線。 (圖/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人氣: 54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30日訊】5月29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會後通報顯示,本次會議商討10件事中,有2個安全之說,且在前七次的會上都不曾提到過的是:糧食安全與能源安全。

在這個時間點,美國終止豁免中國等8國購買伊朗石油、中美貿易持久戰之際,重磅會議論及能源、糧食更加凸顯高層對二者的危機意識。就算不完全是針對目前形式下說的,糧食、能源向來也是攸關戰略安全,卻又不能自給自足的兩大命門。

先說糧食安全,習近平去年9月北巡黑龍江糧倉曾表示「中國飯碗」裝「中國糧食」。可是,中國糧食的自給自足率持續下降、供需缺口逐年擴大,已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已從傳統的農業大國逐步淪落為糧食進口大國,主糧的進口量逐年增長,糧食危機迫在眉睫。圖為,武漢一農民捧著乾枯的莊稼發愁。(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有關糧食危機的數據很多,也許這次可從非數據角度來看。中糧集團作為農業板塊最大的中央直屬國企,除了在國內推廣糧食種植,還在美國、澳大利亞、非洲等地投資農業生產。換言之,中糧集團宣傳旗下產品「自產自製」,實際上不少是進口轉內銷。糧食央企巨頭都這麼做了,可想而知市場到底藏了多少類似中糧這樣的農產品及加工品。

此外,中糧集團熱衷資本運作,一系列大動作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旗下設有地產子公司中糧地產,就在2018年,中糧地產以百億重金收購香港上市公司大悅城地產。眾所週知,造成中國糧食供應量減少,進口數量增加,糧食價格上漲,是因為種糧食的土地少了;而耕地被侵佔,又是因為房子占用土地多了,也就是普遍認為,中國房地產的狂熱發展,導致大量的耕地被批准為建設用地。所以中糧涉足「良田殺手」的房地產業,實在是「糧食安全」的莫大諷刺。

再說能源安全,這次會上通過了《關於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點名山西試點能源革命,原因不排除是國土局曾宣稱,2017年山西發現一處超大型氣田,經勘查,煤層氣、頁岩氣資源總量5455.51億立方米。

頁岩油氣被指「終結石油時代」的能源革命,頁岩如稀土,中國儲藏量也是坐擁世界首位(頁岩氣/油分佔第一/第三)。不過,美國開採頁岩得以在45年後重回全球最大產油國寶座,中國開採多年仍困重重難,曾有地質專家表示:美國的頁岩資源儲藏就像形狀相對完好的大盤子,平整且靠近地面,中國的儲藏更像盤子摔碎了,分散且深埋地表下。

事實上,更多分析指出,頁岩開採中國落後美國,除了客觀地質環境限外,社會與經濟制度的差異才是主要因素:美國的頁岩氣繁榮受到眾多獨立鑽探商創新的推動,美國的土地可以買賣和租借,擁有土地所有權即擁有了該塊土地的能源開採權,土地的容易獲得使得不同資本可以在短時間能完成大規模的勘探工作。美國有富可敵國的能源巨頭,但還有更多數以萬計中小企業都在突破開採技術,美國才能以此重塑全球能源版圖。

反觀中共黨政一家、壟斷土地,民間土地買賣沒有所有權,當然更沒有礦權,取得礦權還不算,還必須向地方政府辦理土地使用權。由於能源領域受到非常嚴密監管,能源企業多是國營,例如這次被點名能源改革試點的山西,以中石油等為主的央企擁有山西省煤層氣登記面積90%以上的礦權,餘下則為省屬國企等地方煤企。就如媒體報導「圈而不採」現象突出,央企國企沒有競爭,更是有權無責,消極開發與研究,積極尋租與腐敗。

事實上,中國能源領域本來就是中共權貴的利益重地,即便國企央企,也是被特定權貴染指,如眾所週知的曾慶紅、羅幹、周永康。又如周永康插手干預過的陝西千億礦權案,陝西省當局、省國企圈而不採,找民間資本探勘出蘊藏量後反悔撕約,引發官商12年爭奪戰,也延宕開採,陜西前省委書記趙正永護航的關係人還從央企、銀行等套現巨資。

若以頁岩資源為例,中國的能源不能自給自足,很大程度是能源國企長期壟斷、腐敗叢生。中國的糧食不能自給自足,官方數據報喜不報憂,糧食哪有年年增產豐收的?今年,「秋行軍蟲」蟲害讓農業雪上加霜,新一輪非洲豬瘟再起,不論種植類還是養殖類都危機當前。民以食為天,糧食安全重要性不亞於晶片、稀土和能源。這都引發連想,近的如中美貿易戰,遠的如大躍進、大煉鋼等「人造危機」,究其實都是假大空宣傳、下情不上達導致決策者的判斷錯誤。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5-30 5: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