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持武器的士兵救下75命 獲最高軍事勳章

文/Michael Wing 蘇琳 編譯
(左:Tyler Kaufman/Getty Images,右:JOHN MACDOUGALL/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二戰英雄德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是個拒絕打仗、連武器也不肯帶的士兵,卻獲得美國最高榮譽勳章。(左:Tyler Kaufman/Getty Images,右:JOHN MACDOUGALL/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人氣: 139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生活中真實的英雄很少像電影裡刻畫的那樣,他們很少在聚光燈下亮相,他們會在幕後支持著家人,即使一無所有也很開心,他們更可以為他人默默犧牲自己。

二戰英雄德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是個拒絕打仗、連武器也不肯拿的士兵。道斯在1942年4月應徵入伍,但他拒絕持武器,因而被認定爲「良心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儘管如此,他卻因沖繩戰役中的鋼鋸嶺之戰獲得美國最高軍事勳章,在那裡,他救下了75人的生命。

道斯是虔誠的安息日會(Seventh Day Adventist)信徒,他堅信《聖經》十誡中的第六誡:「你不可殺人」;遵照第四誡「守安息日為聖日」,他也不上戰場打仗。

他想當軍醫。安息日會信徒以星期六爲安息日,但想到「基督在安息日治好病人」,道斯覺得,每週行醫七天也可以。

那時道斯只有23歲,在船廠工作的他,入伍前剛剛與女友結婚。

二戰期間年輕的道斯。美國國防部圖片。(公有領域)
二戰期間年輕的道斯。美國國防部圖片。(公有領域)

「良心拒服兵役者」,是指那些因個人良心或宗教信仰的緣故拒絕履行軍役義務的人,他們不打仗的宗教權利因此受到保護。不過,道斯由於信仰——包括拒絕持槍,多斯在訓練期間被眾人嘲為「懦夫」、受到欺負、群毆,甚至被送上軍事法庭。

據《紐約時報》報導,道斯曾經說,連殺人的念頭都會讓他心裡種下「恐怖」,一名軍官甚至認為他是「精神病」,想要解除他的軍籍。

道斯如願當了軍醫,去到關島和菲律賓,還因在那裡的英雄舉動獲頒銅質獎章。

而他服役期間最難忘的一天,或許是沖繩戰役期間的1945年5月5日,那是個安息日(星期六)。日本人用機關槍和火焰噴射器向他們開火,道斯與戰友攀上了一座120米高的懸崖——「鋼鋸嶺」,沒有退路。

沖繩島戰役。(shutterstock)
沖繩島戰役。(shutterstock)

道斯拒絕接受掩護,竭力照顧傷員。他把他們一個接一個背到懸崖邊緣,用繩子打一個雙環的扣從傷員雙腿套進去,然後藉助繩子和大樹樁之間的摩擦力,緩緩將他們放下去。最後,未受傷的道斯自己爬下了懸崖。

長官說道斯那天救了100人,但他本人很謙虛,說只救了50人。後來道斯獲得最高軍事勳章的嘉獎令取了平均數,定為75人。

幾週後的另一次戰事中,道斯的雙腿被手榴彈炸傷,為了把擔架讓給更重的傷患,他自己滾下擔架,又為掩護另一戰友而被射傷手臂。他用槍托當夾板固定好傷臂後,自己爬了數百碼回到急救站。

1945年10月12日,杜魯門總統給道斯頒發了最高軍事勳章,以表彰他在沖繩戰役中的英勇。

嘉獎令中寫道:「面對極度危險的處境,一等兵道斯憑藉傑出的勇敢和堅定的決心,挽救了許多士兵的生命。他卓越的英勇舉動遠遠超越職責範圍,他的名字已成為整個第77步兵師的象徵。」

1945年10月12日,杜魯門總統(左)給道斯頒發了最高榮譽勳章,以表彰他在沖繩戰役中的英勇。(公有領域)
1945年10月12日,杜魯門總統(左)給道斯頒發了最高軍事勳章,以表彰他在沖繩戰役中的英勇。(公有領域)

 

回到美國後,由於身體條件無法從事穩定的工作,道斯致力服務教會,為喬治亞州和阿拉巴馬州的年輕信眾提供幫助。

這位「良心拒服兵役者」、最高榮譽勳章獲得者,於2006年3月去世,享年86歲。這就是電影《鋼鐵英雄》(陸譯:血戰鋼鋸嶺)背後的真人真事。

相關影片»鋼鐵英雄》官方中文預告片

責任編輯:李小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4日在台灣漢光演習中不幸罹難的空軍少校飛官吳彥霆,現在他的親友們正為安置英雄遺體而選擇塔位。日前,飛官妻子與親友一同赴新店碧潭空軍烈士公墓,行至忠靈塔時吳妻擲銅板詢問丈夫「老公你想住在這邊嗎?」並淚崩表示:「我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 曾任美國特種作戰司令的海軍上將威廉‧麥克雷文(William H. McRaven)4月份剛出版新作──《整理床鋪:小事成就大事,甚至整個世界》。線上書店亞馬遜將它評為道德類最佳著作之一。他傳達了一個簡單到令人吃驚的成功理念:成功從早起摺棉被開始。來看看他是如何激勵人們成功的。
  • 1941年11月17日,布魯克接替迪爾擔任帝國參謀總長,佩吉特接替布魯克擔任國內武裝力量總司令,蒙哥馬利接替佩吉特擔任東南軍區司令。
  • 澳紐軍團日(ANZAC Day)是澳洲最重要的軍人紀念活動,在眾多遊行的隊伍中,一位佩戴戰爭勳章的穿著西裝的華人走在有二戰著名Catalina飛機橫幅的方陣前,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叫Thomas Cheong,曾參加過二戰時的空軍,今年已經92歲,依舊精神矍鑠,走完遊行全程。
  • 在上個世紀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蘇聯一直擔心會同日本之間發生戰爭,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想辦法把戰禍轉嫁給別的國家。在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臨時中央政府的積極配合下,及日本國內左翼勢力對日本政策的影響,日本暫時將進攻的目標從蘇聯轉移到中國。這一改變,將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 急如星火盧溝橋事變後,由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紅色代理人張治中引發中日之間的全面戰爭,把中國推入無邊的戰禍之中。
  • 翼軍總司令張發奎張發奎是自信的,他相信武力萬能。他認為中國只要有十個八個像他這樣的第4軍的「鐵軍」,就能與列強爭雄。確實,1927年是輝煌的。6月,蔣介石指揮的國民革命軍到達河南。張發奎的第4軍在漯河南岸與東北軍隔河對峙,鐵橋上機槍密佈。張發奎下令以連為單位挺身衝鋒,一個連一個連的兵士冒著彈雨踏著屍體奮勇向前,前仆後繼的人浪衝鋒使守軍驚心動魄,竟丟了武器倉皇後退。漯河一戰,第 4軍威名遠揚!
  • B> 血雨江陰中國的海軍與遼闊的海洋和漫長的海岸線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到1927年,南京政府的中央海軍只有50艘艦艇,總排水量34,261噸。此後外患內憂下的10年,雖然組建擴編,辦學操練,但發展緩慢,至淞滬抗戰前,中央海軍共有艦艇57艘,數量上雖然只增加了7艘,但排水量卻增加了萬噸,達到442,980噸。作為海軍部長的陳紹寬,決心一洗1932年淞滬之戰時海軍只能按兵不動、隔岸觀火的恥辱。 日軍的攻擊目標是中國的4艘主力艦,特別是鯨魚般的「寧海」號和「平海」號。
  • 豪氣長歌 閻海文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讓目睹者欽佩和崇敬。日軍官兵在他殉國的上海大場為他建墓立碑,墓碑上刻寫「支那空軍勇士之墓」八個大宇。《每日新聞》報驚歎﹕「中國已非昔日之支那」。東京新宿舉辦了「中國空軍勇士閻海文之友展覽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