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大兵瀕死甦醒說俄語 畫風如俄國名家

圖右:俄羅斯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圖左:士兵剪影。(Defence Images/Flickr,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圖右:俄羅斯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圖左:士兵剪影。(Defence Images/Flickr,公有領域,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人氣: 18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Tara MsIsaac報導,張小清編譯)大衛·帕拉丁(David Paladin,1926—1984)是一位有影響力的美國印第安裔畫家,他的人生充滿坎坷與堅忍,還有天大的巧合和難解的神祕,有如傳奇,在二戰後的70多年裡激發了很多人的想像力。

「你是否聽過這樣一個故事,如此有力量,激盪著你的內心,讓你在人生路上駐足並努力思考?我在1994年聽到了這樣的故事,至今難忘。」心理學家、獲獎作家麥克道威爾(Adele Ryan McDowell)博士在「自我成長網」發帖寫道。

她說的就是帕拉丁講給傳記作家麥思(Caroline Myss)的人生經歷。麥克道威爾說,「我在專業會議上我第一次聽到,之後幾星期,我把他的傳奇講給每個人聽——我的意思是,每一個人。」

帕拉丁講述了自己幼年在納瓦霍族人保留地的生活,在二次大戰中服兵役時的救命巧合,還講了他作為戰俘忍受的折磨。最神祕難解的部分是,已故俄羅斯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1866—1944)的靈魂可能進入了他的身體並待在那裡。輪迴轉世研究者巴納吉(H.N. Banerjee)研究了他的案例,將其寫進了《曾經和將來的人生》(The Once and Future Life)一書。

下面關於帕拉丁生平的記述,來自麥思撰著的《精神解剖》(Anatomy of the Spirit)和班納吉的研究報告。

帕拉丁11歲時染上了酒癮,過了幾年,他離開保留地,在一艘商船上找了一份工作。在船上他和一個叫凱克(Ted Keck)的德國青年成了好友,還開始發展畫畫的愛好。

二戰時他應徵入伍,作爲間諜被派往納粹戰線後方。他用印第安語傳訊息,這樣一旦被截獲,內容仍難以破解。不幸的是,帕拉丁被納粹抓到了。

在監獄裡,他承受了折磨和酷刑,包括雙腳被釘在地板上,之後,作為「次等民族」的他被送上了開往滅絕營的火車。一個納粹士兵用步槍從背後刺了他一下,他轉身一看,發現那正是凱克。

凱克將帕拉丁轉移到了戰俘營而不是滅絕營,使得他倖免於難,但戰俘營條件非常惡劣,當得勝的盟軍進駐時,發現枯瘦的帕拉丁陷入了昏迷,已奄奄一息。

而他活過來之後,說的是俄語。盟軍帶他去見俄羅斯人,不過他後來得以用英語說出名字、軍銜和編號,於是被送回了美國軍營。

戰爭結束後,他在密歇根醫院昏迷了兩年。醒來時他告訴一位護士,「我是個藝術家。」

▼ 已故美國印第安藝術家大衛·帕拉丁

 

帕拉丁回到了保留地,部落的長老們從他身體的疾病背後看到了精神方面的問題,於是採取了嚴厲的做法。他們把他的腿箍取下來,然後把他扔進河裡。

長老們發令了:「大衛,召回你的靈魂!你的靈魂不在你身體裡。如果你召不回你的靈魂,我們會讓你走。沒有靈魂,任何人都無法過活,你的靈魂就是你的力量。」

帕拉丁回憶說,「這比忍受雙腳釘在地板上更難過。我看到那些納粹士兵的臉,我在獄中待了那麼久,我知道我必須放下憤怒和仇恨。我在水中拼命掙扎,而我祈禱的卻是讓憤怒離開我的身體。我只為此祈禱,我的祈禱得到了回應。」

帕拉丁終於康復了。他發展了自己的藝術技能,畫風和1944年故去的俄羅斯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非常相似。

有一半美國土著血統的藝術家大衛·帕拉丁(David Paladin)1982年留影。(Photo by and Courtesy of Charles R. Rushton)
有一半美國土著血統的藝術家大衛·帕拉丁(David Paladin)1982年留影。(Photo by and Courtesy of Charles R. Rushton)

印度拉賈斯坦邦大學的巴納吉博士專注於研究印度和美國的輪迴轉世案例。他調查的一些案例被收入了已故美國弗吉尼亞大學著名轉世研究者伊恩·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的著作。巴納吉發現,帕拉丁的案例很不尋常。

與亡者靈魂轉世為新生命不同,帕拉丁的情況或許是這樣:在戰俘營昏迷期間,他的主意識離開身體,可能有個亡魂趁虛而入。在催眠狀態下,帕拉丁能講俄語,而且還很熟悉康定斯基的生活細節。儘管他以康定斯基的風格繪畫,但他也發展了自己的藝術風格。班納吉覺得,帕拉丁已經恢復了自己的意識,但康定斯基的靈魂畢竟進入過、也影響了他。

班納吉注意到,儘管帕拉丁作畫時精神很鬆懈,似乎在汲取靈感,但他完全還是「自己當家」,並非被康定斯基附身。

帕拉丁於1986年去世,他在《畫夢》(Painting the Dream)一書中這樣描繪自己的作畫狀態:

「我的思想是放鬆的,焦點模糊不清,意識處於白日夢的模式中。對腦海中變換的圖象,我是有意識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浮現很像『書寫』的圖形。康定斯基的幾何形式給人一種秩序感、某種共鳴,就像一種語言。頭腦中『書寫』的形也是一種語言。」

「我認為康定斯基和我正在繪製宇宙結構,正融入集體意識,我們倆都以獨特的方式講述故事、看待現實。」@*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的人在睡覺或打坐時,靈魂會離開肉體,並與另外空間的生命接觸。英國通靈男孩M就有過許多次這樣的經歷。他在1923年寫的日記中還透露,美國第28屆總統威爾遜的靈魂曾在夜裡不止一次離開過肉體,在另外空間與高級生命「長老」聯繫。在一戰期間,他的靈魂曾在另外空間見過威爾遜的靈魂一兩次……
  • 佛家講因果輪迴,早期的基督教也講因果輪迴。那麼,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輪迴轉世?信者有之,不信者也不少,而不信者大多受達爾文進化論和現代科學的影響,以「眼見為實」的理由忽略這世界上許許多多上天給人類顯現的真機。在前幾篇文章中,都提到《看見真相的男孩》中的英國通靈男孩M可以看見另外空間的生命,並與他們溝通,而他在日記中還提到,他可以感知生命的輪迴轉世。
  • 上一篇《英國通靈男孩的不尋常人生》中講述了通靈男孩M的人生主要經歷,本篇則選取他在《看見真相的男孩》一書中關於靈光與靈魂的相關內容。或許他的親身經歷,會讓某些迄今並還不相信靈魂存在的人的觀念發生質的改變。
  • 清朝晚期有位清官叫陳其元,他在其著作《庸閒齋筆記》中,記述了他爺爺陳萬森的神奇輪迴故事,書中寫道:「我的祖父陳萬森自言,為官行法,膽子很大,唯獨見到錢財,心裡就很戒慎恐懼。」這背後到底是有何因緣呢?
  • Carri Davis女士說,「神韻精美絕倫!我小時候曾經跳過芭蕾舞,長大後我又學了太極,因此我喜愛演出中的舞姿。看著舞台上的神韻舞蹈,讓我覺得自己的靈魂(身心)都在歡笑,她實在是精美絕倫。」
  • 雖然民間和修煉人一直認為靈魂不滅,但科學界因為找不到證據,所以一直否認靈魂的存在。但到了2014年,一位科學家的發現終於證明了修煉界對生命的看法。
  • 佛家講「輪迴轉世」,在累世中,世人扮演了不同角色,由此而交織萬般恩怨,形成了不同的緣。有善緣,也有惡緣。善緣使人得福報;而冥冥中結下的惡緣,又該如何化解?
  • 那些不信輪迴,不信天堂、地獄、神佛的世人,正在無知地走在毀滅自己的道路上,他們毀謗神佛,迫害修煉者,放縱各種慾望,與魔鬼為伍,甚至沉浸於罪惡中不能自拔。而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呢?
  • 「當代偉人」王十朋的「來歷」令人稱奇,《浙江通志卷》記載一段樂清明慶院僧人宗覺處嚴乃是王十朋前身的故實……而王十朋自己又怎樣從懷疑轉為相信呢?《石橋記》吐心聲……
  • 據史書記載,也有民間傳說,更有當代科學調查實錄,古今中外,有為數不少的人有過起死回生的經歷。人們不禁思考:冥冥之中,是誰在掌管一切?本文與您分享一個由於陰司抓錯人而導致被錯抓之人起死回生的事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