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血腥現場 30年後中國人「集體失憶」?

Tank Man

「六四」事件時王維林擋坦克照。(全球紀念六四委員會)

人氣: 97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1日訊】三十年前的1989年六四大屠殺,全世界為之震驚。但是中共至今不承認「屠殺」,指當年參與和平爭取民主自由的逾百萬學生和市民是「反革命暴亂」,年年極力封殺六四言論。更詭異的是,30年後的今天,有外媒關注:中國大陸的民眾也在配合當局「忘掉這段歷史」?

中國人日漸淡漠?

美國之音報導,六四事件至今仍對中國產生深遠影響,但在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的記憶中卻似乎越來越淡薄,已很少有年輕人能辨識出「坦克人」王維林在北京長安街頭隻身擋坦克的那張標誌性照片。

一些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甚至會反問,了解六四對我們個人和國家能有哪些好處?

「忘卻是從上而下的,但也是平行的,自下而上的。我認為,人們串通一氣或者是配合(當局)去遺忘,這主要是因為紀念(六四)的成本太高昂了。」《失憶人民共和國:重返天安門》(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一書的作者說。

中國民眾甚至會主動配合當局選擇性遺忘掉這段歷史,這位前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駐京記者林慕蓮(Louisa Lim)曾經感嘆道。

中共從沒有忘記 打壓未停

但是中共自己從來沒有忘記過六四。每當六四周年紀念日到來之際,當局都如臨大敵。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中國大陸幾乎所有與30年前那場慘案有關聯的人物都早早被當局提前控制起來。

「在中國回憶1989年所發生的事情變得更困難了,」林慕蓮告訴美國之音,「即使是非常小規模的私下追思活動也不被允許。就在近幾個月我們仍然看到有人因為公開紀念六四而被判刑。因此,我認為限制人民紀念六四鎮壓的措施升級了。」

喬治亞大學化學系的中國留學生古懿說,這恰恰反映出中共當局相信,六四這樣一個重大歷史事件是無法被遺忘的。

「中共政府它是殺人犯啊,殺人犯當然想抹掉自己犯罪的記錄,」他說,「但是他們也知道自己抹不掉,要不然每年六四前後,它就不至於草木皆兵了。」

林慕蓮對幾十名外國駐華記者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相當比例的人表示,對六四周年的報導遭到了中共的限制和打壓,要麼是他們的採訪對象遭到騷擾或拘禁,要麼是本人直接被警告或遭到中共政府的抗議。

「今天中國的領導人,去看他們害怕什麼。很明顯,從他們壓制相關討論和紀念的做法來看,他們極度地害怕自己的過去和自己的所作所為。」林慕蓮說。

謊言在繼續 老百姓被迫忘記

可是同時,中共的謊言卻被主流民眾接受?

從發起屠殺的鄧小平所說的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開始,幾代領導人「前赴後繼」,現在已基本上給中國民眾灌輸了這樣的印象,即沒有當年的鎮壓就不會有今天中國的繁榮。

林慕蓮說,年復一年,主流大眾已經真的相信了這種觀點。但現在又出現了另一種觀點,那就是知道真相會危害社會穩定,「同樣的,我認為這顯示出官方宣傳攻勢的涓滴效應,它改變了人們的思想。」

這從上述很多海外中國留學生對六四的反應中已盡顯無疑。

林慕蓮認為,六四事件是中國歷史上的一道分水嶺,是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一個轉折點,「從那以後,中國再無政治自由化。」

學者高文謙對美國之音說,共產黨冒天下之大不韙在首都殺人,而且還有現代傳媒的直接報導,這樣還能逃過一劫,主要有內外兩個原因。內因是它強制洗腦,促成全民失憶症;外因就是國際社會對中共採取綏靖主義。

中共這種大規模強制「失憶」行動讓很多憧憬正義與民主的人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古懿說:「現在和30年前不一樣,現在中國面臨的是一個數字化的極權和網格化的維穩,只要這個政權還有維穩能力,很難出現像1989年那樣的大規模街頭運動。」

血腥現場如何忘記?

但是,當年「六四被百萬人現場見證,被鏡頭永久地保留,怎麼能這麼容易就抹掉呢?的確很多人現在不願提起,但不願提起不等於已經忘記,不想過問不等於永久保持冷漠。現在是集權穩固的時候,六四的創傷像休眠的種子,但是如果集權未來出現危機,誰知道種子就不會萌發呢?」古懿說。

很多人仍然堅信,六四是不會也無法被遺忘的。

「當共產黨(1989年)6月3日把坦克、機槍亮出來的時候,學生和知識分子都在退場,但是北京老百姓頂上去了。」民運活動家、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說,

這些北京市民後來被抓被判,生活淒慘,人們甚至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他們從沒表示過後悔。王軍濤說,六四清場之後,普通民眾成為中國未來走向民主的希望所在。

對中共幻想破滅 國際社會醒了

如今,中共又開始把長臂伸向海外。林慕蓮說:「中共也有一個長期的、持久的而且是非常成功的行動,去影響外部世界對六四30周年的看法。」

而國際社會如何對待?高文謙問:「為何六四十周年、二十周年的時候國際社會並未反省?國際社會一直對中共採取綏靖態度,為和中國做買賣而放棄該堅守的原則。」

但是,「現在他們醒了,就是因為過去的幻想和迷思被打破了,也就是中國經濟發展了就會自然而然改惡從善,融入國際社會遵守國際規則。但三十年後一覺醒來,發現中國(中共)做大後不但不遵守規則和承諾,反而咄咄逼人,想用中國特色的價值觀來取代和改寫國際規則。

「好在國際社會現已醒來,為時不晚。」高文謙說。#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06-01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