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教授目睹中共戒嚴部隊對六四學生掃射

1989年春夏之間,從首都北京開始,中國爆發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愛國學生「自由民主運動」,一位北京大學生全程參與並用相機記錄了這個歷史時刻。(Jian Liu 提供)

人氣: 96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6日訊】中共屠殺「六四」學生30周年來臨之際,曾參與「六四」的、北京電影學院前教授郝建回憶起這段經歷,心中仍是悲痛不已。當時,他的堂弟死在中共槍口下,也讓他認清了中共的極權本質。

郝建向香港《蘋果日報》回憶說,1989年時北京的抗爭情緒非常高漲,他親眼目睹戒嚴部隊對學生掃射的一幕,及他失去堂弟的悲痛。

當年,郝建從一開始給學生送食物、送飲料,到後來自己也跳到垃圾桶上帶領市民一起喊口號,北京電影學院的遊行標語和傳單是郝建所寫。

6月3日的夜晚,對很多親歷者來說是無法被磨滅,對郝建來說亦是如此。戒嚴部隊在夜晚10點多開槍了,郝建說:「中共當時最怕軍隊不開槍,否則會對其政權形成致命性的變化。」

中共部隊開過來的時候,郝建在天安門西側的南長街附近,軍人手拿盾牌,端著衝鋒槍湧了上去,在他面前二三十米處有學生拍照,他說:「照相機閃光燈一閃,一梭子彈就立刻打過來,我親眼見到兩個學生倒在地上。」

「法西斯!暴徒!」郝建和群眾大喊。

血腥一夜過後,郝建回到北京電影學院,途經政法大學時,他看到主樓門廳停放著5具遇難者屍體,屍體當時仍在滴血,有人的頭顱被坦克壓爆,綁在頭上的紅布條已經深深嵌入了面頰。

當時,郝建的堂弟郝致京也失蹤了。在之後的二十多天裡,他尋遍北京各大醫院的停屍間,終於在復興醫院的狹小冰櫃中尋獲堂弟全身烏黑的屍體。

對於當下中共,郝建對《蘋果日報》如此形容:「形勢更加嚴重、控制更加高壓、氣氛更加寒冷。」他對中共的任何改革,已不抱任何希望。

郝建認為,當下中國政治、經濟、文化已經死水一潭,公共領域和公民社會已進入「冰河期」。

現年65歲的郝建,1983年,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1988年,畢業於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暨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部,獲碩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教。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

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中共動用坦克和裝甲車屠殺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及民眾。2014年美國白宮解密文件顯示,六四期間,死傷民眾高達4萬人,其中約有10,454人死亡。

一位當年19歲的北京大學生劉建全程參與並用相機記錄了這個歷史時刻,見證了北京的學生和市民的愛國熱情,以及隨後「六四大屠殺」。日前,劉建拿出沉寂三十年的兩千張「六四」照片,授權大紀元和新唐人發表。

「我們作為中國人,作為親歷者,有義務告訴人真相,要讓後代知道真相。」「不能抹掉歷史!沒有哪一個政府能抹掉歷史。」劉建說。他近年來到海外,明白了被中共洗腦,決心揭露中共的謊言和迫害。

責任編輯:許夢兒

評論
2019-05-06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