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佩斯金提議以白蘭命名舊金山中國城地鐵站,引來華人批評

人氣: 3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曹景哲、周鳳臨舊金山報導)華埠中央地鐵站的命名問題,再次成為舊金山的焦點。近日,第三區市議員佩斯金(Aaron Peskin),提出將中央地鐵站站名從「華埠站」(Chinatown Station)改為「白蘭華埠站」(Rose Pak Chinatown Station),引發了華人社區的關注和熱議。而佩斯金2011年曾蔑視地稱白蘭為「舊金山美籍華裔社區的多年來充當看門兒的」,他對白蘭態度的大反轉也讓人深思,到底是什麼政治利益讓他有如此的轉變。

2016年9月18日(週日)上午,舊金山中國城僑領白蘭在舊金山猝死。在民眾反對聲中,當年10月11日市議會通過了不具約束力的決議,建議交通局考慮以「白蘭」命名即將在2019年開通的華埠中央地鐵站。但該決議到市長辦公室後,當時的市長李孟賢(Ed Lee)並未簽署而退回;市交通局董事會隨後一致通過決議,車站應以地名而不是人名來命名,擋回了市議會的決議。

佩斯金今年再次提案,週一(6日)在市議會交通委員會討論,有團體將在市政廳前舉行集會抗議此提案。佩斯金的提案引起灣區華人的熱議和批評,有人已經募集了二千多個簽名反對此提案。

華人以白蘭為恥 更希望用華埠站

在微信圈裡,很多人都認為,Chinatown Station更合乎道理(make sense)。

朔古網友說:「用『Chinatown Station』中國城站,總比任何一個以個人名義為名號的地鐵站名稱符合長遠的華人利益,也更能彰顯舊金山華人的歷史整體貢獻而非標榜一人。」

Hot King網友說:「舊金山中國城地鐵站用白蘭名字命名,太荒唐。」

「就白蘭其人,舊金山尤其Chinatown大部分華人心知肚明。」Hot King表示:「她除了利用華人的選票、利用選票混得與舊金山那些政客狼狽為奸的資本,反過來脅迫與裹挾華人商家外,沒有做什麼好事。」

「有幾家商家不買她的帳,她就誣告(到)衛生局等單位,攪得商家無法營業。」Hot King直言不諱說出這個僑界都知道的事情,並評論道:「這是玩弄法治行她(的)市井無賴,流氓惡霸淫威,除此沒見到她為華人爭取到任何尊重與顏面。」

華人在微信圈裡熱議白蘭提名案,認為太荒唐。(微信截圖)
「用這個醜陋嘴臉名字命名中國城地鐵站,我們大部分商家都不同
華人在微信圈裡熱議白蘭提名案,認為太荒唐。(微信截圖)
「用這個醜陋嘴臉名字命名中國城地鐵站,我們大部分商家都不同

「用這個醜陋嘴臉名字命名中國城地鐵站,我們大部分商家都不同意。」Hot King還說:「這搞得誰都意識不到地鐵站和中國城有什麼關係。Rose Pak名字看起來更像公園或墓地,與Chinatown沒有關係!」

還有一位華人網友在微信中寫道:「!!!舊金山華人的奇恥大辱!!!舊金山中國城即將落幕的地鐵站,是未來舊金山中國城的世界窗口,就是這麼一個地標式地點,居然被舊金山市議會佩斯金一流無良政客利用,再一次玩弄中國人的感情,豐滿他們腰包與票倉。還準備議會強過關,然後脅迫交通局,要以『Rose Pak』命名中國城未來的地標。這簡直是噁心中國人!!」

「『中國大媽-Chinese Dama』已經逐漸成為歧視與污蔑醜化中國人形像的,使華人被嘲弄的代名詞,而『Rose Pak-白蘭』更是多次被主流媒體包裝成,無賴、撒潑、隨意罵街,脅迫與控制一部分領取福利的老人的選票,鑽營美國民主漏洞,與無良政客狼狽為奸的潑婦,也是被聯邦調查局長期調查的對象。」

佩斯金對白蘭態度的前後大反轉

2011年,當時已經卸任舊金山市議長的佩斯金,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專訪時,抨擊白蘭操縱舊金山政治,成立「Progress For All」組織,強推本來承諾不參選市長的臨時市長李孟賢出來選市長。

2011年8月,時任舊金山民主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的佩斯金,接受新唐人電視採訪時揭露,白蘭是「權利掮客」,操縱選舉,已經涉嫌刑事犯罪。(新唐人視頻截圖)

佩斯金當時說:「在美國最偉大的地方是美國人不畏強權,敢於張口,我也是敢說話的。讓我列舉一些個人的名字。這些人是舊金山美籍華裔社區的多年來充當看門兒的。她也是媒體中的知名人物,她就是白蘭。但是這不是關於白蘭,而是白蘭所代表的權勢。」

「因為白蘭有辦法與人合作取得不正當的影響來獲取市政府的合同,土地使用權獲批准以在舊金山建立新的建築物。這是關於政治影響力和其如何運作的問題,甚至包括代表舊金山以外的政府利益並與其合作的問題。我很樂意透露他們的名字,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

佩斯金強調,「白蘭需要她能控制的人。雖然李孟賢是個正直的人,但李孟賢就是她能控制的人。你可以看到當李孟賢當選市長後,他感謝的是白蘭。如果你讀一讀他的女兒Tania或Deanna在《舊金山紀事報》上的文章,她們感謝的是『白蘭阿姨』。」

他最後說,「這可不是我希望生活在的美國。我希望在我生活的美國裡,政府領導人是獨立自主而不受其它黨派控制的,無論這些領導人的族裔和信仰是什麼。」

華人正告佩斯金不要玷污父親的名聲

南灣華人趙晨(Alicia Zhao)在寫給佩斯金的一封信中說:「作為一名猶太後裔,你應該比別人更清楚無辜的人因為信仰而遭到迫害,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我有不少朋友是猶太人,他們有的在大屠殺中失去了親人。當他們看到新的迫害正在進行之時,他們是第一個站出來說『不』的人。」

「非常遺憾您父親於一年前逝世,我非常敬佩您父親,敬佩他作為一名獲獎的大屠殺研究學者,他以懷念那場令人備受創傷的倖存者而知名。如果您父親仍在世,我相信他不會贊成你以白蘭命名地鐵站的倡議,因為白蘭幫助中共政權在舊金山輸出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個被中共迫害的群體人數巨大。有許多曾親歷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倖存者,逃離中國大陸後,生活在舊金山。」

「在你心目中,你完全知道白蘭是個什麼樣的人,她被稱作『權力掮客』(power broker)。作為一名『掮客』,她在玩弄各種名目的政治交易中獲益,並非真心為了舊金山人的福祉,而是為了她自己派系的利益。你自己也曾說過,在白蘭個人的背後,有著更強大的集團。你曾經是多麼有勇氣,直接指出白蘭,及其背後的中共勢力。無論您如今面對什麼樣的政治壓力,請記住,名利轉瞬即逝,最終我們的生命將面對審判。請花一刻思考一下,您希望以何種面目被後人所銘記。」◇

(此文發表於1237A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