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民主派如期開會 選出法案委員會正副主席

12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早到秘書長陳維安的辨公室,要求他撤回書面決議的做法,但他未有出現。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表示,已正式發律師信給陳維安。(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建制派上週利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強行DQ主持《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的民主派議員涂謹申。立會秘書處更配合建制派稱取得過半議員書面同意改由建制派的石禮謙任主持,並取消原定昨日下午的會議。不過民主派堅拒,如常開會並選出正副主席,及通過動議,要求政府主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原本昨日下午4時半再開會選主席,早前立法會秘書處要求議員在中午前,以書面形式表態是否採納內會的指引,由石禮謙取代涂謹申主持主席選舉。

經民聯議員石禮謙表示,接獲立法會秘書處通知,由他主持下次的會議,並決定下次會議改在本週六舉行。民主派議員堅決表示下午如常開會,大約下午一時多,民主黨的胡志偉、許智峯,以及公民黨的譚文豪3人,提早進入原定下午開會的會議室。

秘書處刪去會議日期 涂謹申批奪權

涂謹申發聲明,不滿石禮謙取消下午會議,強調會堅持下午舉行會議選舉主席,希望各委員準時出席。他下午2時半再見記者指,由於有委員反對書面傳閱,法案委員會須在會議上,決定是否採納內務委員會的指引,因此石禮謙所擬定的開會日期並不合法。他並批評秘書處「強行」將下午的會議日期從立法會日程中刪去,是奪權的舉措。

對於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呼籲議員不要意氣用事,也不要用鬥爭方式處理問題,涂謹申強調民主派是依法辦事,而非意氣用事。

民主派如期開會 涂謹申郭榮鏗任正副主席

民主派議員在下午4時半,原定的會議時間到會議室開會,繼續選主席。涂謹申自備擴音器,呼籲秘書處人員啟動會議室內的音響,並指秘書處若派員到場,或涉違反職守。郭榮鏗指秘書處回覆,因會議已轉到星期六,他們不會出席。

民主派議員下午如期召開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會議,並選出正副主席。(蔡雯文/大紀元)

涂謹申點算有23人出席會議,有足夠法定人數後開會。建制派議員起初未有人出席,開會約十五分鐘,新民黨議員容海恩進入會議室,並拿著紙牌,寫上「這個不是會議」,逗留約5分鐘後離開。涂謹申指由於自己有利益衝突,交由第二資深議員梁耀忠主持會議。

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提名涂謹申出任審議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主席,毛孟靜和議,最後涂謹申在無人反對下當選。之後毛孟靜提名郭榮鏗任副主席,人民力量陳志全和議,郭榮鏗成為副主席。

涂謹申和郭榮鏗分別獲選為法案委員會的正副主席。(蔡雯文/大紀元)

涂謹申指,由於沒有政府官員出席會議,會儘快通知政府官員,到立法會介紹草案。會議最後同意下次會議在本週六(11日)上午9時舉行,與石禮謙召開會議的時間相同。其後民主派議員開始討論郭榮鏗動議,要求政府主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要求陳維安撤書面通告

在上午,12名民主派議員到秘書長陳維安的辨公室,要求他撤回書面決議的做法,否則就要辭職。但等了45分鐘仍未見到陳維安,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指陳的秘書不清楚他的行蹤,民主派已正式發律師信給陳維安。「我們質疑並百分百不同意他出書面通知,規矩上甚至法理上的合法性,要求他儘快有建設性地回覆我們。」

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批評秘書處做法越權,並計劃在內會對陳維安提出譴責或不信任動議,「他根本上沒有權力代議員作出決定,不需要議員討論就自己出一份書面通知,要決定一個這麼重要的指引要如何處理。秘書長是越權,也沒有這個規矩他可這樣做。我們用45分鐘時間等他,他不出現不交代,秘書不知他去哪。這是甚麼工作態度?所以我們將在內會向他提出譴責和不信任動議。」

第二資深議員、街工梁耀忠重申,委員會的時間地點應由涂謹申決定。他強調,一定會支持涂主持會議,若涂謹申一旦被逐,也應該由他主持會議,「(涂之後)最資深的是我而不是他(石禮謙),所以他沒資格主持會議,而是由我主持會議。」

之後,石禮謙說接到秘書處通知,原定下午召開的審議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會議取消。以及由他主持下次的法案委員會會議,他並決定本週六召開會議,屆時會履行責任,選出法案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他稱,不是自己要強行取消昨日的會議,「我的權力有限度,這只是開會選主席,當星期六開了這個會有這個指引,我只是執行指引。給予我的權力是合法、合理。」

秘書處指,收到60名委員回應是否採納內委會指引,當中36人表示同意,24人表示反對,其中23人建議召開會議以討論是否採納內委會的指引,但有33人反對。

陳維安收律師信暫不評論

另外,新民主同盟范國威透過Facebook直播開會情況,有網民發現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的帳戶曾觀看該直播。大批傳媒昨日在陳維安的辦公室外等候,但他一直未有現身。僅在晚上透過秘書處發聲明,確認收到民主派議員的律師信,暫時不作評論,又稱對秘書處不斷受批評感遺憾。◇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