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說習近平「願負全責」的背後

圖為3月25日檢閱儀仗隊時,法國總統馬克龍跟隨習近平慢慢前行。 (FRANCOIS MORI/AFP/Getty Images)

圖為3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同習近平檢閱儀仗隊。 (FRANCOIS MORI/AFP/Getty Images)

人氣: 418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8日訊】川普發推掀起加關稅風暴,習近平立即成為風暴眼,進退兩難。

川普發推次日,一家港媒即發報導:有知曉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中方談判團隊呈交的包含了更多承諾的協議提案被最高層否決,習近平說「我會對所有可能的結果負責」。 因為新提案裡中方的讓步程度不夠,這才導致川普突然威脅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

這則被廣泛引用的報導,有明顯誤導之嫌(方式既可以是偽造事實,也可以是選擇性的披露部分事實)。我們可以對比美方說法。川普推文:「進展太遲緩,他們(中方)試圖重新談判。不行!」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6日對媒體記者更是說得明明白白:在過去一週左右的時間裡,中方削弱了承諾,在美方看來,中方放棄了已經做出的承諾。

明眼人不難看出,港媒報導所折射出的是中共內鬥激烈,有一股勢力要攪黃談判,但無論談判成功與否,習都是罪人。

固然,習在處置中、美貿易戰中確有重大失誤,但仍保有基本的理智,因此才有如下進展:貿易戰升級暫停90天,雙方談判逐步推進以致簽署協議在望。

對習而言,中、美達成協議的難度不在於美國如何強硬,而在中共內部的利益集團抵制「結構性改革」。中共「改革開放」40年,蛋糕已經被權貴階層和即得利益者階層瓜分殆盡,路都絕了,改弦更張勢在必然。但是「利益固化」的藩籬是輕易動得了的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經濟轉型喊了幾十年,轉的動嗎?

習上台後,調子很高,結果呢?我們來看兩個例子。第一,2013年以來,在「兩會」上、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習近平、李克強年年都提「壯士斷腕」,結果斷了誰?第二,2018年1月24日,劉鶴在「冬季達沃斯論壇」演講中宣稱,中國改革開放將推新舉措,力度超乎想像,結果卻無下文。

誰都明白,中、美貿易談判是美方在「倒逼」中共改革。美方要求「結構性改革」,其實就是動中共內部利益集團的蛋糕。利益集團一方面打著「國家利益」的旗幟,以「亡黨」相要挾,利用習的「保黨情結」,企圖綁架習,對抗美方的談判訴求;同時,另一方面,又想利用中、美貿易戰,來「倒習」。

「倒習」,是因為習上台後大力「打虎」,官員人人自危。習之「打虎」,是為了自保,也是為了做番事業,但中共體制已腐爛透頂了,結果,這不僅加劇了中共派系之間的內鬥,也使習成為整個體制的敵人。

看上去習大權在握,貴為「核心」,其實都是虛的。這從「秦嶺別墅案」看得分外清楚。習的六次批示,下面各級官員把它當回事嗎?最後只能「政治解決」。但習能事事都來「政治解決」嗎?顯然不可能。一旦有風吹草動,反戈一擊者將不乏其人。

不僅上層官員對習敷衍,幾乎整個官僚階層都視習為異己。「低級紅」、「高級黑」近乎官方的標準行為方式。正如有論者所指出的,現在官員們大致有三種心態:一是看笑話,看中央怎麼辦,認為反正你(習近平)搞不好,我們也不管;二是不作為,少幹少錯,坐著不動,誰也抓不住自己的毛病。希望習把事搞砸了,然後官員們照樣腐敗,繼續撈錢,轉移到海外;三是盲幹,上面喊東,他們就到東面鬧一番;上面喊西,再轉到西面鬧一番,至於是否對經濟有益,那就不管了。反正上面說了,我照做了,結果我就不管了。

筆者在關於2018年中共政局走向的「中共向『毛時代』回歸 內鬥凶猛」一文中,引用一「知情者」所言:黨內亂相紛飛情形嚴重,已具備政變環境。現在看來,2019年政變環境更進一步發展。

其實,習一直都處於風險之中。

這次反習勢力利用川普加關稅風暴,放風說習近平「願負全責」;再聯繫到最近江澤民現身網絡、曾慶紅高調江西行,江派操控中共大外宣炒作習健康危機等等,如果說反習勢力尚非磨刀霍霍,恐怕也是蠢蠢欲動了。

但,從一度放風「北京或取消劉鶴訪美」到確定劉鶴訪美,可見習近平仍能控制局勢。這次劉鶴去掉了「習近平主席特使」的頭銜,大概是對「習近平願負全責說」的回擊:劉鶴赴美既不是「走過場」,也非「悔過」,而是完成最後談判簽署協議,並且這是中央決策。

如果這次劉鶴赴美使命並非如此,那麼對習而言,「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就不是不可能之事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5-08 8: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