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若遺忘 王超華:外界認為中國人只關心錢

中共當局刻意操作下,「六四事件」在世人腦海中已逐漸淡去。六四之後流亡海外的昔日學運領袖王超華說,若失去對六四的記憶,外界看到今天的中國,會認為中國人只關心錢。(中央社)

人氣: 13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1日訊】中共當局刻意操作下,「六四事件」在世人腦海中已逐漸淡去。六四之後流亡海外的昔日學運領袖王超華說,若失去對六四的記憶,外界看到今天的中國,會認為中國人只關心錢。

據中央社報導,六四30週年前夕,來台參加六四研討會的王超華受訪時,娓娓道來必須記住六四的理由。

30年前,王超華正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攻讀碩士學位。89學運期間,她代表社科院研究生院參加北京高校(大學)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會,擔任常委、副主席,組織並參加各類活動。六四鎮壓後,在官方所列的21個學運領袖通緝名單中,王超華名列第14。

王超華說,30年來,89民運向中國海外民主運動輸出大批流亡人士,並隨之出現很多新的民運組織和活動,但是在中共的強力控制下,海外民運對中國國內的影響已越來越脫節。與此同時,海外民運組織這30年來也出現削弱和衰退的跡象,人數減少、活動規模也縮小。

王超華談六四和中共政權的關係
六四30週年前夕,來台參加六四研討會的王超華,以「沒有痊癒的傷疤」來形容六四和中共政權的關係。在王超華看來,中共當局沒有辦法處理六四的問題,導致六四事件變成一種遙遠、模糊但是仍然存在的記憶。(中央社)

王超華表示,由於大環境的因素,海外民運和中國國內成為「既相關又脫節」的狀況。在這種情形下,若論及海外民運對中國的影響,可說是「保持(六四)記憶」。

中共軍隊當年對天安門進行清場後,王超華並未立即離開北京,而是躲藏了快8個月後,才利用當局在黃曆新年解除戒嚴令之際,趁機逃到香港,一路上獲得陌生人的幫助和捐款,最後終於抵達美國。

無論是慷慨激昂參加學運呼籲民主,或驚心動魄躲避追緝流亡海外,66歲的王超華表示,與1989年學運有關的一切必須記住。

對她個人來說,若沒有許多捍衛民主理念的陌生者默默相助,在當年曾為學運領袖的背景下,她不可能在海外重新開始個人生活,因此,「堅持(記住六四)是一個必須的道義責任」。

更重要的是,王超華指出,對那些因六四而失去生命、還有不得不在政治高壓下抹煞自己記憶的傷亡者家屬來說,「有一個責任保存那些人的記憶」。

她強調:「如果不做這樣的事,外界的人到中國去轉一圈、看一看,會認為中國人只關心錢,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王超華表示,現在回頭看一看1989年北京全城出動聲援學生運動的情況,「你就知道中國人有另外一面,只是這另外一面被現在當權的人給壓制下去了」。

在中共當局持續對六四記憶和對六四解釋加強控制的現實下,擁有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東亞系博士學位的王超華認為,記住六四的方法之一是發展出有深度的論述,「不管下一次可能發生的運動是否會重視我們的論述,我們都不應放棄這種努力」。

責任編輯:鍾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