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華為公關活動直接來自中共劇本

美國專欄文章寫道,華為事件中,中共利用媒體話語權和中間人為華為喊話,並上演威脅、打壓異己、報復等種種把戲,對西方自由社會構成威脅。(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氣: 386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編譯報導)自孟晚舟被捕、美國政府起訴華為、將華為列入出口黑名單一系列事件後,中共政府就一直為華為站台,讓西方有識之士進一步看清楚華為和中共的關係。有美國專欄文章寫道,華為事件中,中共利用媒體話語權和中間人為華為喊話,並上演威脅、打壓異己、報復等種種把戲,對西方自由社會構成威脅。

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是美國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簡稱GMF)「保衛民主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中國(問題)分析師。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發表了他的評論文章《華為公關活動直接源於中共劇本》(Huawei’s PR Campaign Comes Straight From the Party’s Playbook)。

中共利用西方自由社會 散播其意識形態

當美國政府採取措施,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供貨後,不被華為承認是後台的中共也宣布了「不可靠實體清單」進行反擊。但施拉德發現,中共還有一項企圖,那就是鑽西方民主自由的漏洞,散布其邪惡的意識形態,試圖控制西方人的思維。這種本來只用於國內的洗腦術現在來到海外,而且越來越頻繁。

施拉德在文章中寫道,中共已經打造了一部從達沃斯精英到社交媒體草根的全球機器,引導著有關中國(中共)的討論。這部機器的作用在最近關於華為的跨大西洋辯論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他認為,中共黨媒《中國日報》和《環球時報》的英文版出版物,正在幫助華為發聲,並一篇接一篇地發表仇視美國的文章,如《美國對華為的攻擊洩露了其所有的醜陋》、《敦促美國確保公司的合法權利》等。

他還指出,中共黨媒的宣傳機器利用社交媒體控制普通民眾的思想。他寫道:「在此僅舉其中一個例子,臉書上6家最受關注的媒體中有5家是中共官方媒體。」

利誘西方中間人發聲

他在文章中寫道,中共除了利用中共國家媒體和社交媒體外,還常常僱用西方中間人為其發聲,手段極其類似中共歷史上慣用的「用一幫人打壓另一幫人」。在華為事件中,中共利用的中間人包括:一名極為知名的世界銀行顧問、一名居要職的意大利部長,甚至一國總統。

施拉德認為,這符合中共的紅色政權爭奪理論,即「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他在文章直接點出:「用中共話語體系來講,這意味著中共試圖廣泛培養可信賴的中間人來替其發言或做事。這種利用代理人優勢的方法正是中共在國內維持政權的關鍵,現在越來越多地在國外使用。從中共的角度來看,不管是有意的或是無意的,只要充當了中間人,就可以通過利用其表面上中立的第三方身分來掩飾中共的聲音或增加中共立場的可信度。中間人也可以被用來發警告,在民主辯論中製造混亂,或者壓制更多批評的聲音。」

華為本是中共中介

施拉德認為,中共一個強大的中介是華為本身。華為表面上是私營企業,因此可以用私營企業推廣營銷的策略來開拓市場,如遊說、公關和廣告等。但是華為卻利用這些策略直接操縱西方民主社會的信息空間。

施拉德在文章中寫道:「華為花了大量資金聘請前高級官員和企業高管,代表其在西方主要市場發表演講,其中包括奧巴馬政府網絡安全官員、英國石油公司前負責人和英國前首席信息官。」

施拉德還表示,華為甚至開始冒險干涉歐洲議會選舉:華為廣告遍布歐洲大陸,敦促歐洲人「投票支持5G」,因為華為的5G可以為「歐洲價值」做貢獻。

施拉德寫道:「華為聲稱自己並不是中共的下屬機構,但其傳播的信息基本上與北京政府保持一致:強調合作的好處,將美國描繪成一個不值得信任的國家,並將持懷疑態度的歐洲政府定位為美國的奉承者。」

中共用貿易威脅西方政府

施拉德認為,中共在國內肆意囚禁關押異議人士,在國外則利用貿易手段來威懾頑強的民主政府。他寫道:「自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對華為採取行動以來,這三個國家都不得不應對表面看來北京只是針對主要出口部門的報復性貿易行動。華為事件也不是唯一的例子,2017年,在韓國允許美國在其國土上部署導彈防禦系統引起中共不滿之後,韓國人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場未曾宣布的、極具破壞性的經濟制裁的目標。」

施拉德指出,雖然貿易報復表面上看起來與西方的經濟制裁很相似,但背後的目的和理念卻大相徑庭。西方主張的是一個自由公正的立場,而中共要的是專制,通過任何可能的方式使不受歡迎的觀點消聲。西方民主社會有新聞自由,有一個民眾可以向權力者要求透明、誠信和問責性的環境,中共不僅反對這些理念,而且還反覆特別地將其描述為是致命的威脅。

施拉德寫道:「在最基礎的層面上,中共日益增強的塑造國際對話的能力應該引起民主世界的關注,因為中共對這些原則的根本敵意意味著交織在金錢與權力之間的自私和腐敗。」

不過施拉德相信,中共不會得逞,中共對信息控制的能力和影響力仍然存在局限性。但他同時指出,民主國家必須警惕,因為華為事件告訴人們,中共處心積慮積累經濟財富,並將其作為槓桿狡詐地操縱國際社會;當中共需要的時候,甚至可以收買總統充當其中間人。

他最後寫道:「現在是全世界民主政府認真評估中共在國際事務中發展『話語權』的方式的時候了。」#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6-13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