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蔦松藝術展演佳評如潮 校長:堅持品德教育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5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原彰、戴德蔓、袁世鋼、林紫馨台灣台北報導)雲林縣立蔦松國中近日在全台6座城市展開藝術成果展,台北場的展演在6月11日晚間於台北國父紀念館登場,現場共有約1500多名觀眾到場欣賞蔦松國中學生融入品德教育的藝術展演。蔦松國中校長張凱瑞特別強調,今年的成果展有別以往,嘗試將藝術呈現提升到意境層次,讓許多觀眾耳目一新,但他也說,即使演出內容推陳出新,但學校唯一不變的是對品德教育的堅持。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蔦松國中校長張凱瑞表示,希望在詮釋技巧之餘,更能讓觀眾體會到舞蹈與音樂裡的意境。(陳柏州/大紀元)

蔦松國中校長張凱瑞說,今年度展演做了新的嘗試,前幾年的演出重心在展現學生們在技巧學習上的成果,以彰顯學校高超的藝術技巧與舞蹈基本功,但今年希望在詮釋技巧之餘,更能讓觀眾體會到舞蹈與音樂裡的意境。

張凱瑞說,重技巧轉為種意境,這在藝術領域的意義裡是往更高層次的追求,這也代表學校已從打穩基礎的階段,開始走向追求意境的嘗試,「許多觀眾感受非常好,意境加上純熟的基本功,讓他們感覺今年的演出特別的不一樣。」

「雖然演出內容推陳出新,但唯一不變的品德教育。」張凱瑞說,品德教育是學校辦學的最根本宗旨,不論社會再怎麼發達,科技產品如何充斥社會各層面,學校堅持品德教育的方向都不會改變。

台灣受到少子化的衝擊,不少學校的招生人數年年下滑,張凱瑞說,這兩年是少子化浪潮衝擊到國中最嚴竣的時期,但蔦松學生人數並沒因此下滑,始終保持在420人以上,且學生不只來自雲林與其他縣市,外籍學生人數持續增加,明年有機會達到30人,分別來自愛爾蘭、澳洲、日本、韓國與馬來西亞。

張凱瑞說,除學校術德兼備的辦學理念受到家長青睞外,美術、舞蹈與音樂等三項術科皆相當有特色與吸引力,學生的品德與術科的學習進度都讓家長讚歎,獲得全台灣或全世界的家長的支持。

張凱瑞說,學校美術學習以古典寫實派為主體,當代的寫實派在全球是非常珍貴的技藝,在學校可以獲得充分的學習;舞蹈則是台灣少有的以中國古典舞為主、中國民間舞為輔的學習門類,且獲得培育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藝術家的紐約飛天大學的師資與資源協助,彰顯學校的舞蹈教學成效;音樂則是以浪漫前期的巴洛克古典前期樂派為主。

教育部次長范巽綠:學生非常專注純淨

2019年6月11日,教育部次長范巽綠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我覺得很難得。」教育部次長范巽綠表示,演出中看見學生們非常專注、非常純淨,且氣質非常的獨特,看到台灣有這麼多嚮往學習古典藝術的年輕人,應該給予他們更多的讚佩與鼓勵。

范巽綠表示,蔦松國民中學的學生從38人成長到420人,代表很多人認同這樣的藝術學校,這次觀賞他們在台北的展演,看見校方確實將學生們培養得非常好,不論是在音樂、美術、舞蹈等藝術類別的呈現,或是校方重視的品德教育等面向,該校的教學內容確實可以代表古典文化的精髓。

范巽綠表示,她看過許多次的神韻演出,當知道蔦松國中的學生可以與紐約飛天藝術大學接軌,成為培養神韻藝術家的基地時,讓她覺得非常的好與難得。范巽綠說,在台灣對古典藝術有興趣的學生,在蔦松國中可以獲得很好的培養跟學習,希望學校可以繼續的成長跟培養更多這方面的人才。

中華大學校長劉維琪說,學生們的基本動作非常好,感覺到學生在學校的學習相當扎實,學校老師的努力非常值得肯定。這間學校辦學理念重視品德教育,重視學生的人格與內涵,演出時可以感受到學生們的氣質非常好,這是道德教育所展現出來的成果。

前駐法代表呂慶龍:學校讓台灣與國際接軌有重要意義

2019年6月11日,前駐法代表呂慶龍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前駐法代表呂慶龍大使說,沒有文化就不會是偉大的國家,法國在文化藝術領域能吸引許多人朝聖,代表用文化走向世界是很有效的方法,這點應該可以被台灣借鑑。蔦松國中在藝術領域的長期耕耘,至今已讓60多位學生到紐約飛天大學就讀,且成為神韻藝術團的演員在全球巡演,其中的意義是讓台灣與國際接軌。

呂慶龍說,希望教育部能看見蔦松國中在台灣的獨一無二的價值,對其挹注的資源不能以通案處理,應讓台灣能用文化走向世界。

各界菁英讚學校品德教育成功

2019年6月11日,前台北市議員周柏雅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張原彰/大紀元)

「我看到學生的舞蹈這麼美,就知道學校辦學有它的道理。」前台北市議員周柏雅表示,學生們得付出這麼多的心血,經過辛苦的磨練,讓身體具有柔軟度,而且跳出這麽美麗的舞蹈,要打下這樣的基本功必須下很多的苦工。

周柏雅感受到蔦松學生豐沛的藝術能量,他認為,這來自於品德教育的薰陶,品德能讓學生們端正,讓展現出來的作品感覺非常和諧,因此能獲得觀眾們的認同。任何教育都要從品德做起,藝術教育也不例外,因為音樂、舞蹈或美術都有很深厚的內涵,藝術家必須要思想端正,才能夠讓作品富有正面訊息。

2019年6月11日,全國家長會長聯盟理事長劉世鴻(左)、監事長蘇祐晟(右)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看完演出感覺變年輕了。」全國家長會長聯盟監事長蘇祐晟尤其讚賞蔦松松國中的管樂團,他說,樂團讓管弦樂結合在一起,對音樂的詮釋做得非常的深入,「我非常羨慕蔦松國中,能讓這些有藝術天份的學生,能有這麼好的環境培養。」

「看了這些孩子讓我們覺得很感動。」蘇祐晟說,他們的品德教育做得好,這些孩子以後不管學什麼專長,品德都會是他們能成功的原因跟基礎,反觀學校的品德教育如果做不好,學生不管未來學什麼專業,都很容易遇到麻煩,「我們一定會大力為這一個學校宣傳,讓大家知道,台灣有這麼好、這麼棒的學校。」

全國家長會長聯盟理事長劉世鴻說,可以看到這些孩子的基本素養有被特別要求過,不管是他們的行為舉止啊、言行對談,甚至於心思的縝密、細緻度上都有受過訓練,「我覺得一般孩子無法凌駕過他們。」

劉世鴻說,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都相當厲害,但蔦松國中的孩子可以有報考神韻的機會,跟神韻到世界各地巡演,相信這些孩子有非常不一樣的視野,「一般的公立學校沒有這麼大的舞台讓學生展演,蔦松國中的學生具有的眼界不一樣。」

2019年6月11日,中華民國雲林同鄉會總會長黃銘德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袁世鋼/大紀元)

中華民國雲林同鄉會總會長黃銘德說,像蔦松國中這樣的藝術學校,給台灣的小孩子有另外一種選擇,且學生畢業還可以到美國去受訓,對小朋友的未來非常有幫助,「今天看了演出後很感動,覺得自己家鄉的孩子有出路,很替他們高興。」「學校重視品德教育是非常好的事情,這是現在學校欠缺的部分,非常值得鼓勵。」

2019年6月11日,中華民國雲林同鄉總會執行副總會長郭吉來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中華民國雲林同鄉總會執行副總會長郭吉來說,學生的管弦樂不輸國外的水準,舞蹈演出也是年年都讓人感受到用心。郭吉來特別讚賞蔦松國中強調品德教育的教學理念,「品德教育最重要,沒有良好的品德,再怎麼有錢都沒用。」他也企盼台灣各界能多多認識蔦松國中,「希望有機會社會大眾能多多支持我們蔦松國中藝術學校,讓他們發光發亮。」

2019年6月11日,台北市雲林同鄉會監事周進財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袁世鋼/大紀元)

台北市雲林同鄉會監事周進財表示,從蔦松的辦學理念,知道了學校一定要讓小朋友融入品德教育,如果有好的品德也會有高尚的情操,這些學生就會越來越精進,「品德會融入他們的生活中,把他們教育得很高尚,對他們的將來是更上層樓。」

2019年6月11日,台灣88工商協進會副祕書長李實現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袁世鋼/大紀元)

台灣88工商協進會副秘書長李實現表示,學生的演出讓「真、善、忍」的精神呈現出來,在舞蹈中可以感受得到,「我從心裡面感到很震撼。」他說,這代表學校的品德教育已經融入學生的舞蹈裡面,學生已經把品德教育的神韻顯現出來了,這讓人很感動。

2019年6月11日,中華種智食安發展協會理事長曹琍琦觀賞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戴德蔓/大紀元)

中華種智食安發展協會理事長曹琍琦說,演出中可以感受到學生將生命融入舞蹈,讓律動相當有靈魂,而且舞蹈隊形整齊劃一,編舞與各個細節都不是一般演出可以見到的內容,讓人感覺耳目一新,且學生們的舞蹈俐落有勁,完全不會拖泥帶水,看得出學生的用心度。

曹琍琦說,蔦松國中重視品德教育,並發揮在演出當中,才可以讓演出散發出諧和的感受,才能達到這樣的高水準,「這就是中華文化裡強調的道統精神,可以讓學生在做事情時變得很容易,把這樣的素養帶進學校,這真的非常的重要。」她也說,蔦松國中應該被更多台灣的學校或是基金會看見,企業家也可以大力贊助這所學校。

公司總經理鄭秀哖表示,演出看得出學去的練習非常的扎實,每個環節都相當講究,另外,因為學校強調品德教育,可以發現學生們在舞台上非常的專注,非常有團隊經驗,許多現代人我行我素忽略他人的感受,但這些學生都非常在意整體的互動,這讓她大開眼界,「台灣真的有必要有這樣的學校,我也會鼓勵將讀國一的外甥女,可以多了解蔦松國中,並就讀這所學校。」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女子水袖舞《漢風袖麗》。(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藏族民間舞《弦歌悠悠 鼓聲昇》。(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東北秧歌組合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男子扇子舞《扇舞清賢》。(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維吾爾族舞蹈《手鼓舞》。(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管弦樂團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中國古典舞技巧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中國古典舞技巧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中國古典舞技巧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中國古典舞技巧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2019年6月11日,雲林縣立蔦松國中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圖為中國古典舞技巧展示。(陳柏州/大紀元)

責任編輯:杜文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