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香港「反送中」是善與惡的對峙與較量

6月12日,过万名市民到金钟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外请愿,促请政府撤回《逃犯条例》。期间警方使用催泪弹、橡胶子弹和布袋弹,暴力镇压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宋碧龙/大纪元)

人氣: 97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6月15日訊】如果說,持續了數月的中美貿易戰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那麼,連日來發生在香港的「反送中」則是一場善與惡的對峙與較量。

對於這場較量,我們首先應該弄清的是,到底孰善孰惡?看著港警手握槍枝、全副武裝,與僅僅撐著雨傘、戴著頭盔和防毒面具的普通市民涇渭分明的對峙著,不知又有多少人能認清這其中的善與惡呢?至少,在如今的中國大陸,能用心智、慧眼來看待「反送中」的人並不多。

有博主反映,「今天遛彎聽見有人聊香港遊行的事。基本上都在說香港人瞎折騰」;「我問為何出此言?對方回答:憑什麼香港人就可以想幹嘛就幹嘛。最好讓香港人跟咱們都一樣。這樣就公平了……」不難看出,在大陸人眼中,只要上街表示抗議,就是在「瞎折騰」。他們認為,同樣是中國人,香港人若不跟自己一樣,乖乖當順民,就是不公平的,就是在作惡。因此,港府鎮壓、港警施暴,怎麼看都是一種合理、合法的懲惡行為。

可笑的是,這樣的認知在正常的人類社會,其實是不存在的。已被中共奴化的大陸人最可悲之處就在於,他們早已喪失了如何挺起腰板當人的記憶、忘卻了要「翻身作主人」的願景。儘管他們自己不願遭受暴力,但面對中共施暴時,他們又會表現出難以想像的忍耐與寬容;根本想不起來自己作為納稅人的身分以及政府只有保護人民的職責,而沒有肆意向人民施暴的特權。

若用這種是非顛倒、善惡倒置的邏輯,顯然看不懂堅守法治、正義的港人與惡法、惡警之間的善惡對峙。那個《送中條例》(又稱《引渡條例》)之所以被視為惡法,其實從中共的態度就可見一斑。

「送中」的「中」指的就是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在立法、司法系統皆已淪為政治工具的中國,「逃犯送中」的決策能與中共無關嗎?然而,中共外交部卻仍在狡辯,說「是港府自己的決定」;中共駐英大使也對外宣稱,中南海「從未指示香港修例」。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逃犯送中」要是件好事,中共又為何如此避諱?要能讓港人都表示擁戴、而非抗議,中共又何必急於撇清干係?這不恰恰證明了,《送中條例》就是在明知會激起民憤的情況下,還要強制推行的惡法嗎?對於這項惡法,有人形象的解釋,「送中」之前,香港人被捕後還能聯繫律師;「送中」之後,香港人問問「銅鑼灣書商」到大陸後會怎樣?還有人解釋,「為什麼香港普通民眾那麼在意把罪犯送回大陸」,就是「因為按照大陸的標準,香港差不多人人都是罪犯」。

僅就「反送中」而言,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已發表社評,稱此舉是香港「反對派勾結西方」。被外界視為「完全是奉中共的旨意」行事的林鄭月娥,也公然把警民衝突定性為「有組織的暴動」。儘管相比700萬港民的總數,此次走上街頭抗議的100多萬隻占到了1/7,然而,這些有家、有口、有朋友、有親人的示威民眾,卻足以代表整個香港社會的民意。中共擅長搞「連坐」是眾所周知的,若給抗議者扣上「反對派」的帽子,不就把所有的香港人都視為「罪犯」了?

放眼西方、回首古代中國,只有獨裁政府與不德的暴君才敢公然與百姓為敵。在中國古代,帝王繞不開「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人理、天道;在現代社會,民主國家的執政者跳不出權力制衡、司法制約的結構與框架。無論是古代帝王的德治,還是現代民主國家的法治,都是建立在「為民」的基本宗旨之上的。任何一個政權若違背了這一宗旨,那就是失職、失責;若要再對人民施暴、用強,那就更是罪惡滔天了。

因此,香港的警民衝突發生之前,當被朋友問道,港府是否會採取暴力鎮壓抗議民眾時,我十分肯定的回答「(港府及其背後的中共)他們不敢」。因為如今的香港仍不比大陸,它仍在國際社會,尤其是在那些世界發達國家的眼皮子底下,中共要敢公然與港民為敵,那就是在公開表示,要與所有民主國家、自由社會為敵。更重要的是,讓自己的邪惡嘴臉、流氓作派毫無遮掩的暴露在世界面前。

況且,中共若選擇在此時「露出獠牙」,也顯然不是一個恰當的時機。貿易戰未果,美國的制裁已讓中共無力喘息;再加上世界發達國家的封殺與圍堵,中共此時還敢逞凶、叫囂,豈不是在找削、找死嗎?

或許,惟一合理的解釋還在中共身上。作為從建立之初就表示要信奉邪靈、追隨撒旦的邪惡政權,中共不完成它搞亂世界、禍害人類的「基業」,是決不會罷休的。它只有一刻不停的作惡,才能苟延自己這個惡毒的生命。有一天,它惡不起來了,它的生命也就完結了。中共若是毒瘤,就必定會讓毒素蔓延,而不是停止散毒。

此外,人類善與惡的對峙與較量,其實早已在冥冥之中做了既定的安排。假如創世主歸來、慈悲世人,就一定會讓更多的善惡對決、正邪大戰在人類的舞台上展現出來。而如此安排,也是為了讓世人儘早發現,善惡之間從來都是涇渭分明的。只有清楚的分辨出孰善孰惡,明智的預見到作惡的下場與惡果,世人才能從善如流,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6-15 4: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