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調查:不限大學招生數量利弊參半

入學人數大增但輟學率翻倍

最新研究發現,撤銷大學招生人數限制後,就讀學生大增,但學生的輟學率卻幾乎是限制招生制度下學生輟學率的兩倍;偏遠地區和原住民學生的入學率並沒有上升。圖為悉尼大學。(Pixabay.com)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綜合報導)一項最新研究發現,撤銷大學招生人數限制後,在按需求招生的制度下,就讀學生大增,許多家庭背景不佳的學生得以接受高等教育;但同時,因該制度而被錄取的學生的輟學率卻幾乎是限制招生制度下學生輟學率的兩倍。而且,偏遠地區和原住民學生的入學率並沒有上升。

澳洲生產力委員會(Productivity Commission)對2009年至2017年入學的大學生進行了研究。工黨政府從2010年取消了招生人數限制,隨後實行了按需求招生的政策。也就是大學想招多少學生就找多少學生,而且會得到相應的教學經費。

週一,生產力委員會發布了研究報告。報告顯示,這種按需求招生的入學政策在減少教育不平等上產生的效果很複雜。首先,那些經濟背景不佳的學生入學人數大幅增加,這些學生通常是他們家庭中的第一位大學生。

2010年,22歲的年輕人中,有53%上了大學;到了2016年,這一比例已經上升到60%。

但那些因為大學擴招才得以入學的學生輟學率高達22%。相比之下,其他學生的輟學率只有12%。 與此同時,調查還發現這部分學生的數學和英語平均水平也相對較低,73%的人ATAR分數低於70分,或者根本沒有ATAR分數。

該報告認為,中學需要提高教學質量,為學生進入大學學習做更充分的準備。同時大學也需要給學生提供更多支持。

雖然許多經濟背景不佳的學生入學率升高,但該政策並沒有改善原住民學生和偏遠地區學生的入學率。而原住民學生和非原住民學生之間的差距甚至在擴大。

生產力委員會主席布倫南(Michael Brennan)說:「很顯然,有按需求招生的制度給了很大一批澳洲學生一個機會,他們抓住了機會也獲得了成功。但這代價是輟學率的上升,不但給納稅人增加的負擔,還給學生自己增加了負擔。」

但澳洲大學聯合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會長傑克遜(Catriona Jackson)對該報告的調查結果表示質疑。她對澳洲廣播公司說,這份報告只調查了22歲以下的學生,而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學生都是30歲之後才上大學的。

該報告還認為,對許多人來說,高等教育並不是最佳選擇。他們還擁有其它選擇,例如直接就業或接受職業教育,但年輕人的就業市場不景氣和職業教育系統存在的一些問題降低了它們對學生的吸引力,這些領域需要解決他們自身的問題,提高對畢業生的吸引力。

去年,聯盟黨政府凍結了按需求招生的教育經費。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