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侵吞賑災銀 兩次昏死 為何又復生

文/杜若

閻君要盧教諭告訴大眾,賑災之銀萬萬不可私自侵吞。(公有領域)

  人氣: 497
【字號】    
   標籤: tags: ,

常言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倘若取財無道,就會付出相應的代價。清朝時期,有一官員昧心侵占賑災銀,連續昏死兩次,他之所以再次醒來,只是為了完成閻君的囑託。

金陵人盧止泉,學問高深,品行尤為端正。曾考取國子監學正,不知何故,他沒有赴補,而是直接回家了。

盧有一個兒子在山陽縣任教諭。由於縣裡發生水災,盧教諭幫著處理賑災事務,並趁權力之便,私自侵吞四百兩賑災銀,寄回老家。看到兒子寄回這麼多錢,盧止泉心裡生疑,特意寫信質問兒子這些錢的來源。盧教諭回信說,那些錢是友人好意相贈,特意資助他的。

不久之後,盧家的僕人忽然看見幾名官差,氣勢洶洶地進入盧家大門,進去後,一轉眼,就都不見了蹤影。就在此時,盧教諭陡然昏厥過去,過了大半日才甦醒過來。原來是盧教諭私吞賑災銀一事被餓死的冤魂控告,城隍暫時將他放還歸陽,所以他才能醒過來。

過了幾天,這名僕人再次在盧家門外看見那幾名官差。跟上次一樣,盧教諭又暈死過去,看著好像是死了,但還留著一口氣兒,一連幾天都沒有醒過來。

盧教諭的兒子很有孝心,救父心切的他跪在神像前,苦苦哀求祝禱。為使其父早日醒來,他悄悄地燒自己的手指頭,以表示至誠之意,盧家人也不知道此事。

不出幾日,盧教諭忽然自個兒坐起來,甦醒了,家人都很驚喜。只見教諭搖搖手,說:「不要高興得太早。前幾天,餓死的冤魂控告我侵吞賑銀,經城隍審斷後,眾冤魂不服,他們轉而去向閻君控告。閻君審訊此事,說侵吞賑銀一事確鑿無疑,當即判定我要下油鍋。我剛要脫下衣服受烹刑時,閻君忽然叫住我,說『你的兒子在陽世為了你,燒自己的指頭,孝心至誠,感動天神,因此暫且免除你的鼎烹之罪,然而還是不能逃過一死。此次本王讓你還陽復生,是要你回去後告訴世人,賑災之銀萬萬不可私自侵吞』。」

盧教諭當眾說完這番話,即刻去世了。眾人沒有想到盧子如此孝順父親,為驗其真偽,讓他伸出手指,果然看見一隻手指已經被燒去了大半。人們憐憫盧子之孝,更厭惡教諭之貪。

當時在金陵,很多人都知道這件奇聞。盧教諭的父親盧止泉也親自向人們講述這件事。

發生天災時,平民百姓忍飢挨餓,都在等待救濟。若有幸得到賑濟,家家戶戶便能夠安然無恙,渡過難關,所以那些處理賑災之事的官員更應該盡心履行賑濟職責。一旦私自侵吞賑災銀,致使無辜百姓死於饑荒,這樣的心地與豺狼有何差別?即便不被冤魂怒斥,也必會遭到上天譴責。

《庸閒宅筆記》的作者陳其元感慨地說道:「盧教諭之事,怎能不令人警醒?」

陳其元在青浦辦理「豐備倉」一事[注],胥吏都來請領經費,陳其元對他們說:「你們領取的這些小錢,都是荒年時,可換取用來救濟窮苦人的糧食。你們今天有幸能夠吃得飽,穿得暖,又怎麼忍心侵奪日後饑民的口中之糧呢?」眾差吏聽完後頗感慚愧,紛紛放棄申領經費。再有官吏來索要房費,陳其元也都是堅持不給,他們也無可奈何。

相對於此,上海的前任官員則是定下文書,提供役使的經費有幾十萬文,還提供房費上百萬文,而且年年給發,發給的人數已逾千。

為此,陳其元不禁嘆息,大發感慨:「那些把這些錢拿回家的人,怎能蔭福子孫而使他們日後仁厚富貴呢?」

注釋:
豐備倉:州縣中每鄉每村各設立一糧倉,秋收後由民間量力捐輸,儲存於倉內。若逢災年,就以當地積存的穀物,散施給本地之人。一切出納,聽民間自擇殷實、年高德劭者管理,不經官吏之手,簡便易行。以豐年之有餘,備荒年之不足,所以稱為「豐備」。@*

事據《庸閒宅筆記》卷5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