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六四」30年 勿再誤判中共

「六四」30周年之際,中國民眾和世界都應放棄對中共的幻想。摒棄邪惡,才是對共產主義受難者的真正尊重與紀念。圖為2017年6月4日香港舉辦紀念「六四」28周年燭光悼念活動。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人氣: 58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4日訊】「六四」30周年之際,中共當局嚴密封殺網絡,抓捕和監控大陸異見人士,其強力手段表明:中共的冷血與殘暴,一成未變。

當人們為受難者點燃蠟燭,在沉思中探討中國未來之路時,無論大陸民眾,還是海外政要或專家學者,都需要看清一點:對中共的輕信和誤判,曾經為邪惡輸血、助長淫威,招致嚴重的禍端。

誤判中共 美國漸醒

中共自誕生至竊國,一直依賴謊言生存,靠暴力維持政權。它欺騙工人、農民、知識分子、民族資本家,欺騙國際社會,為政治壓迫、經濟壓榨、資訊封鎖和人權迫害編造理由和藉口。中共在建政後的幾十年裡,大搞政治運動,殘害知識精英及敢言人士,瘋狂破壞傳統價值觀,導致舉世罕見的大饑荒和文化災難,也使得經濟發展滯後。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共在經濟、出版及言論等領域略微鬆綁後,國民生活與自由空間皆有所改善,令國人及外界對中國的發展恢復了信心、抱持熱切的期待。然而,1989年6月的槍聲打碎了善良人的希望。中共再度收緊鐵鏈,西方對中共的譴責和制裁紛起。當時,美國的一些人權組織和國會議員提議取消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但建議未被採納。

1993年,上台不久的克林頓總統曾經宣布,中國必須滿足一些關鍵人權條件才能獲得最惠國待遇的延續,可是由於美國國內工商界的壓力,這一政策並未得到認真的推行和落實。

西方多國天真地以為,向中國敞開雙臂,不僅能夠促進中國的經濟繁榮,還可促進民主、改善人權。事實上,中共依靠國際社會給予的優惠條件、巨額外資及本國人民的血汗,迅速地聚斂財富,一方面養肥了權貴利益集團,另一方面積累了對內鎮壓、對外滲透的物質基礎,有恃無恐。面對中共的利益誘惑和脅迫,眾多外國政府和商企選擇了對中共的人權罪行保持沉默,甚至接受了欺騙宣傳,淪為「幫凶」而渾然不覺。

2018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回顧美中關係歷史時說:「蘇聯垮台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然而,「這個希望落空了」。

美國前外交官施大偉(David Shear)在「六四」期間任駐華使館官員,他表示,「六四」加強了他對於中共「不自由」的一貫看法。他說,「我從來都不相信,只要中國更融入國際體系,就能變成民主國家。」「我從不相信共產黨會自我改革,革去自身的權力。」

說到對中共的認知,美國政府頭號「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Millsbury)的態度轉折很有代表性。白邦瑞現任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在里根政府時期曾擔任國防部主管擬定政策的助理部長,經常訪問中國大陸。他在上世紀70年代倡導美中進行軍事合作,但是自90年代起,在研究了大量中共官員和學者的文章後,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變化。

白邦瑞認為,美國從上世紀70年代就被中共「牽著鼻子走」,原因主要來自五個錯誤的假設,例如認為與中共交往會帶來全面的合作,以為中共正在走上民主轉型的道路等。他指出,中共領導人引誘美國進入自滿狀態,而中共企圖到2049年超越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而且中共一直欺騙美國,試圖以合作的幌子竊取美國的科學和軍事機密,從而加速美國的讓位。

白邦瑞警告說:「西方精英與輿論引導者讓公眾在看待中國時戴上了玫瑰色的眼鏡。對中國(中共)來說,這當然正中下懷。」

30年後的中國人權

著名記者和作家高瑜是「六四」被捕第一人,幾次因言獲罪。1994年11月,她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處6年徒刑,2015年4月又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判處5年徒刑,監外執行。

2019年4月23日,高瑜服刑期滿後,馬上被當局強制「旅遊」。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祕書鮑彤表示,他希望高瑜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他說,「我也是刑滿釋放的反革命犯,但是刑滿了並沒有釋放,而是又把我關到另一個地方差不多一年。」

5月7日,北京市民孫寶妹在廢墟中搭起的棲身之處——涼棚,被警察和保安給拆了。13年前,孫寶妹在西城區的一套公房被盜賣,她暫時住進了豐台區的周轉房,可是去年周轉房也被強拆,她無處可去,只得在戶外搭帳篷過冬。現年60歲的孫寶妹說:「夏天帳篷裡像個蒸籠,太熱了待不了,搭個涼棚都給拆了,連活都不讓活著,太惡毒了。」

在孫寶妹露宿5個多月期間,北京當局每天都派車子和警察監看她,孫寶妹把這些情況錄成視頻,對外公開。她說:「讓人們知道在喪盡天良強拆、滅絕人性的貪官污吏迫害下的被強拆人,他們在流離失所的苦難中掙扎。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中國夢嗎?」

5月14日凌晨,河南省洛寧縣法輪功學員陳少民含冤離世。陳少民因為堅持信仰,兩次被非法勞教,2017年7月再遭冤判,在河南新密監獄遭受酷刑折磨。經醫生檢查,他的肺部已全部爛掉。陳少民的大哥陳躍民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兩次非法判刑,在監獄受盡酷刑,並被注射毒針,2010年不幸離世。陳躍民的妻子李發英因為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於2014年被判刑4年。

5月29日,聯合國任意拘留(arbitrary detention)問題工作組審查了余文生律師的案件後,做出結論:余先生被剝奪自由,是因為他和平行使言論和結社自由的權利,以及他履行政府賦予的權利,(中共行為)違反了「世界人權宣言」第7條。工作組說,應該立即釋放余文生,並根據國際法對他提供補償。

余文生是709案被捕的王全璋律師的辯護律師,2018年1月被中共非法拘捕,至今已被關押超過16個月,其律師執業證也被當局註銷。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8月被中共非法抓捕後,已經從公眾的視線中消失了將近四年。中共一直無理地拒絕王全璋的家人及律師探望他,也拒絕透露他的下落。今年1月28日,中共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判處王全璋律師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審判過程完全是黑箱作業:不通知家屬、不准聽審、不公開審訊、不准報導及轉載。

「六一」前夕,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長李新發表文章,呼籲當局停止打壓維權家長。李新的女兒接種疫苗後罹患急性脊髓炎,中樞神經系統受到傷害,雙手和雙腳致殘,不可逆轉恢復正常,也沒有藥物能夠醫治。妻子何方美為女兒維權,被當局刑事拘留。李新寫道:「他們只知道維穩,只知道保自己的烏紗帽,問題久拖不決,卻把為孩子維權的母親抓起來,至今三個月了,孩子見不到母親,不知他們的人性和良心被狗咬掉嗎?」

拋棄中共 開創未來

「六四」血跡已乾,中共暴虐未止。如今,香港「一國兩制」蛻變為「一國一制」,中共還企圖在港島推行引渡惡法,進一步打壓人權。此外,在台灣、美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歐洲等多國多地,中共大舉滲透,蠶食西方的文明根基,並且威脅社會安定。在經貿領域,中共毫無誠信和原則,公然竊密並破壞運作秩序。在華為事件中,中共肆意抓捕和重判加拿大公民,以求報復。顯然,今天的中共對內、對外都表現得愈加猖狂、妄為。

此際,讓我們重溫兩位美國總統的演講片段。1983年3月8日,里根總統在福音教派全國聯合會的年會上說:「我相信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悲慘而詭異的篇章——即使這一章已經臨近終結。」他說,「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真正危機是精神上的;從根本上說,它是對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檢驗。」

2017年9月19日,川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從蘇聯、古巴到委內瑞拉,在那些實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地方,其結果都是痛苦、毀滅和失敗。那些宣揚可恥的意識形態教義的人,只會繼續讓生活在這些殘酷的體制下的民眾受苦。」2018年9月25日,川普總統又說:「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

回顧往昔,放眼滿目瘡痍的中華大地,中國民眾和世界都應放棄對中共的幻想,不能再讓它的陰謀得逞。摒棄邪惡,才是對共產主義受難者的真正尊重與紀念,也是在拯救自身和人類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04 7: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