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法輪功學員憶師父歐洲傳法 談修煉故事

2019年5月31日,歐洲天國樂團和部分德國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市中心舉行反迫害和平集會。艾迪特‧科帕兒(Edith Körper)在現場講述她的修煉體會。(曹工/大紀元)
人氣: 10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採訪報導)5月31日,在法蘭克福市中心最繁華的地帶,德國部分法輪功學員和歐洲天國樂團舉行了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的和平集會。

對德國尤其是法蘭克福的法輪功學員來講,這一天是個不平凡的日子,21年前的5月30日至31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臨在法蘭克福舉行的第一屆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的現場,並給與會者講法。

住在海德堡附近的艾迪特‧科帕兒(Edith Körper)是德國最早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她參加了當年的法會,「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她的聲音哽咽了。

艾迪特的丈夫胡伯特‧科帕兒(Hubert Körper)也與妻子一同參加了當年的法會。他說:「當時給了我一個全新的感覺。」

「這是我最幸福的事!」來自瑞士蘇黎世的阿利阿朵‧馬里日(Aleardo Manieri)這次也來聲援法蘭克福的活動,他也有幸參加了21年前的法會。

「我被大法深深地吸引」

2019年5月31日,艾迪特‧科帕兒(Edith Körper)在法蘭克福的反迫害的和平集會上談自己的修煉體會。(曹工/大紀元)

艾迪特說,李洪志師父在法蘭克福講法的那天,她遲到了,之前並不知道師父要來講法。她坐定後,十分驚訝,一位高大的年輕的中國人坐在講台上講話,全場的人都聚精會神地聽。她一下明白了,是師父來了。「當時,我心中充滿了喜悅」,她眼裡含著淚水說。

艾迪特是位幼兒園的教師,1997年9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又名法輪大法)的。那年在德國的一本雜誌上刊登了一篇介紹法輪功的文章,她的聯繫方式也附在文章後面,之後很多人給她打電話想學法輪功。她和丈夫不久就建立了一個煉功點,地點設在海德堡公園。第一次來學功的人就有50多人,他們還舉辦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

談到當年的法會給她的最深的印象時,她說:「我被大法深深地吸引,我明白了向內找的法理。師父在講法中談到,修煉人遇到問題時,一定要找自己的原因。」

以後的21年裡,當艾迪特跟同事或家人發生矛盾時,她首先找自己的問題,往往很多事在第二天就解決了或向好的方向轉化。她的經驗是:「首先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也會隨之改變。」

至今,艾迪特已修煉了22年,她說,大法給了她一個健康的身體,她今年62歲,可身體狀況在向年輕人方向轉化,精力充沛。

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這讓艾迪特極為震驚,她問自己:「怎麼可能呢?」

於是,她靜靜地讀了一遍《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真、善、忍」法理反而讓她更堅定了修煉的決心。自此之後,她一直參與各種講清法輪功真相、反對中共迫害的活動。

2002年,艾迪特經歷了一次嚴峻的考驗。那年她的丈夫和兩個女兒上天安門舉橫幅,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三人立即被抓、被審訊,第二天就被強迫出境。德國媒體對他們的抗議進行了報導。當年,中共散布了大量的謊言欺騙世人,包括西方社會。一些西方媒體在不了解真相的情況下,引用了中共的誣衊之詞。

艾迪特當時是一位在基督教會管轄下的幼兒園的教師,他的上司是位牧師,受到媒體的影響後告訴她,她被解僱了,因為她屬於某教成員。

艾迪特很平靜地告訴他,修「真、善、忍」沒有錯,並送給他一本《轉法輪》,對他說:「請您先看看這本書,您如果發現有什麼問題的話,請告訴我。」這之後,艾迪特沒有被解僱。

「我相信自己走的這條路是對的」

胡伯特‧科帕兒(Hubert Körper)在2019年5月31日法蘭克福舉行的集會上發言,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曹工/大紀元)

艾迪特的丈夫胡伯特是1997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年從中國來了幾名特地趕來參加法蘭克福法會的法輪功學員住在他家。他第一次和中國人交流,談修煉的體會,特別是還聆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他說他有一種全新的感覺。

他是學醫的,有自己的診所,一直對氣功、中醫的按摩等很感興趣,也練過多種氣功,當他一接觸法輪功後,馬上知道這是他要選擇的功法。

當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後,他堅定地站出來為法輪功鳴冤。2002年2月14日,他當時45歲,帶著已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兩個女兒(17歲和20歲)依然走上了天安門。當他打出「還法輪功自由」的橫幅,並大聲喊出「法輪大法好」後,只有幾秒鐘,他就被抓了。當他被關押時,看到他的兩個女兒也被關在那裡。

他說,當時他到北京之前,內心也有些害怕,但還是堅定地帶著他的大女兒和二女兒(Karoline和Steffi),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走上了天安門。他們對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的迫害無法接受,所以不遠萬里來到北京,呼籲中共政府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他們信仰自由。

他們回到德國後,法蘭克福的一個國際人權組織立即為他們舉行了一個記者招待會,媒體紛紛做了報導,讓更多的人了解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實情。

小女兒Steffi從北京回來後,接受德國Regensburg市電台的採訪。(明慧網)
2003年艾迪特和胡伯特的全家照。後排從左至右:Steffi、Karoline、艾迪特、胡伯特;前排:小女兒和幼小的兒子。(艾迪特提供)

那以後,他開始和這個人權組織建立了聯繫,後來他被聘請在那裡工作。直到今天,十幾年來他一直為該組織擔任義工。

「我為這個人權機構工作,舉辦了許多活動,有許多機會可以向人們傳播法輪功真相。」他說,在中共2008年舉辦奧運會前,早在2004年他就組織了名為「Games of Shame」(奧運會的恥辱)的圖片展,揭露中共迫害人權的罪行,其中有許多圖片曝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這個展覽在德國不同的城市巡迴展出,受到媒體的關注和報導。

為了在這個人權組織裡做好工作,胡伯特也為此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當被問到對此是否後悔時,他說,他相信自己走的路是對的,他能接觸到媒體、政要、許多團體,給他開闢了講清法輪功真相的途徑。

胡伯特的為人處事讓該組織的人對他十分信任,對法輪功學員很有好感。

「我無比的幸運」

阿利阿朵‧馬里日(Aleardo Manieri)參加在2019年5月31日至6月1日法蘭克福舉行的集會活動。(大紀元)

阿利阿朵現任瑞士一家私人房產保險公司主管,當年在法蘭克福聆聽李洪志師父講法時,才23歲。他是看了德國雜誌上登的一篇文章後才知道法輪功的。他說,他看後就知道,法輪功是他尋求的修煉之路。

他是蘇黎世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於1997年在當地還建立了第一個煉功點。

他說,在修煉前他身體不好,一位矯形醫生對他的母親說,他到36歲時身體會殘廢。可修煉了法輪功後,他馬上感到身體的好轉,後來身體百分之百的沒問題了。

阿利阿朵曾一直在尋找一種精神力量。他曾是個怕心很重的人,在生活中常感到壓力和危機。隨著修煉,他獲得了精神支柱,去掉了那些嚴重影響他的怕心。

「當年能現場聽到師父的講法,我感到無比的幸福,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十分相信法輪功。」他說,那個法會無疑是送給他的一份禮物。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毫不猶豫地投入到反迫害的活動中。「制止中共的迫害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他自己設計、製作真相傳單,20年來參加了許多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反迫害的活動,有本國的,還有其它國家的。

2008年4月25日,阿利阿朵(右一)參加了法輪功學員在蘇黎世中領館前舉辦的燭光悼念活動。(明慧網)

修煉二十多年了,當問到最大的感受是什麼時,阿利阿朵重複地說了兩遍:「幸運,自己能修煉大法無比的幸運。」#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6-03 1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