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盾牌女孩」:我們有多愛香港這個家

「我不想傷害人,只想和其他香港人一起站出來保衛這裏」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一位年輕女孩在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前閉目打坐,以柔弱的身軀阻擋警察武力向前的照片,感動全球。她被西方傳媒稱為「盾牌女孩」。(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51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在香港「反送中」行動中,一位年輕女孩在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前閉目打坐,以柔弱的身軀阻擋警察武力向前的照片,感動全球。她被西方傳媒稱為「盾牌女孩」(Shield Girl),或者「香港坦克人」,成為今次反送中的標誌人物之一。

大紀元採訪了這位26歲的年輕女孩林嘉露,講述當日的故事以及她的心路歷程。

一名年輕人寫上心聲,貼在金鐘民主牆上。(Carl Court/Getty Images)

「我只想保護比我年輕的人」

訪問是在一個她平常喜歡打坐的房間。抗議當日照片中的她,柔弱的身軀,有著無窮的力量,真人則如鄰家小女孩般清新爽朗。

6月11日晚間,儘管警察在金鐘站嚴查身分證,林嘉露和其他年輕學子一起,晚間前往港府總部金鐘區參與抗議。這是響應香港民間發起的「包圍立法會」倡議,旨在阻止備受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12日在立法會二讀。

一過午夜12時,立法會示威區發出黃牌警告,警車一輛輛的駛進,全副武裝、頭戴鋼盔、配帶槍枝的防暴警察,將立法會示威區包圍,現場氣氛凝重而緊張。

在警民對峙中,站在前排的林嘉露,選擇冥想靜坐,背後緊貼的是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靜坐數小時,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離開。(立場新聞)

「我就想保護比我年輕的人。當晚我純粹是見到警方的防線不斷趁機往前,我就背對著他們坐下。純粹目的是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想你再前進,但我都不會想攻擊你。」林嘉露說。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靜坐數小時,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離開。(立場新聞)

這一刻彷彿時間停頓,非常安靜,只有「咔嚓咔嚓」不停的相機攝影聲。林嘉露一直安靜地坐了數小時,直到凌晨,中間一度睡了過去。

正能量戰勝恐懼

林嘉露坦言也感到恐懼:「由我站出來坐在那裡,被不同媒介拍照開始,都會有恐懼。恐懼最主要是擔心影響到我身邊的人。」

不過她說,所有事物都有正反兩面,「在我覺得我很恐懼的同一時間,其實我是看到我可以很堅強地去跨過這個心理難關。所以雖然我覺得我是有些迷惘,有些堅定,但我覺得為了香港美好的價值,我就要堅持。」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靜坐數小時,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離開。(立場新聞)

林嘉露曾參與2014年79天的雨傘運動。傘運後,她想要沉澱自己,就前往印度學習古老的打坐方法,當中曾經歷加德滿都的地震,而打坐卻讓她奇蹟般地避開災難。

這一次,在香港警察面前打坐冥想,也幫助她戰勝恐懼。「當時腦中真的可以發揮正能量,專注呼吸,讓人平靜一些。因為我覺得所有事物都有關連,所有粒子運動都有關連,所以自己儘量心靜一些,希望附近那些亂的氣氛可以靜一些。」

林嘉露是香港數以百萬計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的人之一。他們擔心,一旦香港與大陸達成引渡協議,中共「黨管司法」的黑暗最終將籠罩香港。

「我的取態是真的不想傷害人,我的取態是想和學生,和其他香港人一起站出來保衛這裡,不是讓他們覺得我們只是為了努力工作,賺錢買樓,不是的。生活、家人、朋友、社區,這個民生,所有事物就是顯得出香港人有多愛這個家,多想這個家是一個美好、生活的地方。」林嘉露說道。

12日天亮後,更多年輕人趕去金鐘,向全副武裝的警察,舉起象徵和平的鮮花,也有人坐到林嘉露身邊。

「那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先做自己的本分,就真的或者可以激勵到身邊的人做多一點。可能這樣慢慢慢慢,你不知道蝴蝶效應可以去到多遠。」她補充。

12日上午,上萬人將立法會周邊圍得水洩不通,場面相對平靜,林嘉露也回家短暫休整。但下午3時半後,事態驟然升級,警民爆發衝突,警方採用過度武力鎮壓,總共發射了150顆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和20發布袋彈,導致80多人受傷。

6月9日,103萬人遊行後,立法會外仍聚集了大批市民。半夜警民衝突時,一名市民坐在防暴警察前。(蔡雯文/大紀元)
金鐘夏愨道清場後的現場。(Getty Images)
6月12日立法會大樓外的防暴警察向集會市民噴射胡椒噴霧。(Getty Images)

在電視機前看到警察開槍那一刻,林嘉露的感受是「自責、憤怒」。當她再到達金鐘現場的時候,警察已經清完場,現場一片狼籍,空氣中還瀰漫著殘留的催淚彈的氣味。

帶著「無奈、無力感」,林嘉露回到家中。經過一晚的沉澱,她意識到自己沒有照顧好自己的情緒。「那時候發生的事都讓我知道真的解決不了問題。警察人數太多,政權力量太大的時候,衝擊真的不是最終可以達到好的結局的一個方法。」

「運動到這一刻,我未看到一個成功的結果,未看到一個我們想為自由得到的結果,但希望我們香港人知道,為了自由,我們可以用生命去抗爭。」林嘉露說,政府和人民之間缺乏信任,但相信一定有一條路可以令大家向前行。

人人可按神意做事

截至20日晚,港府仍未回應大專院校的「撤回修例」等四項訴求。但林嘉露並不灰心。兩週內,兩次百萬人遊行,被外界稱為奇蹟。金鐘民主牆上滿布「天祐香港」、「香港加油」的字條,她感受到港人內心的力量。

「溫暖、有愛、開心的能量是存活在每一個人裡面。人人都可以做神希望我們做的事。」本身無宗教信仰的她,卻真實感覺神就在她身邊。

她還說,經過這次運動之後,「香港每一個人都更加接近神」。

「以前哪有這麼多人出來遊行。我知道遊行在很多人心中可能是不夠有影響力的一個表徵,但你肯走出來,由走出來那一下,去感受到其他香港人帶出來的訊息或者自由的氣氛,其實那一個種子是可以長到茁壯的樹出來的。所以今次這個200萬人遊行我是看到一個更加強大美好的將來,因為每一個人透過這一次所散播的訊息又可以好像蒲公英一樣散開去。」林嘉露最後說道。◇#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6-21 6: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