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報告顯示 低收入者仍然很難租得起房

Anglicare報告稱,對許多人來說,很難租得起房,更不用說買得起房了。(簡沐/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朱麗婭悉尼編譯報導)近期發佈的第十份Anglicare租房承受能力報告顯示,依賴政府補貼者和最低工資收入者租到房住是個不能實現的夢想,如果不緊急增加社會住房,這種情況將會持續下去。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 Anglicare報告稱,對許多人來說,很難租得起房,更不用說買得起房了。

今年的報告再一次凸顯了領取新起點津貼(Newstart)的居民的困境。整個澳洲69,485套房中僅有兩處對領取新起點津貼的單身人士而言是負擔得起的。

領取養老金者的情況也不是很好,衹有0.8%的房產他們可以負擔得起並且適合他們住。

與去年一樣,如果擁有伴侶,可負擔性可能會好一些,3.8%的房產價格實惠並且適合領取養老金的夫婦。

即使這樣,這些數字背後也隱藏著災難,領取新起點津貼的單身可負擔得起的兩個地方,實際上是位於新州Orange或Howlong的合租房

任何一個首府城市都沒有領取新起點津貼者單身人士可以負擔的待租房,領取養老金的單身人士也衹有144套可租的房,其中63套在珀斯。

報告還發現,過去兩年中養老金領取者家庭和單身人士的可負擔能力在下降。

對於有一名成年人在掙採礦工資的家庭來說,生活會好些。即使在這裡,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在悉尼,衹有7%的住房價格實惠,適合最低工資的家庭,這比墨爾本的25%低很多,反映出悉尼與其它城市相比租房費用頗高。

在過去十年中,悉尼的平均租金價格上漲了40%,遠高於墨爾本的29%,高於全國總體的23%的上漲率。

過去幾年租金的漲幅急劇放緩,但已經造成損害。雖然租金隨著通貨膨脹上升,但2008至09年悉尼的租金價格飆升遠高於通貨膨脹率。

Anglicare報告指出:「澳洲政府過去常常投入社會公房以滿足需求。這被視為減少貧困和不平等的公共資產。但近年來,政府已經放棄了這一責任。社會公房的庫存量根本沒有跟上人口增長的需求。」

數據也支持這一點。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非私營房產佔所有住房建築的10%左右,現在僅僅超過1%。

顯而易見,公共政策缺乏明確的解決方案。報告認為,「解決方案很簡單,但事實證明難以解決,其實政府必須重新承擔起住房責任。」

在這次大選期間,負扣稅和資本利得稅的爭論、利率和住房負擔能力是重點話題。但最新的Anglicare租房報告顯示,對於太多的人來說,住房負擔能力方面的真正問題是這一問題很少被給與足夠的關注,而這一問題已經更加緊迫了。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