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春:暴雨中畢業典禮 武漢重啟看海模式

人氣: 86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3日訊】6月21日早上,武漢大學2019年畢業典禮在九一二操場暴雨中舉行,校長竇賢康在發表演講前,模仿「人民日報貿易戰體」的段子,先就天氣調侃了一番:對於下雨,我們武大的態度一直很明確,我們不想下雨,但我們也不怕下雨。

武漢暴雨開啟看海模式

據大陸媒體報道,6月20日20時至21日11時,湖北武漢電閃雷鳴,暴雨傾盆,市區1小時最大降水量達82.1毫米,日降雨量達173毫米,是2016年7月6日以來武漢遭受的最強暴雨,也是武漢有氣象記錄以來6月日降水的第三名。武漢百姓已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五十年未遇」和「百年未遇」的大暴雨了!

強降水導致21日早上武漢多個路段出現漬水。公汽和各種車輛駛過漬水路段,猶如水上行舟,乘風破浪,開車如開船。光谷金融港漬水路段甚至出動鏟車搭載行人通過。市民調侃稱,「在大江大湖大武漢,光有車有房還不行,還得有船。」 「中國威尼斯,讓我們盪起雙槳。」「現在的武漢是:晴天堵,雨天淹,一晴一雨臭幾天。」 「武漢每天不一樣,暴雨每年都一樣。」

中考推遲一小時

21日也是武漢中考的日子。8時40分,市招考辦鑒於當時暴雨持續,部分考生無法按時抵達考點,決定將當日的兩科考試時間順延1小時開考。有學生自嘲,「漂洋過海去趕考,今年武漢中考作文題目改成《看海》才算最應景!」

部分中小學停課

21日早上,武漢市江岸區教育局向區內各學校發布緊急通知,鑒於武漢市已發布暴雨橙色預警,區內各學校停課。

雷雨中的畢業典禮

原定於21日早8點半開始的武漢大學畢業盛典,因武昌珞珈山大雨且伴有雷電,考慮大型活動安全,校方決定延遲一小時。9點25分左右,武漢大學畢業盛典在九一二操場正式開始,現場上萬人穿上雨衣舉行畢業典禮的帖子,衝上熱搜,眾高校紛紛發來賀電。

九一二操場位於武漢大學行政樓前,因為是1958年9月12日中共前黨魁毛澤東接見武漢大學生的地方,故名「九一二操場」。九一二操場屬於露天操場,占地面積較大,是武漢大學標誌性場館之一,早在武大建校初期就投入使用。由於每年畢業生較多,成了武大畢業典禮的首選之地。

武大畢業典禮在雨中舉行,可謂是有傳統的了。去年的6月22日,武漢大學就是在雨中舉行了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現場也有1萬餘名本科、碩士、博士畢業生接受雨水特殊的「洗禮」;今年又到畢業時,天公再次不作美,這似乎是老天爺對武漢大學的警示。

據6月14日海外最大中文網大紀元報道,自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漢大學哲學學院的多名教授,以武漢大學前校長陶德麟和兩院院士李德仁為首,積極參與迫害正信,利用多種途徑極力誣衊、誹謗法輪功,為中共的迫害製造所謂「理論根據」。2016年10月和2017年12月,武漢大學先後召開了兩次所謂「國際×教問題研究學術論壇」會議,以學術謊言欺騙民眾,扇動仇恨,詆毀普世價值。

紡織大學變「摸魚」大學

暴雨傾城,武漢紡織大學校內湖水因為暴雨漫溢出來,湖中的魚也跟著游上了校內街道。許多學生穿著涼鞋蹚水,在平時上學的校園中抓魚,還有抓鴨子的。有學子吐槽,「水漫金山」,令武漢紡織大學變成了「摸魚」大學。
寶馬水中自燃 女子雨中身亡

6月21日,武漢暴雨積水嚴重,一寶馬車泡在水中時竟然起火,被市民發現並報警。車主趙女士稱,她昨晚將車停在路邊,不知怎麼就起火了,後來車頭幾乎燒毀。緊鄰武漢的鄂州市葛店經濟技術開發區一名女子在暴雨中或因被漏電電倒身亡。

海綿城市淪為海港城市

「水深深,雨猛猛,多少人車淹水中。」早在2011年6月,武漢遭遇1998年以來強暴雨襲擊,導致88處地段嚴重漬水。自此,網絡上開始流傳「夏季到武漢來看海」的段子。

2013年4月,武漢市啟動了《武漢市中心城區排水設施建設三年攻堅行動計劃》,計劃用3年時間,總投資超過130億元,重點治理城市排水系統。

2015年1月,武漢市政府又印發《武漢市中心城區排澇、治污、供水兩年決戰行動計劃》,計劃用2至3年時間,實施149個項目,投資140億元,全力推進雨污水管網混錯接改造和社區、高校、企事業單位內部雨污分流改造工作。

同年4月,武漢正式入選國家首批「海綿城市」建設試點。未來三年中央將直接投資15億元支持武漢城建。武漢市表示配套投入102億元,探索城市治水新模式。

結果,2015年7月22日、23日的一場暴雨,武漢市瞬間被「澆」回原形,全城大範圍漬水和堵車。於是,武漢市又下「軍令狀」,以超常規措施治理排水系統。

2016年5月2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到武漢CBD地下綜合管廊施工現場,詳細了解工程建設進展。李克強指出,地下空間不僅是城市的「裡子」,更是巨大潛在資源,「你們要用好這一資源,拓展新空間,再造新武漢」。

然而,時隔一週後的一場暴雨,讓武漢市「逢雨看海」的模式再度重演。6月19日,暴雨圍城,全市再次被淹,行人無法出行,交通全面癱瘓。因此,有網民質疑,2013年武漢市政府曾允諾「3年後不再『看海’」,「一天下15個東湖也不怕」。而今許諾成空,「三年攻堅計劃」乃至武漢市排水防澇工作的科學性能否令人信服?上百億的資金不知投在什麼地方,讓全城再次泡湯?

2016年10月19日,武漢再次決定重點建設一批還欠帳、補短板的排水設施項目,擬投資273餘億元,實施102個排水項目,將覆蓋中心城區13個排水系統。結果,「年年修,年年堵,年年澇。」如今的一場暴雨再一次讓武漢陷入「看海」的尷尬,無數市民已無力吐槽。

然而,正當武漢雷電交加,暴雨如注之際,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組委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卻如期在京舉行。於是,有網友擔心,「如果今年10月在武漢舉行世界軍運會時,再來一場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豈不是讓數百億的投資打了水漂,屆時是不是邀請全球觀眾來武漢看海?!」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6-23 2: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