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罷工若有預告期 學者:對工會不利

人氣: 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對於長榮空服員無預警罷工,雅虎調查顯示八成六網友認為大眾運輸工會罷工應有預告期,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23日表示,民眾想要有預告期,是因為罷工影響消費者權益,得不到社會的支持。而勞動部本來傾向於不訂預告期,可是社會的壓力這麼高,可能迫使它做妥協,對工會不利。

辛炳隆表示,他不贊成預告期。台灣工會罷工通常是很長一段時間,本身有預告期效果,而且預告期限縮工會的罷工權,如果有預告期,資方的壓力就會減輕。在台灣工會不是那麼強壯情況底下,讓工會有更多空間比較好。比較令人擔心的是,民眾想要有預告期,是因為罷工得不到社會的支持。

辛炳隆說,如果罷工勞資雙方都感受到社會期待,做些調整引導外界社會的期待這是好的作法,否則,社會期待變成社會力量的反撲,就會壓迫主政者去做回應,如訂定預告期。台灣的工會幹部做任何抗爭活動時,社會的訴求很重要,如果沒有社會支持,工會很難壯大。

辛炳隆認為,政府介入過深,不但對勞資雙方不好,對社會大眾也不好。大家認為政府會把罷工處理好,所以缺乏風險意識,就會期待都由政府解決。當民間企業產生勞資糾紛時,政府能夠介入的空間真的不大,反到是消費者應該從幾次經驗中學會,想要去某家公司消費,應先檢視勞資關係好不好,消費者要有些意識。

「罷工往往對勞資雙方都不利。」辛炳隆表示,如果勞資雙方能夠透過罷工學得經驗,更了解彼此,因此而比較收斂,比較會替對方著想,這樣的罷工是比較有意義的。但如果勞雇雙方對罷工採取更積極的報復行為,當然就會產生惡性循環。不過,台灣工會的力量沒那麼強,在罷工期間,公司不付薪水,工會又沒辦法支撐會員經濟損失,比較不會讓罷工走上惡性循環。

對於長榮或華航罷工都有外部工會(桃產總)介入,辛炳隆表示,因為內部企業工會,在企業內部比較不敢表達自己意見,《工會法》等相關法律允許外部工會介入。如空服員罷工,外部職業工會經過投票就可代表空服員跟資方抗爭或罷工。不過,外部工會把罷工當成社會運動,且透過罷工蓄積社會運動能量,他們的著眼點跟當事者不一樣。

辛炳隆說,外部工會介入後,不能取代內部員工的主體性,而空服員工會幹部應有主體性,要知道怎麼做對同仁最好、未來應該怎麼走。外部工會介入最重要是取得平衡,既要讓外部工會有介入空間,又不能因此而犧牲或取代當事者本身的主體性,在法律上應做更清楚的界定。

責任編輯:王愉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