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港府暫緩修例前的72小時

6月16日,近200萬市民再次上街反惡法,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遊行人數創香港史上最多紀錄。(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140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從6月12日下午3點,香港警方施放胡椒噴霧等驅散包圍立法會的示威者算起,到15日下午3點,港府宣布暫緩修例,正好經過了72小時。

港府和中共為何最終在修改《逃犯條例》(修例)上退讓?這三天內在幕後又發生了多少政治交易?本文試圖重構在這72小時內發生的大事,揭開港府最終不得不暫緩修例的真相。

香港民眾抗議修例 主要事件回放

6月9日,103萬的港人參與「反送中」大遊行。但港府10日表態仍堅持在12日恢復立法會二讀,引發罷工、罷課、罷市。

12日,上萬名示威者包圍立法會。同日清早,林鄭再次強調一定要修例。下午3點,示威者遭警方濫用武力驅趕及暴力清場,至少72人受傷。晚上,林鄭月娥定性當日的抗議為「暴動」。

6月15日下午3點,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但不撤回法案。

6月16日,200萬香港人遊行「反送中」。

6月18日,林鄭月娥發表了「道歉」聲明,此舉仍難平民憤。

中共高層密會林鄭 當局估算或有10萬人參與衝擊

在6月12日香港警民間發生衝突後,《蘋果日報》報導,6月14日,政治局常委韓正,及港澳辦、中聯辦等官員聚集深圳。涉港官員聽取建制派商界大佬的意見,評估《逃犯條例》修訂的事態發展。

《明報》報導,有建制派向北京進言,稱6‧9大遊行,傳媒調查發現有逾三成參加者是首次上街,而年輕人視抗修例為「正義行為」,不計自身安全,分析稱香港有3萬名警員,就算分一半,即1.5萬人駐守金鐘,但倘10萬市民衝擊,警員無可能抵擋,除非開槍清場,但屆時香港必大亂,不符中央意願。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稱,林鄭月娥在6月14日曾前往深圳與中共政府官員會面,帶回了「在不失顏面的同時努力恢復秩序」的計劃。

《紐約時報》引用香港一位詳細了解本地決策人士的話稱,北京和香港最終認為,面臨經濟逆風,並要帶著同美國的貿易緊張關係進入本月在日本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它們面臨的挑戰已經夠多。由於抗議引起的政治敏感性,這位人士要求匿名。

美國在13日對中共施加壓力

這次港府修例的失敗,也有來自於西方各國施壓的因素。

「美國正密切監察和關注香港政府提出的條例修訂⋯⋯『一國兩制』框架遭到持續侵蝕,正在損害香港在國際事務長期建立的特殊地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8日對路透社說。

在6月12日晚間示威者包圍立法會,並遭暴力清場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在6月13日重新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議員們表示,這項法案表明了美國對捍衛香港民主、人權、法治的決心。在北京當局頻頻破壞香港自治的情況下,美國需要採取實際行動。

一旦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會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對香港的自治程度進行認證,以延續美國基於《香港政策法》賦予香港的特殊經貿待遇。這種情況類似於中國在加入WTO之前,美國一年一度對中國進行的「最惠國待遇」審查。

《香港政策法》被認為是香港得以長期維護其國際金融都市地位的一個重要保障。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支持這項法案。她還敦促川普(特朗普)總統公開談論中國的人權與自由問題。

中共外交部則對此表示「抗議」。

此前,英國及加拿大外交部罕有發表聯合聲明,指修例或衝擊香港的營商信心和國際聲譽;歐盟向林鄭月娥發出外交照會抗議修例,歐盟駐港澳辦事處及其成員國外交代表在5月24日與林鄭月娥會晤,對逃犯條例修訂表達關注和擔憂。

逾70個國際人權組織也向林鄭發出聯署信,要求撤回此法案。

香港建制派在14日密集發聲要求暫緩修例

在6月15日港府宣布暫緩修例之前,香港建制派已經出現了異動。

身兼全國港區人大代表的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14日在立法會呼籲港府暫緩有關修訂討論。田北辰稱,這個星期立法會無法如期進行二讀,若情況持續,極可能需要在警察包圍立法會大樓下通過修例,被全世界恥笑。

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14日早上在電台節目吹風,此刻在對立及激烈情況下,很難理性討論修例。

行會成員湯家驊在14日表態不反對擱置修例。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接受電視台專訪時,也贊成暫緩修例。

據報,建制派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不欲因召開立法會議再起流血衝突,向林鄭表明不能硬闖。

有建制派議員在14日稱,上街的逾百萬市民中肯定包括淺藍人士,建制派硬撐通過修例,今年底區選和明年立法會選舉都可能要付出沉重代價,成為林鄭修例的陪葬品。

6月15日,港府宣布暫緩修例。

但建制派的提前倒戈,也讓中共氣惱。有消息說,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及7名副主任於17日召集港區人大和政協代表。王不點名批評有人在政府宣布暫緩前「亂講嘢、出風頭、爭出鏡」。

在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例後,建制派更是亂作一團。6月15日,林鄭與建制派見面。有地區直選議員在會上哭訴,批評林鄭「急轉彎」,令建制派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向支持者解釋。來自不同建制政黨的議員均表示,建制派在未來區選選情會受影響。

此後,建制派還有官員駁斥了在這次事件中,中共所謂「外部勢力」的說法。

17日,田北辰在港台節目《城市論壇》表示,上星期有幾十至百萬香港人遊行,「你話外部勢力乜乜乜(「什麼」的意思),幾萬就有可能,(6月9日)幾十萬香港人,喺咁嘅天氣到焗曬(在這樣的天氣下曝曬),根本係荒天下之大謬」。

牆倒眾人推 香港商界大佬開始發聲反抗

《紐時》在6月21日報導說,數週前,200多名最有權勢的香港商界領袖被召集到中共駐港總部開會。

來自北京的口信是:如果你對法案有顧慮,不要多話。

直到成千上萬的抗議者走上街頭,當中共似乎拿不定如何應對,且後來一次抗議演變成暴力衝突時,受到震動的商界領袖們開始採取行動。

短短幾天之內,有數位商界領袖公開表示,香港政府應該做出讓步。

「如果你在中國做生意,儘管你有顧慮,但當絕對的最高領導人要求你支持時,你會說什麼?」零售業大亨田北辰說。

如果修例成功,香港將允許大陸引渡嫌疑人到內地接受審判,同時大陸法院可以要求香港法院凍結和沒收當事人旗下跟大陸所稱罪行有關的資產。

這讓香港工商界和金融界深感擔憂。

很多大陸富豪已籌劃把其在港資產進一步轉移到海外其它地區。同時促使香港富人考慮將資金轉移到北京以外的其它亞洲大城市。

路透社6月14日引述熟悉交易的財務顧問、銀行家和律師的消息報導,一些香港富豪因擔憂香港政府通過《引渡條例》,已開始將個人財富轉移到海外。

一位參與交易的顧問表示,一位香港富豪已開始從其在香港的花旗銀行帳戶轉移超過1億美元到新加坡的花旗銀行帳戶。該富豪擔憂,自己可能成為中共的政治打擊目標。

林鄭月娥替中共推動修例

這次修例遭到香港大眾激烈反對的原因之一,是林鄭月娥為代表的港府不顧規則,快速推動落實此條例。而林鄭月娥的所作所為,背後被認為有中共的授意。

首先,該條例在港府行政會議上幾乎沒討論就通過了。

《紐時》的報導說,就在為期三天的2019年中國新年假期即將到來之前,該法案被提交到最高諮詢機構行政會議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幾乎沒有經過任何討論就獲得了通過,一位了解行政會議討論情況的人士說。

而林鄭月娥在中國新年過後的一週很快宣布了《逃犯條例》的修訂。

報導說,在中國黃曆新年前出席了那次行政會議的香港最高財政官員和重要的金融界人士沒有被告知,修例還將會允許大陸的安全機構提出凍結在香港資產的要求。

上述了解行政會議討論詳情的人士說,「當這些人得知涉及這個時,他們感到驚駭。」

再有就是港府要求直接二讀及短暫辯論時間的設定,這些行為都引發公眾強烈不滿。

港府今年4月向立法會提交相關草案,當時立法會按照程序,應該先由立法委員會進行審議,再交由大會討論。

但港府和建制派急於通過修法,要求內務委員會直接把草案提交大會審議,送交6月12日的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

6月11日,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更是火上澆油指,他希望該法案經過66小時的辯論之後,於6月20日舉行表決,又稱「情況緊迫,必須儘快解決」。

換句話說,如果6月12日法案的二讀通過,8天後就進行表決。

評論:修例崩盤 替中共做事的林鄭月娥被用作擋箭牌

隨著香港民眾對修例的抗議不斷升級,林鄭月娥不妙的跡象不斷出現。

香港6月9日大遊行之後,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6月12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否認香港修例與北京當局有關,他稱,事實上,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

學者何清漣發推文指,「這是代表中央與林鄭切割」。

6月16日,200萬香港人遊行「反送中」。當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一篇評論對香港政府表示了支持。不過,與官媒此前評論不同的是,其中明顯未提到林鄭月娥。

6月12日,林鄭月娥定性當日香港民眾的抗議為「暴動」。

但是,林鄭月娥在15日宣布「暫緩」修訂條例後,中共港澳辦的聲明用詞是「香港近期發生的反對修例的遊行集會事件及社會反應」,並沒有用「騷亂」、「暴動」等字眼。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林鄭月娥替中共賣命做事,但在港府修例崩盤後,淪為中共的擋箭牌,成為香港民眾最直接、激烈的批評對象。這實際是替中共站台沒有好下場的又一個例子。#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9-06-24 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