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自行車男被索賠十萬鎊 四千英國人捐款

黑澤爾丁的女友目前正在籌款網站上為他籌錢,目前籌到了超過5.6萬鎊。(網頁截圖)

人氣: 3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近日,一場四年前的自行車和行人相撞的事故引發許多關注。原本是行人闖紅燈被撞,雙方都有責任,但是法官裁定騎自行車的男子賠償對方損失外加律師費。面臨可能高達十萬鎊的律師費,自行車男恐怕只能宣告破產。好在英國人很熱心,已經有近4,000人為他捐款了。

車禍發生在2015年7月一天傍晚下班高峰時刻,地點在倫敦市中心的倫敦橋附近的一個路口。

其他行人們都在等信號,而金融工作者傑瑪•布拉謝特(Gemma Brushett)專心致志地看著手裡捧著的手機,根本沒有抬頭看信號,就走上了馬路。

自行車下班的男子羅伯特•黑澤爾丁(Robert Hazeldean)快速靠近人行橫道,看到了正在看手機的布拉謝特,就按響了自行車上的喇叭 ,還大聲提醒她當心,同時轉彎,避免撞上她。

聽到喇叭聲的布拉謝特如夢方醒,這才把眼睛從手機上移開,意識到自己闖紅燈了。於是她在慌忙之中趕快向後退,沒想到黑澤爾丁也在向左轉試圖避開她,結果正好被自行車撞飛。

布拉謝特的頭部受輕傷,而黑澤爾丁身上也受了擦傷和割傷。兩人都一度失去意識。

布拉謝特隨後對黑澤爾丁提出起訴,認為事故的責任在他,導致她的嘴唇上留下了八毫米長的傷疤,要求他賠償。

法官:騎自行車應該小心

近日,倫敦的高等法庭審理了這起案件。法官認為,黑澤爾丁應該賠償布拉謝特,因為「騎自行車的人必須隨時準備好應對那些行為出人意料的人。」

法官表示,雖然布拉謝特過馬路的時候在看手機,但是「路面上還有人,他(黑澤爾丁)就騎車向前,這沒有達到有能力的騎自行車的人應具備的水準」,而且他對於其他在道路上的人擁有責任,因此應該在騎車的時候「小心一些」。

法官還從道路使用權的角度進行了分析,表示:「即使原本開汽車或者騎自行車的人擁有道路的使用權,但是行人已經在馬路上了,就擁有了道路使用權」。

法官還認為,由於布拉謝特過馬路的時候沒有看,因此事故她也有一半責任,所以雙方的責任是50/50。

這個裁決意味著,布拉謝特只能獲得她要求的賠償金額的一半,也就是4161.79鎊。

在法庭上,布拉謝特表示,由於創傷後的記憶缺失,她對於這場事故沒有記憶,但是當時有一位騎自行車的目擊者表示,黑澤爾丁騎車太快,「傲慢而且魯莽」。

而當時另外三名行人目擊者則認為責任在布拉謝特,因為她過馬路之前沒有看。

後悔沒買保險、沒請律師

黑澤爾丁沒有提出反索賠,所以他除了賠償布拉謝特4,000多鎊之外,還要承擔對方的律師費。對方索要近10萬鎊律師費。

這個結果對於黑澤爾丁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這場官司導致他精神壓力很大,甚至搬到了法國,鉅額的賠償費和律師費可能導致他破產。

賠償結果宣佈後,黑澤爾丁表示,他對於結果非常失望,而且擔心這給其他騎自行車的人帶來一個不好的先例。他還對這種「索賠風氣」提出批評,呼籲改革司法系統。

他說:「這場官司給我在法國的新生活蒙上陰影,讓我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律師費和賠償金會讓我破產。我只希望對這場官司的關注會讓人們看到騎自行車的人的弱勢地位,既包括身體上的,也包括在法庭上的,這可能幫助改革讓一些使用道路的人特別容易受到影響的司法制度。」

他還特別提到,希望其他遇到類似問題的騎自行車的人儘早尋求律師的幫助,他當初因為擔心花錢,而沒有儘早的請律師,也沒提出反索賠,所以現在面臨尷尬的境地。

他還呼籲騎自行車上下班的人購買保險。

自行車保險

英國的道路上騎自行車不需要購買保險,但是對於一些需要每天上下班都騎車而且車速比較快的人,也許需要購買自行車保險。

這是因為一旦發生了車禍,比如撞上了另外一輛自行車或者行人,那麼騎自行車的人可能會像黑澤爾丁一樣面臨鉅額索賠。

通常情況下,當自行車撞上了沒有看清路況就走路的行人,法官會裁定雙方各承擔一半責任。這意味著雙方各自承擔自己的律師費,而騎自行車的人還需要賠償行人損失。律師費通常會是五位數,賠償費是四位數。

但是,如果騎自行車的人購買了保險,他們的律師費會大幅減少。

British Cycling的自行車保險可以為騎車上下班的人提供最高1,500萬鎊的律師費。

律師的擔憂

在這場官司中代表黑澤爾丁的律師艾瑪•法萊爾(Emma Farrell)對法官的裁決感到驚訝和擔憂。她對《獨立報》說:「我們料到(我們的委託人)可能會承擔一些責任,但不是50/50。」

她還說,當被告沒有購買保險,而且雙方都有責任但是只有一方提出索賠的時候,就會出現「不平衡」的問題。而黑澤爾丁的案件的裁決結果可能意味著其他騎自行車的人面臨類似的索賠官司。

她說:「如果我們的委託人買了保險,那麼原告的索賠額就要受到民法訴訟規則第45條的限制,會是大約7,000鎊外加她的醫療費用、法庭開支等。但是,就像我們都知道的,原告的律師要求的索賠金是近9.6萬鎊,即使在下次法庭審理的時候減少了,這也將給我們的委託人帶來負面的情緒影響。」

British Cycling 的發言人表示,這場官司顯示出了英國騎自行車的人在法律中所處的弱勢。

他表示,英國的推定責任法律認為,當自行車和汽車發生車禍的時候,騎自行車的人需要證明對方疏忽了,但是當自行車跟行人發生車禍的時候,同樣推定自行車有責任,除非騎自行車的人可以證明對方疏忽了。也就是說,騎自行車的人在兩種情況下都受到擠壓,這顯然不夠公平。

英國人捐錢

黑澤爾丁的官司被英國多家媒體廣泛報導,人們普遍認為判決結果不夠公平,並且用實際行動表達對他的同情。

黑澤爾丁的女友目前正在籌款網站上為他籌錢。籌款網頁從6月20日開始運行,到25日僅僅六天的時間,已經有近4,000人為他捐款,目前籌到了超過5.6萬鎊。

黑澤爾丁和他的女友非常感動,他們原定的目標是2.13萬鎊,現在早已超過。他們表示,如果最後有捐款剩餘,會捐給慈善機構Action Aid。

所以,黑澤爾丁的故事的教訓是:騎自行車不要太快;如果實在慢不下來,要記得買保險;關鍵時刻要懂得用法律保護自己。◇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