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取經】之二:取經路上遇神蹟

文/秦順天
玄奘在寺中遇到了胡人石槃陀。石槃陀自願當玄奘的嚮導,許諾要送玄奘過五烽。圖為敦煌壁畫中的玄奘取經圖。(公有領域)
  人氣: 3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西行的路上,他經歷的危難有千百次之多,普通人是無法靠肉身承受的,那他又是靠什麽化險為夷的呢?

追捕的公文到了瓜州

玄奘到了涼州,就被禁止通行了,他沒有通行證。涼州都督追問玄奘,玄奘回答:「我從長安來,要去西方求取佛法。」因已奉禁令要嚴密防守邊境,於是都督逼迫玄奘返回長安。

當地有位慧威法師,非常敬佩玄奘,就祕密派了兩名小僧跟隨他,白天躲藏,夜晚趕路,護送玄奘到了瓜州。

沒想到,涼州追捕的公文到了:「有僧人法名玄奘,欲去西蕃,所在各州縣應嚴加搜捕。」

瓜州州吏李昌崇信佛教,對玄奘有些懷疑,便私下拿出追捕公文給玄奘,玄奘如實相告。李昌非常敬佩玄奘,當即就違命撕碎了追捕公文,他勸玄奘儘早動身西行。

玄奘西行,必須經過玉門關。圖為玉門關遺址。(<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jiazi/5321143354"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Tim Wang/Flickr</a>)
玄奘西行,必須經過玉門關。圖為玉門關遺址。(Tim Wang/Flickr)

西行必經過玉門關,即大唐西境的咽喉要道,然後還要經過唐軍駐守的五座烽火台,再往西,要穿行八百里沙漠,才能達伊吾(哈密)。

但此時,玄奘的馬死了,跟隨他的兩個小僧,一個去了敦煌,另一個因經不起長途跋涉,玄奘讓他回去了。

玄奘又買了一匹馬,卻苦於前方無人帶路,於是就在所住寺中的彌勒像前祈告,希望能找到一位嚮導,帶他通過玉門關。

胡人石槃陀送他到玉門關

玄奘的誠心起了作用,很快,他就在寺中遇到了胡人石槃陀。石槃陀請求玄奘為他受戒,玄奘授他五戒。而後,石槃陀自願當玄奘的嚮導,許諾要送玄奘過五烽。

第二天日暮時,藏入草叢的玄奘,看到石槃陀和一位老胡人來了,老胡人乘著一匹老瘦的赤馬。

老胡人說,西行路遙途險,沙河阻隔,還可能遇到鬼魅、熱風,而且很容易迷失方向。他勸玄奘再仔細思量一下,勿以身犯險。

玄奘表示,自己發願西行,縱然死在途中,也絕無悔恨。

見玄奘志向堅定,老胡人建議玄奘騎自己的馬,「我這匹馬往返伊吾,已有十五次之多,腳力強健,而且認路識途。」

玄奘忽然想起來,以前他曾請術士占卜西行之事,他記得那術士說:「可以去。去時好像是乘著一匹老的赤色瘦馬,漆過的鞍橋前面有鐵。」胡人的馬果然又紅又瘦,鞍橋油漆過,前面也有鐵,正好與術士所說相符。玄奘心想這必是天意了,便與老人交換了馬匹,作別而去。

玄奘與石槃陀趁夜即出發了,三更就到了河邊,望見了玉門關。石槃陀砍樹造橋,鋪草墊沙,然後他們牽馬過河。

過了河,玄奘和石槃陀各自鋪開褥墊休息,之間相距有五十餘步。躺下不久,玄奘突然看見胡人拔刀而起,慢慢走向了自己,距自己十步遠時,又轉身返回。玄奘不知其意,擔心他有異心,就立即起身,端坐誦經。

見玄奘起身,石槃陀隨即又躺下了。天快亮的時候,玄奘喚醒了石槃陀。洗漱吃飯完畢,準備出發時,石槃陀說:「弟子思量,前方路途險惡,沒有水源,只有五烽下有水。偷水也必須在夜晚,如果被守兵發覺,必死無疑,還是返回安全啊。」

玄奘堅決不回。石槃陀拔刀張弓,要玄奘走在前面,玄奘不肯居前。繼續行了幾里路,石槃陀忽然就停下來,他對玄奘說:「弟子不能再往前走了。家裡有老有小,拖累大,私自渡關,罪名太重,我不敢觸犯王法啊!」

玄奘理解石槃陀的苦衷,就讓他返回。石槃陀說:「您肯定也到不了的。如果您被捉住,牽連到我怎麼辦?」

玄奘發下重誓:「縱使讓我的身體碎成微塵,我也不絕不會讓你受牽連的。」石槃陀這才放心了。

接著,玄奘感謝並辭別了石槃陀,一個人去闖前方的烽火台了。

大漠妖鬼

放眼望去,茫茫大漠望不到頭。只有腳下的一堆堆馬糞和白骨,給玄奘提供了辨認前行路徑的參照。

忽然間,玄奘看見一支隊伍在沙漠裡穿行,有百十號人,騎著駝馬,身披裘褐,都舉著旌旗拿著矛槊,忽行忽止,遠看非常清楚,走近後就消失了。

難道是士兵追捕他來了?還是打劫的強盜?疑慮時,空中傳來聲音:「莫怕!莫怕!」玄奘這才穩下心,後來知道,那是妖鬼幻影。

過烽火台

走了八十多里,就看到了第一烽火台。因為擔心被守兵發現,玄奘白天藏進沙溝,夜晚才敢行路。

夜裡,他到烽台西側的泉水邊喝完水,正準備用皮囊盛水的時候,忽然就「嗖」地飛來一箭,差點兒射中他的膝蓋,接著又飛來一箭。玄奘大叫道:「我是從京城來的僧人,不要射我!」隨即牽馬走向烽台。

玄奘西行路上要經過唐軍駐守的五座烽火台。圖為已損壞的長城烽火台,示意圖。(fotolia)

幸運的是,烽火台的官員王祥,早已聽聞玄奘大名。他深為玄奘求法的決心感動,對玄奘多加關照,不但饋贈水與乾糧,還指明了一條路,讓玄奘直接去第四座烽火台,那裡鎮守的烽官是王祥的本家,素有向善之心。

在王祥的指引下,玄奘當夜就到了第四烽,怕被留難,玄奘想悄悄取水過去。到了水邊,還未下馬,「嗖」又一箭飛至。玄奘只得再次通報身分,走向烽台,說明王祥讓他從這裡通過。

烽官聽說後,非常高興,留玄奘住宿,還饋贈給玄奘盛水的大皮囊和餵馬的馬麥。他告訴玄奘,不要去第五烽,「那裡的人粗魯輕率,恐怕會有惡念。」接著又給玄奘指明方向:從這裡西行百里,有一處野馬泉,到那裡可以再次取水。

馬自行帶他到野馬泉

西行前方,玄奘只有與馬和自己的身影相伴。四顧茫茫,沒有一絲生存跡象。長達八百多里的「沙河」莫賀延磧,上無飛鳥,下無走獸,甚至沒有一棵水草。

每當千奇百怪的惡鬼環繞前後,玄奘心中就默念「觀世音菩薩」,仍不能驅散,玄奘就念誦《般若心經》,剛一發聲,惡鬼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是玄奘陷於險境而獲救的法寶。

但走了一百多里後,玄奘就迷路了,野馬泉在哪兒啊?

他解下皮囊喝水,一不小心,失手掉落了沉重的水囊,眼看跋涉千里的貯水全部流光,怎麽辦?沒有水,人與馬都會乾涸而死啊。絕望中,玄奘向東走上了回頭路,想返回第四烽重新取水。

往回走了十餘里,玄奘忽然醒悟 :「我曾許下誓言,寧可西行而死,絕不東歸而生。如今怎能返回呢?」於是他猛然拉回馬頭,掉轉方向,口念觀音,朝西北繼續催馬前行。

白天飛沙如雨,晚上,地上閃爍著點點磷火,死一般的寂靜。在滿天的繁星下,玄奘一邊前進,一邊默念觀音。

長達八百多里的「沙河」莫賀延磧,上無飛鳥,下無走獸,甚至沒有一棵水草。圖為沙漠示意圖。 (pixabay)

滴水未沾喉,已經行進了四天五夜,玄奘口乾腹焦,最後,體力漸漸耗盡,他臥倒在沙中,馬也站立不起來了。

奄奄一息中,玄奘念念不輟,他向觀音請求加持:我玄奘此行,不為財富與名譽,只為求取正法!唯願菩薩慈悲,救脫苦難……

到了第五天的夜半,忽有涼風吹來,如寒水沐身,玄奘眼睛明亮起來,馬也站立起來了。體力略有恢復,玄奘就睡了一覺。夢中,一位數丈高的金甲神人站在他面前,執戟對他喝道:「為何不快趕路?還在睡覺!」玄奘驚醒,隨即上馬出發。

走了約十里,馬忽然自行上了岔路,怎麼都拉不回,馬失控了,開始狂奔。

行數里,馬才自行停下,玄奘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片青草地,不遠還有一處水塘!池水澄清如鏡。真是菩薩慈悲,在不可能有水的地方,變現出水和水草,玄奘和馬因此得以保命。@*# (待續)

參考資料:

1.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一》
2. 唐‧慧立本、彥悰箋《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
3. 道宣《續高僧傳》《大正藏》
4. 唐‧冥詳《大唐故三藏玄焚法師行狀》《大正藏》
5. 《西安市志(第七卷)‧人物誌》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西遊記》裡唐僧的真實原型玄奘,一生堪稱傳奇。此文以玄奘的口述及眾弟子的回憶為基礎,結合史書中的記載,力圖還原歷史上真實的玄奘。
  • 貞觀十九年(645年),玄奘西行至天竺取經歸唐後,太宗令其住錫西京弘福寺,一切經費由朝廷供給,並親賜《瑜伽師地論》之序,即《大唐三藏聖教序》,成就玄奘譯經偉業及千秋功名,也奠定自唐至今千百年來佛家修煉在中土經久不息之流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