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親歷者方政:我遭坦克碾壓失去雙腿

對於六四的究責與轉型正義,當年遭坦克碾壓的倖存者方政認為,參與六四者是很龐大的群體,中共為鎮壓就調動約20萬正規軍,具體責任人難以釐清。但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有人承擔責任,這些人就是當時決策者以及政權繼承者。(中央社)
人氣: 46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4日訊】今天(6月4日)是中共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六四親歷者方政表示,「我遭坦克碾壓,失去雙腿」。他認為,唯有公布真相、釐清責任,六四才能當作歷史傷痕,被共同放下。

據中央社報導,30年前的今天,中共在北京展開大規模軍事鎮壓,千年帝都一時間遍地鮮血。30年過去,許多親歷者來到近2,000公里外的台灣,試圖還原當年的真相,方政是當年軍事鎮壓的活見證。

方政1966年10月出生於安徽合肥市,1989年畢業於北京體育學院,當年是學運參與者。他在天安門清場過程為了救身邊的學妹,遭坦克碾壓,失去雙腿。六四30周年之際,他首次來台並受訪,還原當年遭坦克追殺的過程,以及這些年的反思與心路歷程。

1989年6月4日凌晨,方政與撤退的天安門廣場學生走在西長安街六部口一帶,坦克車突然高速從他們身後駛來,同時發射毒氣彈,街頭頓時濃煙密布,刺鼻的氣味讓現場的人難以呼吸,許多人因此昏厥。

面對身後高速行駛的坦克,以及濃烈的毒氣,方政在失去意識前,將身旁一同撤離的學妹朝街邊欄杆一推,讓她逃過一劫,自己卻遭到坦克碾壓,從此失去雙腿。

時至今日,這段歷史漸為世人所遺忘。方政來台期間曾與其他親歷者一同前往中正紀念堂,觀賞「坦克人」裝置藝術。一行人不但吸引大批媒體拍攝,同時也引發大陸觀光客頻頻圍觀。當被問到是否對「坦克人」有印象時,在場的陸客大多坦言,「連看都沒看過,我們那兒不讓討論這事」。

對此,方政認為,天安門清場的過程中,正規軍對北京市民、學生如同戰爭般的屠殺,怎麼能被遺忘。「中共當局也承認,這是一道歷史傷口」,對中國而言是災難,而且這個事件並未完結,沒有被真正的對待,不能變成塵封的歷史。

他表示,假如真相都已透明、責任釐清,對受害者有相對應的補償,「那麼這一頁歷史可以陳封,甚至作為歷史的創傷,可以共同忘卻」。但事實並非如此,中共直到今天仍繼續迫害六四事件的受害者、遇難者、相關連者,「所以六四屠殺並未完結,而是繼續延續」。

對於六四的究責與轉型正義,方政認為,參與六四者是很龐大的群體,中共為了鎮壓就調動約20萬正規軍,具體責任人沒辦法釐清。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有人承擔責任,這些人就是當時的決策者以及政權的繼承者。

他強調: 「即便有些人已經過世了,也應該要被世人追究責任;在世者作為政權的繼承者,享受了權力的同時,當然也要對此負有一定責任。」

另外,方政也提到,對於具體事件的迫害者,例如,六部口坦克的肇事者到底是誰?是誰開的?哪輛坦克?誰下的命令?都應該公開官方資料,讓迫害者在法庭上說出動機,如此才能還原真相,撫平歷史的傷痕。

回想六部口鎮壓過程,方政說,當時沒有人有任何的預警、防備坦克會開上街頭,並高速朝學生駛來;「我受傷的最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救了她,而是因為坦克行駛速度實在太快、毒氣讓人視線不清,也無法躲避」。

他表示,這名獲救的學妹隨後被人帶離現場,回到學校後得知被方政所救,還曾到醫院探望過他。「一開始我還挺欣慰的,覺得她安全了」,但隨後學妹卻對遭坦克追殺一事轉變立場,並選擇噤聲。

方政坦言,當下自己確實不能接受,不過漸漸也能理解,這是她為了自保所作的決定,如今也能原諒。「不僅是她,跟我一樣在六部口被坦克衝撞的人,也曾親口告訴我,他為了繼續升學,被迫寫下一份否認遭到坦克衝撞的聲明」。

「(中共)這個龐大的政權掌握了你的所有,你如果不按照它的意願,也許你就不能讀書、不能工作,也許你就很難繼續生活,甚至你的家人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因此,方政不認為當年獲救的那位學妹,需要承擔什麼罪責。

不過,事件過去了30年,方政仍覺得,雖然學妹選擇不說,但這些事她可能永遠也不會忘記,可能永遠是她心中的一個結。

「我很希望有一天,她能找到我,跟我們一起共同回憶那段歷史。六部口坦克壓人的事實,需要更多證人來完整當年的場景,就像我一直呼籲尋找當年為我拍下照片的攝影師、搶救我的市民,我也希望他們能站出來。」

他表示:「我被坦克碾壓之後,並不知道完整的場景,我跟坦克之間的遭遇也就十幾秒的時間,沒準兒旁邊的目擊者、搶救者看得更完整。」

方政說,如果有朝一日能在法庭上追責、再現真相時,「他們看到的真相比我更全面,我一直希望這些人能站出來,跟我一起將歷史的真相拼接起來」。

方政也提到,與當局爭奪歷史記憶是非常不對等的戰爭,很多人也在漫長的等待過程離開人世,這讓人非常無奈,「但我不相信這段歷史會被遺忘被塵封,因為還有我們在言說,現在這種資訊社會,資料、訊息是會被保存下來的,不管如何,這段歷史不會完全消失」。#

責任編輯:鍾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