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舉辦戰車遊行集會 紀念六四30周年

2019年6月4日,墨爾本民運團體及眾多自發集結的愛國人士發起「民主戰車」大遊行,並在當晚於墨爾本中領館門口舉行了六四燭光晚會。(Peter/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2019年6月4日,為紀念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30周年,「澳紐地區華人六四30周年紀念委員會」舉行支持愛國民主運動的「民主戰車」遊行以及燭光集會,呼籲人們正視歷史真相,銘記那些逝去的愛國英魂。

圖為墨爾本的「民主宣傳車」。(Peter/大紀元)

6月4日下午,為引發各界關注、還原「六四」愛國民主運動真相,墨爾本民運團體及眾多自發集結的愛國人士發起「民主戰車」大遊行,隊伍中首輛「民主宣傳車」車身赫然印有「中國共產黨≠中國」「反中共≠反華」「愛中國≠愛中華人民共和國」等標語。

下午3點,由近30輛車組成的遊行車隊從維多利亞女王市場出發,途經Lonsdale St街、Swanston St街、Bourke St街、Flinders St街等,穿越繁華的市中心,引來路人駐足張望。4點30分左右,車隊抵達集會所在地——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戰車遊行持續近一個半小時。

當日晚5點30分,六四燭光晚會在駐墨爾本中領館門口舉行,澳洲政要、各界領袖以及上百名民主愛國人士肅穆而立,集會在獻花儀式、向英雄祭酒後開始。

2019年6月4日,墨爾本民運團體及眾多自發集結的愛國人士在墨爾本中領館門口舉行了六四燭光晚會。(Peter/大紀元)

人民需要否定中共政權

澳洲綠黨參議員萊斯(Janet Rice)在「六四」集會上發言。(Peter/大紀元)

澳洲綠黨參議員萊斯(Janet Rice)在集會上表示,「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為『不公』發聲。」「我們要一直努力爭取,直到中國重獲公正、民主、人權,直到每一個在天安門被迫害、殺害的受難者成為每個人的回憶。」

澳洲全國公民委員會主席韋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在「六四」集會上發言。(Peter/大紀元)

澳洲全國公民委員會主席韋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將「天安門」中「天安」二字理解為「天堂般的寧靜」,和平請願的學生卻遭到了炮火的屠殺。他表示,「今天,我們不僅僅為30年前的一場悲劇來到這裡,那是中國(民眾向政府)問責的盡頭。」「對於1999年起遭受(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對於西藏人、維吾爾族人、基督徒來說,這是一場在不同群體中延續的悲劇。」

「他們(中共)可能摧毀了一場抗議活動,但摧毀不了中國人、以至全世界人民對自由的嚮往。」他說。

30年前的這一天,歷史沒有選擇沉默;30年後的今天,人們沒有選擇遺忘。

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六四」集會上發言。(Peter/大紀元)

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發言中說:「作為從天安門廣場走過來的人,心情很沉重,不僅僅是因為失去生命的同學朋友」,「中共發展到今天,讓整個中國充斥貪污腐敗、環境污染、道德墮落,史無前例,我們每天都在為這個國家憂慮。」

「中國追求民主,第一個條件就是否定中共政權,否定中華人民共和國。」

遺忘式教育很恐怖

楊曉鷗是本次「六四」活動的負責人之一。(Peter/大紀元)

楊曉鷗是本次活動負責人之一,30年前,他在墨爾本(通過外媒的鏡頭)目睹了六四屠殺後,海外同胞的悲憤與絕望,「感情上、理智上沒法接受。」「當時,澳洲SBS(電視台)7號台、9號台、10號台都在轉播,太多人在流淚。我在國內當過三年的教師,我知道殺害學生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1989年6月5日,墨爾本市中心的城市廣場舉行了全澳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楊曉鷗回憶說:「近40萬人步行繞市中心一圈。從王子橋離開後,我走在隊伍第一排,回頭一看廣場起點處還有人在排隊等待上街。」遊行隊伍從市中心一路步行行進到中領館門前,「當時我們要求中領館降半旗、接受抗議信,但沒人出來。」

「共產黨執政無非兩條腿,一個是謊言,一個是暴力。」「很多人認為,沒有屠殺,就沒有今天的經濟。邏輯、理論以及良知上,這都沒有因果關係。中共的經濟發展是白左政策、掠奪式發展造成的,而非正常的市場經濟。」

「中國出現的所有問題,貧富差距也好、貪官也好、司法不公也好,都是(中共)政治制度造成的。」「如果89年有步驟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有權力制衡,就不會有貪腐。」

「現在很多90後、00後不知道『六四』,這是共產黨歷來的做法,就是遺忘。」

「現在網絡這麼發達,敏感詞還有300多萬個,遺忘式的教育很恐怖。」

中共控制不了「牆外的過去」

陳鑫是一名80後的IT專業人士,從事項目研發,他負責本次「民主宣傳車」的車身標語設計。(Peter/大紀元)

陳鑫是一名80後的IT專業人士,從事項目研發,他負責本次「民主宣傳車」的車身標語設計。他表示,唯有「震驚」二字可以形容自己知道六四真相時的感受,「我們那會兒上學時,互聯網還沒有敏感詞,沒有『(防火)牆』。」

他說,中共認為,把歷史毀滅掉,中共就以為能控制了過去、現在與未來。「但他們(中共)控制不了『牆外的過去』,必須有人做這個事情讓人知道真相。」

「我們不能讓主流社會以為:只要是中國人就是跟著共產黨的。我們是另一邊的。」

「民主戰車」首次在墨爾本車隊遊行中露面,由旅居日本的中國民運人士相林首創。#

2019年6月4日,墨爾本民運團體及眾多自發集結的愛國人士發起「民主戰車」大遊行,並在當晚墨爾本中領館門口舉行了六四燭光晚會。(Peter/大紀元)
2019年6月4日,墨爾本民運團體及眾多自發集結的愛國人士發起「民主戰車」大遊行,並在當晚墨爾本中領館門口舉行了六四燭光晚會。(Peter/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