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歷六四:那哭聲、那淚水,永遠不能忘記

6月4日香港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悼念30週年晚會,支聯會宣布有18萬人參加,為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加。(余鋼/大紀元)

人氣: 2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我記得一切。」「我強迫自己記住他們的面孔,他們的聲音,他們的哭喊,他們的淚水,甚至是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口氣息。」1989年6月4日當晚發生的一切,李蘭菊(Liane Lee)記憶猶新。

李蘭菊是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副主席,她從來沒有忘記自己肩負的一個特殊使命。

六四事件30周年之際,作為1989年六四事件的見證人,李蘭菊作客CBC電視節目「事發當時」(As It Happens),憶述她當年目睹的天安門大屠殺

無法忘記那個男孩

李蘭菊永遠無法忘記那個她無法拯救的男孩子。

那是1989年6月4日,當年26歲的李蘭菊以香港學聯代表身分,與其他學聯學生到北京街頭一起要求民主改革。在天安門廣場,她眼見數百名荷槍實彈的軍人,以武力鎮壓八九學運。

士兵向抗議者開火,到處都是鮮血,天安門廣場一片混亂。一個男孩子引起了她的注意,那個男孩看起來像初中生。

「他拿著一塊石頭,歇斯底里地哭喊著『他們打死了我的哥哥!他們打死了我的哥哥!我要跟他們拚命』。」

看到拿著石頭的男孩準備找全副武裝的軍人拚命,李蘭菊說:「我拼盡全力抓住了他,然後告訴他,『不,你不能去。那很危險』。然後,他把頭放在我的肩膀上,像一個老人一樣哭了起來。」

這時,有救護車鳴警駛過,小男孩從她手中掙脫了,追著救護車喊著,「哥哥,哥哥,我的哥哥」。

「我以為他只是離開了。但大約30分鐘後,他被血淋淋地抬了回來。」李蘭菊說。

告訴世界「今晚」發生了什麼

30年前中共派軍血洗天安門廣場時,有多少人被殺,中共當局從未公布死亡人數。

目擊者和支持者估計,有數千人遭殺戮,死於突擊步槍、狙擊手暗殺和坦克碾壓。李蘭菊說,她隨時可能像他們一樣喪生。

看到小男孩的屍體後,李蘭菊的身體支撐不下去了,被同學扶到了設在街道上的一個臨時急救站。此時,又一輛救護車停了下來。

「他們喊香港的學生上救護車,然後離開了。我們堅決不肯上車。」李回憶:「一名女醫生拉著我的手,盯著我的眼睛說,『孩子,你聽我說。請上救護車,你要安全地離開廣場,你要回到香港,告訴全世界,今晚所發生的一切,我們的政府對人民做了什麼』。 」

歷史不該被遺忘

李蘭菊聽了那名醫生的話,去了急診室,從那裡,得以搭乘香港政府租用的飛機逃離了北京。

後來,李蘭菊移居多倫多,又去了西弗吉尼亞州。她說,現在她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當一名「普通的」居家媽媽身上。

但是她永遠不會忘記她倖存的原因:她可以告訴全世界,當年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什麼,即使那意味著一次又一次地揭開她的創傷。

當李蘭菊看到中共和香港當局譴責和懲罰下一代年輕活動家時,她擔心歷史會重演。她說,她特別擔心中國年輕人不了解自己的歷史。

她記得,在抗議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時,有幾個年輕的中國人把她稱作「騙子」,並堅稱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根本不存在」。

「他們對我大吼大叫,甚至想打我。」李說,中共一直別有用心地把天安門大屠殺從歷史書籍中刪除。不准學校教,也不能在廣場上舉行紀念活動,甚至審查人們是否通過在線搜索和社交媒體了解六四。

只有香港,才能在周年紀念日舉行燭光守夜。

李蘭菊說,她永遠不會忘記六四。#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