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念六四30周年 德國柏林展開系列活動

6月4日上午,民主中國陣線、獨立中文筆會、中國共和黨、受脅迫民族協會(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德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和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代表在柏林中使館前集會,呼籲公眾毋忘六四,要求中共釋放一切政治犯。(大紀元)

人氣: 12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德國柏林記者站報導)六四30周年之際,關心中國民主運動的東西方人士齊聚柏林,以遞交公開信、展覽、行為藝術等各種形式,提醒公眾繼續關注這歷史上難忘的一頁,期待民主自由早日在中華大地得以實現。

公開信呼籲中國走向民主

民主中國陣線前任主席費良勇(左二)在集會上和各團體代表將公開信投入中使館的信箱。(大紀元)

6月4日上午,六個團體的成員代表在中共駐德使館前集會,遞交致中共人大和國務院的公開信。這六個團體分別是:民主中國陣線、獨立中文筆會、中國共和黨、受脅迫民族協會(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德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和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

民主中國陣線前任主席費良勇在集會上宣讀了公開信,隨後和各團體代表將公開信投入中使館的信箱。整個過程中,中使館毫無反應。

公開信中說:「希望中國人大和國務院推行政治改革,在政治領域為人民鬆綁。棄馬入世,棄毛歸正,即拋棄馬克思主義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階級專政的反動學說,廢除『四個堅持』,遵從人權至上的普世價值觀,讓中國和平漸進有序地從專制社會過渡到民主社會,讓中國的社會制度與世界接軌。實施憲政法治,保障基本人權、維護社會公正,促進中國持續發展,利國利民。」

藝術作品回顧歷史

參觀展覽的觀眾。 (大紀元)

6月1日至6日,在柏林獨立藝術空間tête,一群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德國和美國的藝術家們舉辦了紀念八九學運和六四屠殺的展覽活動「30Years/這三十年」。展覽包括裝置、影像、表演、討論、資料整理、繪畫等多種形式,注重互動性與多層面的歷史詮釋,還有八九學運和六四親歷者講述現場情形與之後的逃亡經歷。

6月1日,德國藝術家Janine Gerber與策展人趙女士一起,邀請參觀者將天安門母親收集到的遇難者名字刻在裝置上,並解釋每個名字的含義與遇難過程。這件裝置在展覽之後,送給中共駐德大使館。

在展覽室入口處,矗立著藝術家Zhang Ruo製作的帳篷形狀紀念碑,在6月4日當天,遊行者攜帶著這座帳篷紀念碑,請公眾在上面留言。

展覽室正中央懸掛著一幅刻有部分死難者名字的白色寬紙,這是藝術工作者Janine Gerber的創意作品,她邀請觀眾把六四死難者名字刻在紙上,以此紀念消失的生命。

在這裡,觀眾還可以觀看關於六四的紀錄片。影片回顧了當年北京的情形,軍隊開槍後,受傷者被民眾用平板車送到醫院,還有民眾用公園的長椅抬著傷者跑到醫院,短時間內醫院裡就擠滿了中槍的學生和市民。在北京的街道上,還殘留著被燒毀車輛的殘骸。

2012年到2018年間,活動策展人趙女士陸續採訪了不同人群對於六四的個人回憶。這部分採訪內容也被收入影片中。

6月3日晚,活動主辦方舉行談論會,觀眾以自己的經歷,分享了中共「國保」警察的工作方法和人權活動者的應對方式。比如,通過翻牆在網絡或者推特上發表文章,被中共國保知道後就會被約談,或者被抓起來關幾天。如果異議人士在國外,他們可能就會威脅其在國內的家人或者親戚。

自由藝術工作者馬先生表示,比如中共警察在對付維權人士或異議人士時,會和目標人物的家人和親戚談話,以此施壓。此外,中共會通過小恩小惠收買普通人當作線人,它會找出人性的弱點,然後逐個擊破。

一位北京上訪維權女士的畫作。(大紀元)

趙女士講述了一位北京上訪維權者的經歷:她的家被強拆,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流落街頭。她和丈夫開始了維權之路。她的丈夫被警察毆打,走投無路後在政府機構門口喝藥自殺,以死抗爭。

她在上訪過程中被警察推倒,導致腰部受傷,需要長期坐輪椅。在所謂的「敏感時期」,她就被警察監管起來。她以此為主題,繪製了多幅畫作,其中一幅作品也在這次展覽中展出。

一位來自香港的年輕觀眾回憶了他在幾年前雨傘運動中的見聞,聯想到近日在香港發生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又稱引渡惡法、送中條例)的遊行活動。他表示,感覺到近年來中共對香港的滲透和控制越來越嚴。

抬著紀念碑穿越柏林

6月4日晚,藝術家在柏林大教堂前展示六四紀念碑。(大紀元)

6月4日,藝術家們和其他參與者一起抬著展覽室門口的六四紀念碑,以中國傳統送葬形式,一邊吹奏音樂,一邊走向柏林大教堂。「路過狹窄的施工路面時,那些穿漂亮西裝的人都皺起眉頭給我們讓路。但一聽說是為了紀念天安門屠殺,他們立刻轉而稱讚叫好。」參加遊行的德國與美國藝術家這樣說。

還有一些來自中國的遊客,因為對這個話題有所擔心,不敢走近,在十幾米外觀看。臨時紀念碑在柏林大教堂前面還吸引了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他們走過來分享在自己國家遭受專制壓迫的回憶。

紀念碑上留下了許多參與者的簽名和留言。製作紀念碑的中國藝術家說:「真正的六四紀念碑應該在中國。在我們能在中國為六四建立紀念碑之前,所有的紀念碑都是臨時的。我希望它也能為那些無法在祖國獲得歸屬感,仍四處尋覓家園的心靈們提供一個暫時休憩的場所。」#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06-08 7: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