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成功舉辦「天安門六四」三十週年紀念音樂會

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成功舉辦「天安門六四」三十週年紀念音樂會。(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今年芝加哥的初夏持續低溫,正如作曲家汪成用創作於1989年「六四」後的一首歌曲所唱﹕「有一個冰冷的夏季,深深地埋入了我的記憶……」

為了告慰在「六四」逝去的英靈,為了給「六四」難屬送去一份關愛,為了拒絕遺忘,崇尚生命,六月二日,東西方音樂藝術團在芝加哥西郊的瑞柏市北中學院音樂廳成功舉辦了「永恆的春季——天安門六四三十週年紀念音樂會」。

遠道而來的旅英小說家、以「六四」為時代背景的小說《北京植物人》的作者馬建,與原北京體育學院學生、在「天安門大屠殺」中被坦克碾壓而失去雙腿的方政作為特邀嘉賓出席了紀念會。

紀念會以方政感人的致詞拉開了序幕,然後輪椅上的方政在兩位小女孩與東西方音樂藝術團音樂總監楊逢時博士的陪伴下在「坦克人」英勇擋坦克的畫像前點燃蠟燭。隨後,三十幾位音樂會演員在古典音樂大師巴赫的鋼琴聲中為英雄與死難者獻上了鮮花。

紀念會以方政感人的致詞拉開序幕。(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輪椅上的方政在兩位小女孩與楊逢時博士的陪伴下在「坦克人」畫像前點燃蠟燭。(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音樂會演員在古典音樂大師巴赫的鋼琴聲中為英雄與死難者獻上鮮花。(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當熒幕上出現馬建的小說《北京植物人》的畫面時,馬建以男中音渾厚的嗓音在一系列揭露「六四屠殺」真相的視頻的同步配合下,朗誦了小說中描寫發生在六月三日深夜的「天安門慘案」的片斷。一位美國黑人戲劇表演藝術家在楊逢時作曲的大提琴敘事曲的獨奏聲中悲切地朗誦了《北京植物人》的英譯本,使到場的觀眾無一不為之震撼。

馬建朗誦《北京植物人》小說中描寫發生在六月三日深夜的「天安門慘案」的片斷。(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一位美國黑人戲劇表演藝術家朗誦《北京植物人》的英譯本。(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樂團重演由汪成用、楊逢時作曲的小號協奏曲「自由頌」。(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音樂會上還播放了英國拍攝的電影「CHIMERICA」的片斷。緊接著樂隊重演了由汪成用、楊逢時作曲的小號協奏曲「自由頌」。

汪成用作詞、楊逢時作曲的歌曲「聽媽媽講那六月的故事」創作於2014年,並於當年在舊金山舉辦的「六四」二十五週年紀念會上由逢時抱著不滿三歲的小女兒與五、六個「六四」第二代的孩子們一起演唱。今年,逢時把此曲改編為由大型弦樂團伴奏的合唱曲。當年近三歲的女兒如今也已七、八歲,並擔任了合唱中的童聲領唱。僅此「故事」中的「故事」已令人感慨萬千。今年的演唱將視頻、混聲合唱、弦樂鋼琴與童聲領唱混為一體,臺上的演員與臺下的觀眾共同回顧三十年前「六月的故事」,並以逢時在視頻中的終曲感言結尾﹕「六月的故事,從此成為生命的故事。讓這個永恆的故事融入心田,刻入墓碑,流入歷史的長河。謹此,為六四亡靈,也為所有的孩子們獻上我的心聲——媽媽講那六月的故事」。

楊逢時指揮東西方音樂藝術團及瑞柏華人合唱團表演。(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楊逢時女兒擔任合唱中的童聲領唱。(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本音樂會的主題曲「永恆的春季」是逢時以兩年的心血新近完成的由弦樂團伴奏的女中音、雙簧管與大提琴三重奏曲。逢時在樂曲演奏前的英文致詞中說,當家父於2011年的聖誕夜離世時,父女倆已有十八年未曾見面。父親在生前曾多次說,你就改變一下你的政治觀點吧,這樣你就能回來看我了。我可能已來日不多,你是我最小的女兒,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可是,請原諒我,爸爸。」逢時說「正因為我是那麼熱愛生我的那片古老的土地和世代苦難的同胞,正因為對你的愛,我無法改變……如果像我這樣的人都改變初衷,向殺人的專制政權低頭,那中國作為一個國家就永遠不會改變,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民和他們的孩子們就永遠不能享受自由。」兩年前,逢時的叔叔給她寄來了父親生前一份簡單的音樂手稿。此曲的靈感便由此而生。逢時以父親手稿中的兩個主題作為基礎,發展而成這首「永恆的春季」。逢時在結尾時說﹕「六四給中國留下了不可癒合的傷痕,也給千萬個家庭造成了永久的悲劇」「我要把此曲獻給六四亡靈,與所有為正義與理想而付出了慘痛代價的志士仁人。」

歌唱家鄭瑞芳演唱「永恆的春季」。(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歌唱家鄭瑞芳在樂團伴奏下演唱「永恆的春季」。(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仰望蒼天我在尋你,走近大海我在喚你。那風吹的雲,那水照的影,只留下你孤獨的歌伴隨我破碎的心。……冷酷的嚴冬,悲情的分離,但我們終將會相聚在永恆的春季」。歌唱家鄭瑞芳聲情並茂的演唱,把逢時作詞作曲的這首「永恆的春季」 詮釋得細膩感人,使臺上臺下的演員與聽眾潸然淚下。

音樂會在楊逢時與汪成用作曲的合唱「無悔的追求」中圓滿結束,如歌中所唱﹕「執著的風追不散的雲,那是永遠無悔的追求。」

音樂會在楊逢時與汪成用作曲的合唱「無悔的追求」中圓滿結束。(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紀念會的後半場為討論會,由方政與馬建從文學與歷史兩個層面作了演講。現場英文翻譯由楊逢時芝加哥大學三十年的校友,從未缺席歷次紀念音樂會的柴瀟勇博士和東西方音樂會的長期義工熊波先生共同擔任。從外州專程乘火車來參加音樂會的觀眾說,雖然會後要連夜趕回家,但感到受益匪淺,不虛此行。

紀念會的後半場為討論會,由方政與馬建從文學與歷史兩個層面作了演講。(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半年以來,參加演出的瑞柏華人合唱團與專業演員音樂家們及所有義務工作人員為紀念會的成功召開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同時,也在各種或明或暗的干擾中承受了來自各方的壓力。在所謂的「遠離政治」的告誡中最終克服了困惑與徬徨。另據報,就在紀念會開始前的半小時內,紀念會的組織者收到了若干個奇怪的電話訊問「紀念會為甚麼被取消?」但即使被如此假新聞破壞, 仍有近三百人出席了紀念會。東西方音樂藝術團在此向所有音樂會的參與和支持者及所有堅守良心底線,以記憶戰勝忘卻的無悔的追求者致於最崇高的敬意﹗

願生者在音樂中昂首,願死者在音樂中安寧。◇

——東西方音樂藝術團供稿

楊逢時指揮音樂會。(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音樂會現場。(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參加演出的瑞柏華人合唱團與專業演員音樂家們及所有義務工作人員合影。(東西方音樂藝術團提供)

 

 

評論
2019-06-08 7: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