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13”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我的父親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燕子

父親和女兒(大紀元)

  人氣: 254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我是一名八零後,一九九六年隨父親一起修煉法輪大法。是大法把我一個不完美的家變的溫馨和幸福,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我的家庭

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我還有一個智商也不高的弟弟。

父親是一個性子急、脾氣大、很能幹的人,父親也是一個嗜酒如命的人,一天三頓酒,天天如此。在當地是出了名的能喝,有婚宴或其它事的,都要請他去陪酒,父親煙也抽的很凶。

可憐的母親 暴怒的父親

那時母親和弟弟因為智商問題經常惹父親生氣,父親出手很重,打的弟弟放學不敢回家,放學後在樹林裡藏著,讓我到處找他。父親也三天兩頭的打母親,母親嗓門大,被打後就嚎啕大哭,我怕被鄰居聽見就勸母親,後來母親被打後就離家出走。記得一天晚上母親又一次被打,非得離家出走,我就在門口使勁拉著母親,不讓她走,可她不聽我的,她比我的力氣大,把我一甩就走了。我那時特別害怕,黑天不敢出屋,就沒敢去追,趕緊跑屋裡勸父親去找找母親。可父親氣洶洶的說:「不找,愛上哪去上哪去。」接著喝他的酒。我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父親仍是不動。我戰戰兢兢的過了一夜,第二天我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母親被好心人送了回來。我姥姥她們知道後和我父親鬧,可我父親沒改,下次還照樣狠狠的打我母親,母親就再次離家出走。後來他們倆再吵架時,我就悄悄的把大門鎖上,讓母親出不去。

為了讓父親少生氣,我從小就幫母親做飯,看著弟弟。那時我幼小的心靈裡覺的自己怎麼這麼不幸,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裡,內心充滿了無助和恐懼,也產生了自卑的心理,因為我得不到同齡人的幸福和正常的關懷。

大法讓父親發生巨大變化

我十二歲的時候,經姑姑介紹,我和父親一起修煉了法輪大法,從此父親的改變很大,他首先把煙和酒戒了。我舅舅不相信,他說:「我姐夫要能戒了酒,我就戒了飯。」幾個月後,舅舅見我父親真不喝酒了,再提及這話來他說:「很佩服我姐夫,佩服這個大法。」

父親的脾氣也好了很多,不那麼勤打母親了,只是看到母親不理智的做法會生氣。比如:母親經常拿著一個大瓢喝水,邊喝邊撒,幾乎是喝一半灑一半,灑到胸前的衣服上全濕了,剩下的水就在屋子裡的地上一潑。那時農村的地面很不乾淨,撒上水之後就和成泥了,再踩到各個屋裡都是泥腳印。父親對此很生氣,而母親怎麼說也不改,而且幾乎天天如此。我就提醒父親,這是師父考驗你的心性呢。這樣父親心性提高的很快,打罵聲變的越來越少,母親再也不用離家出走了。我好感謝大法呀,給我一個還算正常的家。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之後,父親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姥姥他們找關係、托後門,半個月後把父親保了出來。派出所的人經常到我家騷擾、非法抄家,我母親害怕,經常勸我父親不要煉了,我父親當然不會聽的。有一天我和父親想去北京為大法討回公道,當我們想走時,母親躺在床上問父親: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父親摸了摸正躺在床上發燒的母親和弟弟,就和我說:「你留在家裡照看他們兩個吧。」我說:不行,我要去北京。父親說:「那你就去吧,我在家裡看他們。」為了母親,父親沒去成,也許那是他一生的遺憾吧,但他並不後悔,他說:「師父告訴我們要處處做一個好人,我不能丟下兩個病人不管。」

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

後來母親得了腦血栓,父親為了讓母親得到更好的治療,帶母親到大醫院去看病,一點也不怕花錢。出院後仿照醫院的康復機械再加上他自己的創造改進,製作了五種助於鍛鍊四肢的工具,有坐著用的,有躺著用的,立著用的。

母親不能行走,也不能自己從床上坐起來,說不了話,大小便也不知道。父親不厭其煩的每天陪母親鍛鍊身體,除了用他發明的工具外,還背著母親在各屋裡走幾圈,走幾圈大概需要很長時間。因為走一圈就得歇著,然後再接著走,父親讓母親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腳站在地上,隨著父親的腳步挪動。

父親照顧母親時總是樂呵呵的,用父親的話說,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尤其是母親大便拉在褲子裡的時候,父親也不嫌髒,先用水管沖洗了,再放在洗衣機裡洗。過節時親戚們送來的營養品,父親全省給母親吃。

在天氣暖和的時候,父親用輪椅推著母親去廣場上遛彎,村裡人都對父親投來敬佩的目光,背後人們都在議論:他也就是煉法輪功的,要一般的人用不了一年就得讓她回去。因為他們都覺的母親沒病的時候都是一個不正常的人,病了還給她治,還這麼精心的照顧她,不知圖個啥。

我說父親對母親是一種大善的行為。父親說: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

六年後母親再次出現腦血栓,大面積腦梗在重症監護室裡住了兩天,已經沒有了呼吸,只有心跳,醫生說讓回家。父親的話讓在場的親戚們都為之動容,父親說:能不能給我留個植物人?醫生說夠嗆,那得再觀察幾天,看有沒有自主呼吸才能出結果,估計連一半的機率都沒有。姥姥說拉回來吧,既然這樣了,植物人也沒意思了。母親出殯的那天來了很多人,姥姥家的表姨表舅們,還有村裡的鄉親們都對父親大加讚許,有的對父親豎起大拇指,夸父親不容易,是個難得的好人。

弟弟的不幸婚姻

再說一下我的弟弟,我弟媳一家是世界上難找的一家人,不講理到了極點,吉尼斯記錄可能就得歸他們家莫屬。弟弟的岳母是出了名的不講理、「財迷瘋」,弄的岳父和岳母的親生父親都打官司,和他的親弟兄都變成了仇人,哥幾個都不和他說話。就這樣的一家人被我這個智商不高的弟弟碰到了,還有緣結了婚。(當時我父親不知道他們是這樣的人)弟弟的岳母聽說我父親有錢,就讓人去給自己的女兒說媒,我弟弟由於智商有問題,娶媳婦很難,父親聽說有主動給自己家兒子說媒的,就同意了。相處一段時間後就安排結婚,當時彩禮都是一萬多,他們非要三萬,而且家電也要買好的,當時在村裡還是獨一份。父親答應了。

婚後他們一家看不起弟弟,父親也是受盡了屈辱,但父親都按大法的要求忍了下來。還儘量的為他們著想,幫助他們。比如不顧鄉親們的笑話,帶領一家人去給他們的田地裡拔草等等。

一年後弟媳生了一個兒子,弟弟的岳父岳母更是覺的自己的女兒臉上有光了,也變的更加肆無忌憚,讓我父親給他們買樓,父親沒有答應,他們就乾脆不來弟弟家住了。弟弟掙了工資就每月給他們送錢過去,但他們也不讓吃飯就讓弟弟回來。岳父還打弟弟,打的他大舅子都看不下去了,說他父親:這女婿不是兒子,不能這麼打。弟弟氣的就不去他們家了,他們就和弟弟離婚。弟弟想要孩子可他們不給,孩子的戶口也上到了他岳母的戶口本上,他們不給孩子為的是要撫養費,弟弟就沒同意離婚。他們就把弟弟告上法庭要求離婚,父親說離婚可以,把孩子給我們,不要你們的一分撫養費,他們不同意。最後判決書把孩子判給了他們,宣判離婚十五天內可以上訴。

弟弟異常難過,經常沒命的喝酒。父親和弟弟是兩個院住,一天見弟弟沒來吃飯,就去那院找他,一看弟弟死在了廁所裡。

以德報怨

由於父親給弟弟買了保險,就報了保險公司,弟弟的岳父母也得知了弟弟有保險就過來和父親爭保險,要分一半的保險補償金,因為保險沒有指定受益人,所以按法律規定:繼承人平均分保險,這是父親沒有想到的,因為他們的離婚判決書還沒有到十五天,所以說等於離婚沒離成,按法律應該歸他們一半。但是好幾萬塊錢哪,是一個農民辛辛苦苦幾年才能掙來的。父親想來想去,如果按照常人的做法是絕對不會給他們的,是他們非要離婚,還把兒子告了,把兒子逼上了絕路,還有臉過來要兒子的保險,再說保險也不是他們給交的。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按常人肯定會這樣做,他們也沒轍。

但是父親深知自己是一個修煉人,師父教導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處處為了別人著想的人,要把自己的錢財看淡,要放下名、利、情。父親把要給他們的錢裝在兜裡,在屋裡來迴轉圈,一會兒摸摸錢覺的他們真的不配要,也不該要,因為自己歲數大了,都六十了,一個農民種著幾畝地,生活來源越來越少,又沒有退休金,當時還要給母親治病。可是轉念一想到大法,不能違背真、善、忍的法理,所以來回走了約半個小時,後來打電話給我,問我的想法。我說:「這麼大的事,你自己看著辦,我尊重你的一切選擇!」

最後父親決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就把錢給他們送過去了。他們一家人真是喜出望外。可能他們也做好了父親不給他們的準備,因為弟弟的岳父一直在重複著說:我知道你會來的,我知道你會來的。父親告訴了他們,他為什麼會來,因為他信仰真、善、忍,為了這三個字他來了。他們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

孩子一直是他們養著。半個月前孩子在學校門口過斑馬線的時候被一輛汽車撞了,撞斷了小腿,住在醫院裡。他們通知了父親和我,我和父親就過去醫院看他們,幫他們轉到了一個更好的醫院。因孩子的繼父在外地工作,孩子的姥姥姥爺都有自己的事,也沒有時間照顧他,只有他媽媽一人在醫院看著他,還有他一個三歲的弟弟。父親覺的她們可憐,就提出替她照顧半天,每天上午孩子的媽媽看著,下午我父親看著,每天父親都會帶好吃的去,而且一買就是兩份,給他的弟弟也有一份。孩子的媽媽很感動,孩子的姥姥一家人都很感動!

有一天,孩子的媽媽看到手機的天氣預報上明天會有雨,就和我父親說明天你就別來了,這麼大老遠的,下雨天不好走。但我父親得知孩子的媽媽正在患感冒,第二天還是來了,孩子的媽媽非常的意外,說:「不是不讓你來了嗎?怎麼又來了?」我父親說:「你不是生病了嗎?我怕你在醫院裡休息不好,他又拉又尿的又不能動。你在家裡好好休息半天吧。」孩子的媽媽非常的感動。

要知道當初她給了我父親多少難堪和下不來台,給父親造謠,和父親大吵大嚷,讓父親受盡了委屈……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但現在父親一點都不計較這些,把常人認為的仇人當成親人一樣去對待。這是無上的寬容,是從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只有法輪大法才有這樣大的威力,造就出這樣偉大的大法徒!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父親,讓父親對母親由恨到愛再到慈悲!讓父親經受這麼多魔難、經歷兩位親人的生死離別之後,仍然保持一個健康樂觀的心態,而且成為一個這麼好的人。父親仍在大法中努力實修著自己,努力把自己變成一個無私的人。

由衷的感恩大法!感謝師尊!我也要在大法中勇猛精進!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做裁縫這個行當,形形色色的什麼人都能碰到,經常是這個嫌價格高了,那個覺的款式不新潮,這個嫌瘦了,那個嫌肥了。我牢記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 她和同事開心的遊山玩水,爬到山頂時,突然山崩地裂,地動山搖,山地瞬間被震開一道道溝壑,山頂頓時響起一片哀嚎,驚叫聲、人們驚慌失措,四處亂跑,沒跑幾步就被滾滾的山石碾壓而過,瞬間人們被埋沒……
  • 公公的遺囑很特別,因為他先後立下了兩份遺囑,兩份遺囑雖說都是有關房子未來的歸屬問題,但兩份遺囑卻是截然不一樣的說法。
  • 由於工作關係,我還無知地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但有一個問題一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全國竟然有那麼多高級知識分子、高官和事業成功人士都在學煉法輪功,而且一旦涉足其中就都很堅定。這是為什麼?
  • 我嫁到了一個這樣的人家:公婆打罵兒子、兒媳是家常便飯,公公和大兒媳打架甚至動起刀來,把我嚇的躲起來半天不敢出屋。婆婆在村裡是出了名的厲害。
  • 我今年三十三歲,一名公務員。兩年前,母親從遙遠的家鄉趕來照顧已經懷孕七、八個月的我。母親是一名法輪功弟子,很精進,在這陌生的城市,照顧我之餘,還要給她遇到的人講法輪功真相。
  • 現在想想那段時間自己真像個賭紅了眼的賭徒,當初賺的那麼多的錢可能就是用我的德換來的,但轉眼成空,什麼都沒有了,還負債幾十萬。開始跟親戚借錢補漏洞,結果因為借錢和不少親戚鬧的反目成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