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之盟

康熙皇帝「蒼龍教子」硯 傳雍正承大統

作者:飛鴻踏雪

清 康熙 松花石蒼龍教子硯賜雍親王 。硯台背面雋刻行書銘文:「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淨。」(公有領域)

  人氣: 11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多少人曾經有過一份永難忘懷的心情,在心田上銘記著那份情懷,刻骨銘心啊!如果把這份情懷銘刻在大地之骨──玉之上,真是恰如其狀的「刻骨銘心」!

清朝的聖祖康熙皇帝就遺留下一個「刻骨銘心」的印記。

清朝的皇位傳承,傳賢能不必傳嫡長。清聖祖康熙皇帝遺詔傳位於雍親王皇四子胤禛的內容有沒有被竄改?常見一些小道消息眾說紛紜。一些電影、電視等大眾媒體上的戲碼,也常常聚焦在這作文章。轉到清宮的文物寶庫,我們可以發現一方康熙皇帝賜給皇兒胤禛的台。來看看這方蒼龍教子硯流露了康熙皇帝什麼心情?對皇子胤禛有何期待?

蒼龍教子

這方「松花石蒼龍教子硯」是一方略成長方形的不規則綠色石硯,厚度是3公分,長17.9公分,寬14.2公分。全硯通體有深深淺淺的綠色天然橫紋。硯面周緣起棱,其內陷下一圈就是墨池。

硯紋象徵

松花石蒼龍教子硯。(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這方硯台面上刻著一條蒼龍翻騰於如波、如濤的雲海之中,波濤漥下為池,池內嵌一褐紅色龍珠。蒼龍在右方,隨著龍的眼光往左下方看去,一條小龍昂首仰望著巨龍。這石刻的紋樣寓意「蒼龍教子」。俗話說「望子成龍」,父母對兒女的期待就像這方蒼龍教子硯所流露的一樣吧。蒼龍更是尊貴的化身,在這方硯台中,蒼龍是康熙皇帝的表徵,小龍就是胤禛。蒼龍,一位九五至尊、如飛龍在天的皇父,期待皇兒成器的心情躍然玉石之上。

硯台背面有「五雲」、「體元主人」、「康熙宸翰」等印章,左下角銘刻「賜胤禛」。從這些印記,明白傳達了這樣的訊息:這是康熙皇帝賜給皇兒胤禛的寶物。

在石硯的背面,勻淨帶著堅毅的書銘,鐫出康熙教皇子胤禛的內容:「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淨。」康熙期勉胤禛「堅」毅如石、潔「淨」如水!以玉石硯來示現堅與淨,恰如其心。

康熙 蒼龍教子硯銘文。(圖取自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天工寶物》,飛鴻踏雪翻拍/大紀元)

《清實錄雍正朝實錄》記載,康熙皇帝曾經面諭大臣們說在自己身後,「必擇一堅固可托之人,與爾等作主,令爾等永享太平。」康熙所期勉的「一拳之石取其堅」的胤禛,和他所寄望的「堅固可托之人」,就正是同一人──和碩雍親王,後來的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戎裝像。(公有領域)

松花石上刻骨銘心

這方「松花石蒼龍教子硯」的質地勻淨溫潤,透出風清月朗的高潔質感,反映了高潔的品格。松花石在地殼中經過了億萬年的孕育而成,也叫「松花玉」,美石的名稱傳達了「松之勁節」、「玉之貞德」的訊息。松花石的這些天賦,這些特質,宛然呼應了康熙皇帝對胤禛的期勉。

胤禛性格非常至誠純孝、好學,只是比較急躁。他從小博覽、研讀史冊,不孜不倦,刻苦勤奮,「耽書史,博覽弗倦,精究理學之原」。後來他掌綱主政時,評騭人材,燭照如神。而且他文武兼備,精於騎射、兵器之術,洞悉各種用兵的韜略機宜,在文治武功上都有成就。

「宵衣旰食」的皇帝

雍正皇帝追崇聖祖康熙的仁政,「體聖祖之心以為心,法聖祖之政以為政」。他早晚都在養心殿理政辦公,養心殿有一匾額──「戒急用忍」,就是康熙皇帝對他仁慈的教誨。他不忘先皇的期勉「戒急用忍」,用以督促自己。

在養心殿西暖閣,雍正皇帝親題匾額「勤政親賢」、對聯「唯以一人治天下,豈爲天下奉一人。」[1] 其中展現勤政親賢的理念。看看他如何勤政愛民?如何竭盡「宵衣旰食之勞」當皇帝?以滿族習俗,大清皇帝每天只吃兩頓正餐,晚上5-7點的時間只吃點心,而雍正皇帝經常批閱奏摺到深夜,清晨5點起身,每晚只睡4個小時。現存的雍正朝奏摺有4萬多件,雍正在位13年,經他親筆硃批的文字高達一千萬字以上。

故宮養心殿西暖閣,雍正皇帝親題匾額「勤政親賢」和對聯。(PIERRE ANDRE LECLERCQ/Wikimedia Commons)

雍正皇帝有一首《花下偶成》的詩,映現他夜裡獨自一人批閱奏摺的身影:「對酒吟詩花勸飲,花前得句自推敲。九重三殿誰為友?皓月清風作契交。」在他的廉政善化之下,各地「風俗移易,吏治澄清」,物阜民豐。這位堅毅廉潔的「憂勤之聖」,沒有辜負先皇對他「一勺之水取其淨」的期待。

康熙傳統 雍正克承大統

松花石產於中國大陸的東北長白山區松花江流域,這裡正是滿族的故鄉;松花石產量稀少,色澤豐富、質地細膩、沒有毒性,常被用來雕刻硯台,也是工藝品和建築裝飾的優良玉石,民間賦予松花石「鎮宅之寶」的特性。松花石傳遞了滿族祖先的美德,又具有「鎮宅之寶」的色彩,從這兩方面來看,這方蒼龍教子寶硯,宛然承載著「傳統」的義涵!

真實歷史又是如何呢?清代《內閣大庫檔案》內有清聖祖遺詔,其中對於皇位傳統繼承的安排,康熙皇帝這樣說:「雍親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

後人從蒼龍教子硯中,明明白白看到康熙皇帝對胤禛的期勉和期待,其刻「骨」(玉石)銘心的真情流露,和康熙皇帝最後的遺詔是完全契合的。「賜胤禛」的蒼龍教子硯,宛然是聖君「金玉之盟」的展現,留給後人說史跡。

註[1]

這副對聯出自唐代大學士張蘊古上陳唐太宗的《大寶箴》:「聖人……大明無私照,至公無私親。故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人。」雍正把最後兩句改寫了。

參考資料:
《清實錄雍正朝實錄》
《天工寶物》,國立故宮博物院,2006年4月出版。
《全唐文.卷0154 》張蘊古.〈大寶箴〉
《清朝內閣大庫檔案》,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文物。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天價的「北宋汝窯青瓷」中感受、享受古人的「雨過天青雲破處」的藝術觸動,同時在瓶底詩句和刻字中,人們還可以找看皇帝和貴妃的愛情故事。幾件「北宋汝窯青瓷」底部留有「奉華」兩字……
  • 從毛公鼎認識漢字:金文能紀錄了不少早期的象形字,許多研究者,將毛公鼎銘文作為金文的代表。鐘鼎金文保存長久,從金文中可以相當程度地對照出楷書文字和上古文字的差異,具有文化史觀深刻的意義。
  • 「賞新年珍玩 過個富貴風雅年」系列的導覽,精選了八件祥瑞的年俗擺飾珍玩,為讀者帶來喜氣,伴君過個富貴風雅年!迎瑞接福!這是第二篇的二件:宋代紫端太平有象硯、清代太平有象四方瓶。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3世紀,當南宋偏安於江南、與西夏和金國鼎足而立之際,在北方遼闊的大草原上,一隻雄鷹快速地崛起,並逐漸統一了漠北草原,隨之建立了草原帝國「大蒙古國」,這個名叫鐵木真的蒙古英雄被尊稱為「成吉思汗」。隨後,他和其子孫率領著蒙古鐵騎三次西征,橫跨歐亞大陸,甚至打到了今天的俄羅斯、波蘭、匈牙利一帶,令歐洲為之震動。
  • 太宗還寫詩一首,追述往古興亡之道,擱筆之後歎道:「鍾子期死,俞伯牙不再彈琴。我寫此詩,又給誰看呢?」惆悵之情無以言表,他讓起居郎拿著這篇詩稿,到虞世南的靈前吟誦一番,然後燒掉,希望虞世南的在天之靈有所感悟。
  • 皇太子兩度廢立的風波,是康熙帝晚年時期發生的一件大事。才華出眾的幾位皇子,主動或被動地捲入了奪嫡之戰,釀成了父子恩斷、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劇。「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當年的「七步詩」,道出了皇子們的真實心聲。康熙帝在處理皇權與儲君,以及皇子之間的矛盾時,越發體悟到冊立太子的弊端。最終,他採取遺詔立儲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讓皇權平穩過渡,盛世得以延續。他的對策,也成了一次創舉,開啟清王朝祕密建儲的先河。
  • 清聖祖仁皇帝康熙,一生勤政審慎,在位六十一年開創清初承平盛世,成為歷史上唯一集聖、仁於一身的賢明君主。當步入人生的暮年時,他在處理國政之餘,一個重要的問題縈繞心頭,那就是如何為清王朝選擇最合適的繼承人。
  • 清朝,作為最後一個傳統的中華王朝,在文學史上有著集大成的特點,是古代文學的一個完美總結。在最繁盛的康熙朝,國力的強大、經濟的繁榮,也帶來了斐然燦爛的文化。熱愛儒學與詩文的康熙帝,就像一位開拓者,打開清初文壇的局面,也奠定了整個清朝文學的繁榮。
  • 清初,因戰亂、圈地、重稅等原因,國內耕地荒蕪,百姓四散流亡,導致國賦不足、民生困苦。加上康熙帝親政不久,三藩作亂,這種境況更加嚴重。自聽政以來,康熙帝就非常關心民間疾苦,關注各地農業豐歉情況。有學者統計,康熙朝四十多年來,內外大臣留存下來的奏摺中,約有半數包含了氣候、糧食收成有關的奏報。
  • 曆法,不僅是關乎古代農耕的國本重器,也是一個朝代的象徵,具有重要意義。傳統的曆法,經朝廷專業的司職官員修訂,再由皇帝欽定,以詔書的隆重形式頒行天下。定正朔、頒曆法,往往昭示著國家一統和秩序的砥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