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哥華港人:香港是守護自由法治的橋頭堡

Hong Kong
最近一個月來,為讓港府撤回惡法,香港人已發起四次大遊行,103萬、200萬及55萬人港島區大遊行以及7月7日23萬人在九龍區面向中國遊客的遊行。圖為7‧1香港大遊行。(李逸/大紀元)
人氣: 7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陶子豐溫哥華採訪報導)溫哥華是一個與香港有密切聯繫的城市,這裡的香港移民很多,97香港主權移交之前跟隨父母移民加拿大的幼童,現在都已步入社會,成家立業。此外,在獲得加拿大身分後又返回香港發展,稱作「回流」的這部分人,也有30萬之多。很多的香港移民家庭,也都是部分家庭成員在溫哥華,部分在香港。香港社會的任何波動,都同樣牽動溫哥華。

香港政府於今年2月首次提議全面修改《逃犯條例》(亦稱《送中條例》),以大大簡化引渡流程,這個提議遭到香港各界的強烈抵制。最近一個月來,港人已發起四次大遊行,103萬、200萬及55萬人港島區大遊行、6月12日圍立法會阻修例,及7月7日23萬人在九龍區面向中國遊客的遊行。

為了讓港府撤回惡法,香港人萬眾一心,已經累計380萬人次走上街頭抗爭。港人所展示的維護自身權力的決心,遠遠超出人們的預料,也最終迫使港首林鄭月娥態度軟化。

林鄭7月9日見記者,首次承認今次修訂工作完全失敗,草案已「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但,香港人並不接受。

溫哥華的香港移民又是如何看待《送中條例》和港人的持續抗爭的呢?就這個問題,記者採訪了加拿大香港之友召集人宋女士(Fenella Sung),原香港電台記者辛智芬。

Vancouver
加拿大香港之友召集人宋女士(Fenella Sung),原香港電台記者辛智芬。(受訪人提供)

港人對「壽終正寢」的說法不放心

Fenella Sung說,「壽終正寢」不是一個明確的法律用詞,不排除此提案死而復生的可能。「為什麼不肯明確地講『撤回』呢,其實『撤回』的程序很簡單,只要港府向立法會寫一封信,明確地『撤』以前提交的提案就行了。」

Sung認為林鄭和港府在說一套做一套,只要沒見到白底黑字的「撤回」,民眾就不放心。

在終止修訂《送中條例》這件事上,林鄭和中共選擇含混不清的表述,背後是有原因的。這些原因令港人不安。

她認為,林鄭的退讓,是姿態性的,是迫於民眾的壓力做出的暫時的表態,而不是實質性的。港人遊行的五大訴求,一條都還沒有落實。

修訂程序中最重要的步驟被簡化

香港立法會修訂法案,需走過一個三讀程序。一讀時,首次在立法會介紹法案,解釋法案的目的。二讀需對內容做詳細解釋,提案交由來自社會各界人士組成的工作委員會反覆討論,看提案是否合理;二讀程序中,議員會在辯論中發表意見,並可提出修正方案。最後,立法機關會進行表決,決定是否批准議案進入三讀。

Fenella Sung解釋說,這個三讀程序中最重要的一個步驟就是工作委員會的審核。像「送中條例」這樣的提案,工作委員會至少需要由律師、法官、法律界的學者和警隊組成,時間上需要一到兩年。而港府提議的程序完全避開工作委員會反覆討論研究這個最為關鍵的步驟,快速地直接進入大會發言表決。港府這種做法令港人極為不安。

九七主權移交後 港府信譽每況愈下

這次的港人抗爭達到空前未有的規模,反映出民眾對香港政府極大的不信任。記者問到這種不信任感是如何產生的,Fenella Sung表示,事實上,港民對港府和港警,在九七之前的滿意度是相當高的,這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初也沒有多大改變。

然而在經歷基本法釋法,23條,2014年831框架,國教事件之後,民眾發現港府的行事風格已經越來越像中央政府,越來越不敢相信他們的承諾。

Sung特別說到,其中的國教事件觸動到香港人的底線,他們不要自己的下一代接受洗腦教育,自己孩子的教育,自己孩子的前途,應該由自己說了算,而不是外面的人說了算。

香港是守護自由價值的橋頭堡

Sung說,香港民眾行使他們自己手中的權利,維護自身的利益,他們的行動和平理性,海外華人應當尊重他們的意願。

香港本是一個可以充分享受西方民主自由的地方,有獨立的媒體,獨立的司法體系,個人的基本權利都有保障。僅僅20年的時間,香港在這些方面已經嚴重倒退。大報,大媒體多是張牙舞爪,面目可憎的樣子,港人正在失去可貴的言論自由。

Sung指出,中共政權的霸凌行為,不只針對香港,近年來在西方國家也屢見不鮮,她例舉去年中共央視孔小姐大鬧英國會議的行徑,說此類害群之馬,令海外華人顏面盡失。

中共的存在,令全世界的華人都感到威脅,無論身處何地。Sung說,而香港,正是大家守護自由和法治價值的橋頭堡。

《送中條例》與海外華人的關係

Sung表示,香港的《送中條例》與海外華人也肯定是有關係的。

她舉例說,如果一個人十年前在海外公開說了中共不喜歡的話,中共當時沒有什麼反應,但在它的安全系統中卻有記錄。如果《送中條例》通過了,此人再因旅行、購物或參加國際會議的原因登陸香港時,就可能被以某種罪名引渡至大陸,面對完全沒有司法程序保障的判決,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誰能保證自己在海外不批評中共,誰又能保證自己永不踏上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呢?想想看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有些人認為,只要不做違法的事,修訂《逃犯條例》對自己就沒有影響,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事實上,香港與二十多個國家之間早就有引渡協議,這次引起港人嚴重憂慮的不是《逃犯條例》的本身,而是其中的「送中」部分。

鑒於大陸司法體系的現狀,中共想說誰是罪犯誰就是罪犯,想如何處置它認為的罪犯也無需經過嚴謹的司法程序,這才是令香港民眾和各界真正憂慮的事情。#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