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科創板開市前夕A股一波雷潮背後

大陸科創板即將推出,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指,正向大陸當局提議將大陸科創板納入「滬股通」,認為當局較傾向率先讓科創版推出市面,其後才讓國際投資者參與。(宋碧龍/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2日訊】滬市科創板開市在即,官媒緊鑼密鼓宣傳「科創板帶領A股整體走牛將不是幻想」,但近期A股市場「雷聲」不斷。

公開報導顯示,自7月以來,A股上市公司各種地雷連環爆,有新城控股的董事長猥褻女童被批捕,康得新的財報造假被開罰(虛增119億利潤也不過罰60萬元),也有排隊上會的6家企業IPO信息未如實披露等等。

還有2個巨雷,福建閩興醫藥22億應收款轉讓埋雷,中原證券等多家金融機構捲入,以及博信股份詐騙漩渦,中信建投證券等10餘家金融機構百億資金捲入,尤其是後者,涉及了A股博信股份、H股承興國際(與京東應收帳款壞帳),還涉及了在美股上市的上海諾亞財富(旗下歌斐資產)。

據報導,這兩起事件牽涉到的金融機構正在滾雪球,現在怕的就是像P2P一樣接連的爆雷,引發連鎖反應。也就是應收帳款(供應鏈融資)可能成為近期金融業的風險,而且曝險不輕的是牛市的「支柱」證券商

還有股評文章透露,涉險2.42億元的中原證券5月已知踩雷卻沒有報警,而且從7月之前的公司股價走勢來看,拉高股價誘多出貨的跡象意圖太明顯了,中原證券大股東清倉減持,多少散戶成了接盤俠。

除此,當前市場高度關注的要算「400億大雷終於引爆」的信威集團。

7月12日,*ST信威(信威集團)在停牌930天後復牌,沒有意外,開盤一字跌停,封單超360萬手,15.5萬股民被套了近1000天,想賣都賣不了。

A股能夠停牌近1000天的,截至目前只有3家,信威就是第3家,從2016年12月26日至2019年7月11日,信威停牌的時間長達兩年半多之久,同時觸發了兩個退市風險警示條件,成了*ST信威。

而信威這個市值曾突破2000億元,並一度被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的「白馬股」,還是一個埋雷坑散戶的典型案例。

信威停牌近1000天是因一篇報導引發: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刊發的《信威集團驚天局:隱匿巨額債務,神祕人套現離場》。

1999年12月,一家剛剛註冊成立的博納德投資公司,通過增資方式成為北京信威(信威集團的前身)的股東,而彼時的北京信威,是大唐集團旗下核心資產之一。

2010年,信威進行了改制和股權重組,大唐集團減持退出,由博納德投資公司接盤。

2011年,博納德投資及其關聯公司,將持有的總計90.4%的北京信威股份,「分配」給了21位自然人,信威集團現任董事長王靖就是在這一次「分配」中出現,成為第一大股東。王靖走向台前時,90年代末期後的一段履歷就迅速被抹去,即曾任職於中國遠東國際貿易總公司及其地方分公司,如廈門遠東國際貿易公司、深圳中遠東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據資料,中遠國貿是重點國企,歸屬中央企業工委,高管任命由中共中組部。

2013年,信威借殼上市,以超過300億元的資金與資產,注入僅11.71億元市值的殼公司(中創信測),是A股最大借殼案之一。信威拓展海外業務得益於政策國有銀型,海外買家支付給信威集團的銷售貨款,主要是來自國家開發銀行、建設銀行等機構的貸款。

2015年6月,信威股價達到歷史高點67.95元。截至到2018年末,王靖持有*ST信威8.57億股份已被全部質押,即停牌期間已甩鍋跑路。

網易財經這篇報導不單純揭露財務造假,而是信威背後「分配巨額財富」的博納德投資的公司「官影重重」,其主要控股公司指向天合泰富,天合泰富在層層穿透之後,指向魯能集團、黑龍江電力、中國電力等。天合泰富當時董事長為陳興銘。陳興銘名列「百名紅通人員」第18號,被指原雲南省書記高嚴「鐵桿」。

這家名為博納德的公司顯然與山東魯能、黑龍江電力、中國電力等國央企電力系統有著千絲萬縷關係。彼時國電系統的實權人物劉振亞,而劉被指曾慶紅「電力管家」說明他的仕途後台。劉振亞曾兼任山東魯能集團董事局主席。曾慶紅兒子曾維涉魯能國資流失案,被指中共太子黨搶錢的經典案例。

市值曾經高達2000多億的信威,上市圈錢背後官影重重,尤其是20多名根據工商登記循線比對卻查無此人的百億大股東。

從以前到現在,A股市場的食物鏈最頂端是權貴官員,最末端是散戶,不管舊版還是新版。有資深證券研究員以「鐮刀論」類比科創板,並奉勸普通人千萬不要玩:「滿場子都是鐮刀,沒有韭菜」。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12 8: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