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燭光夜悼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憶20年反迫害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人氣: 18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夜幕下,燭光閃閃,身著黃衣白褲的法輪功學員靜靜地坐在道路兩邊,一張張五彩絹花簇擁的照片立在他們的身前,顯得莊嚴、肅穆。過往的行人放慢腳步,有的觀看,有的跟法輪功學員交談;來往的車輛放慢速度,有的乾脆停車拍照。

今年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來自大多倫多及周邊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於7月13日在駐多倫多中領館前舉行燭光夜悼活動,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親歷者回憶

製冷低溫工程分析師歸宇斌於1999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正在上海交通大學讀博士,因為研究項目工作壓力大,很辛苦,常常感到體力不支,每天深夜從實驗室回家時電梯已停,爬上11樓的宿舍很吃力。修煉法輪功以後,他身體變得健康,精力充沛。後來儘管搬到15樓住,深夜回來時沒有電梯跑上樓感覺很輕鬆。尤其是通過修煉,他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法輪功學員歸宇斌。(伊鈴/大紀元)

然而,就在他修煉僅僅三個月後,風雲突變。

1999年7月20日,歸宇斌在上海浩然科技大廈廣場煉功,突然得知全國各地都在抓捕法輪功義務輔導員。第二天,他和交通大學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去上海人民廣場,向市政府請願,澄清事實,希望上海政府向中央政府呼籲釋放無罪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結果,幾百名警察衝進廣場,幾分鐘時間就把現場約700名法輪功學員都抓了。歸宇斌和另一位交大學生幸運逃脫。

歸宇斌說,在過去20年中,法輪功學員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不懈地向政府、民眾講清真相,卻遭受了慘烈的迫害。他身邊熟悉的兩位法輪功學員就被迫害致死,其中一位叫楊學勤的法輪功學員就在夜悼現場的照片之中;另一位名叫馬新星。他們都是去北京上訪,被抓後迫害致死。

楊學勤是上海交通大學煉功點的輔導員,1999年7月上訪被抓後,曾被徐匯區公安送進精神病院2個月,遭受酷刑迫害。2000年2月再次進京時,被非法拘捕。2月24日晚,十多名警察向他通宵「問話」後,第二天一早便離奇死亡。

歸宇斌說,楊學勤被迫害致死後,上海警察原來打算栽贓他是自殺。結果在調查他的過程中,發現他不僅在公司是一位受領導和同事讚揚的出色員工,而且還是一位默默的、長年給希望工程捐款的人。警察最後沒有繼續在這件事上作惡。

馬新星也是交大浩然樓廣場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1999年7月20日之後,馬新星多次前往北京上訪,多次被捕,被毒打,他沒有怨恨那些迫害他的警察。他曾被送進精神病院三個月,遭受殘害。他於2001年開始被關押到上海青浦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11月,他生命垂危,被放出來時,人完全脫了相,皮包骨,骨瘦如柴,吃什麼都吐,不到一個月就死了。

歸宇斌說:「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好人。20年來,我見證了中共慘無人道的迫害。雖然自己沒被直接酷刑迫害,但感同身受。希望早日結束這場迫害,更希望中國民眾早日明白真相。」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20年打壓志不移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趙玉平來自天津,於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月20日早晨,她得知天津有許多法輪功輔導員被抓後,下午去天津市政府上訪。當時在現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遭到警察驅趕、毆打,把他們強行送到一所學校,關押一晚。

法輪功學員趙玉平。(伊鈴/大紀元)

2005年3月,趙玉平因為印發《九評》和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抓捕,遭非法判刑2年。

2009年,趙玉平來到加拿大,一直堅持在多倫多中領館前講真相。期間,因為2次在集會活動發言,揭露中共迫害,被中領館派的特務錄像,國內的家人多次遭騷擾、威脅。

「迫害20年,無論中共怎麼打壓、迫害,我從未動搖信念。因為我心中有『真、善、忍』,明白什麼是好,什麼是壞。」趙玉平說,「看到這麼多同修被迫害,我心裡很難過。希望儘快結束迫害。」

希望眾生早日明真相

于智丞是遼寧省大連人,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是一家保險公司的核保人。他回憶,1999年7月20日前夕,國內的形式已經很緊張。當時,大連的部分法輪功學員連續3天去省政府上訪,希望能給法輪功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法輪功學員于智丞。(伊鈴/大紀元)

7月20日當天,余志成一行10人去北京上訪。在機場,他們看到電視新聞報導,全國各地都在抓捕法輪功學員,但他們還是勇敢登上去北京的飛機。

到達天安門廣場時還很早,他們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背《轉法輪》。才剛開始,警車、警察像瘋了一樣衝過來,把他們強行抓到停在旁邊的大巴上,送到豐臺體育館。當時豐臺體育館已經坐了成千上萬的人,整個體育館都滿了。

于智丞回大連後遭行政拘留,並被公司開除工職。當時有4個人被抓,其中一個叫王哲浩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之後幾年,他身邊有4位和他年齡相仿的好朋友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

「20年了,無數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許多人最美好的青春年華是在被迫害中度過。在這個自由的環境中,特別想念國內的同修,他們沒有自由,至今還在受迫害。」于智丞說著,聲音哽咽,眼淚溢滿眼眶。

「其實,我自身遭受的迫害沒有什麼,最痛心的是中共對眾生的迫害。20年了,很多眾生在覺醒,但也有很多眾生還在被毒害中,包括一些家人。我最大的願望是眾生明白真相,迫害早日結束。」于智丞說。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從漢密爾頓趕來的法輪功學員Soe Kinnaird。(伊鈴/大紀元)

從漢密爾頓趕來的法輪功學員金奈爾德(Soe Kinnaird)是一位幼兒教師,於200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表示,修煉16年來,受益良多。她從一個易怒、自私的人,變成一個平和、善良的人,從此身體健康,家庭和睦,連家人也跟著受益。她的兄弟患癌症,因為支持她修煉法輪功,也贊同「真、善、忍」,患病期間未感到疼痛。

金奈爾德說,16年來,她了解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情況,心裡很難過。「迫害已經20年了,太久了,希望迫害儘快停止。」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2019年7月13日晚,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靜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艾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