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擴招留學生是在給中國教育不公加碼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轉載了關於在華留學生就業的官方訊息,引起輿論震驚。 (網絡截圖)

人氣: 47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6日訊】中國學生的勤奮、努力似乎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但與此同時,中國學生考大學的難度也讓整個世界有目共睹。儘管中國大陸實行高校「擴招」政策之後,莘莘學子們邁進大學的腳步似乎顯得輕便了些;但為了找到好工作,那些想要躋身211、985之類的「國家重點院校」的學生們,仍感到關山阻隔、舉步維艱。

既然寒窗苦讀,都考不上一所好大學,那就應該跳出書本,找找個人無法左右的原因。比如最近,不少學生都在感慨「十年寒窗不如一紙國籍」,由此引發在他們內心深處積藏多年的考學之痛再度發作。有文章披露,「中國高校招收本國學生和留學生的雙重標準由來已久,近年來由於後者大幅擴招,兩者差距進一步被拉大」。

《中國教育統計年鑑》將中國大學錄取的留學新生與國內學生規模進行了對比,結果發現,從2005年到2014年,儘管留學新生的總數無法與國內學生相較,但前者82%的增幅卻遠遠超過了後者的38%。直到今天,「中國已經成為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國」。

更重要的是,原本就讓中國學生很難考上的「排名越高」的好大學,「留學生的規模和比例也越大」。有數據顯示,「從2000年到2005年,中國人民大學本科生中的留學生比例從3.8%迅速發展到8.3%」;2010年,清華大學「有2263人為學歷生,留學生規模和比例均居全國高校首位」;「2016年,北師大計劃招收245名本科留學生,……比例接近一成」。

說來可笑,中國高校之所以「大幅擴招」留學生,全仰賴於教育決策者們的「媚上」情結。自2010年中央出台政令,要求「到2020年,……建成一批國際知名、有特色、高水平的高等學校,若干所大學達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之後,中共教育部的領導們就認定,「留學生招生規模擴大,尤其是學歷生人數增長,正是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增強國際競爭力的表現」。

然而,老外扎堆中國的大學校園,就能體現出咱們教育的「國際競爭力」嗎?這或許還得看這些老外學生的質量如何吧!遺憾的是,無論是親自教授其課程的老師,還是進行研究、分析的學者,都不約而同的發現「中國吸引的留學生,其平均質量不僅遜於美國吸引的留學生,而且明顯不如中國本土的大學生,在各個層次的中國高校都是如此。」一位從北大畢業的青年教師透露,「北大放棄了中國本土的優質生源,卻招來二三流的韓國學生提升『國際化』」。

實際上,在選拔、擇優人才的過程中,數量與質量本就是一對互為掣肘的矛盾因素。尤其是在片面追求數量時,就會有濫竽充數、渾水摸魚的亂象發生。某高校留學生任課教師發現,該校「去年某留學生項目少招了三分之一學生」,但「作業質量提高了」;「幾位同事都反映,這屆留學生的平均水平高於往屆」。

減少留學生名額的好處實在是太明顯了,不僅能提高對外教學的質量,讓高校的留學生項目能長遠發展,也讓中國大學在國際上贏得真正的好口碑;更重要的是,讓中國本土的大學生在艱難求學的競爭環境中,少遭受一些擠兌和碾壓。

因為從現實狀況來看,即便「中國重點大學的本科留學生(只)約占一成」,但這也意味著, 「有一成左右的各省優秀學子只能進入差一些的大學就讀」。不難看出,「如果招生政策使用同一標準,這些中國學生本可以獲得更好的教育」。

實際上,對於大多數中國學生來說,十年寒窗又何止「不如一紙國籍」?在高考恢復之前,「讀萬卷書」就不如一紙戶籍了。再加上高考多年,有的省份有高考自主命題權,有的學生能加分、保送、定向委培,這「十年寒窗」恐怕還得打個折!除了群體差別之外,顯然還有個體差別。既然生在特權社會,就難免要在「拼爹」中一決高下。如今,連紅朝的官員們都在搞「學歷腐敗」,他們的後代又怎能不享受高考特權?

或許,仍有不少人感到慶幸,還有大部分的高考生跟自己一樣,要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然而,本該為他們創造更多機會、打造公平環境的教育部門,卻在此時悄無聲息的、為外國留學生們敞開了中國高校的大門。既然領導們從一開始就選擇了「媚上」,也就顧不得是否會「欺下」了。

為了多招留學生,資源集中卻有限的重點院校就得縮減本土大學生的錄取名額。留學生質量再差,也得湊夠人數。為了達到世界一流大學所擁有的國際學生比例,中共不惜打開國庫,為外國學生獻上「六大類獎學金」。其中,僅「中國政府獎學金」這一項,每年就高達中國人均年收入的2.4到4.2倍。

中共教育部也有數據顯示,2016年獲得「中國政府獎學金」的留學生有4.9萬人。加上各地和各校提供的獎學金,總規模估計有幾十億。有文章指出,「這筆『留學援助』若能節省一部分,用於資助或獎勵中國的優秀學子,也會有助於緩解中國當前的教育不平等問題」。

遺憾的是,靠陰謀手段占領了權力高地的中共獨裁者們,決不會把自己占為己有、肆意揮霍的公共資源,拿出來分還給老百姓。試想,製造不公的既得利益者們又怎會去解決各類不公的問題?在中共所打造的不公社會裡,普通家庭的孩子不僅難上好大學、難找好工作,甚至連好好活著都難。因此,中共存在一天,中國人就難有公平的機會,難當正常人。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7-16 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