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周年 比利時法輪功中使館前集會

7月17日,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舉行紀念反迫害20周年活動。(欣然/大紀元)
人氣: 3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8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李月、李言採訪報導)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又名法輪大法)全方位的鎮壓和迫害,自那時起,法輪功學員無懼血雨腥風,和平理性地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年之際,比利時法輪大法學員於7月17日在中共駐比利時大使館前舉行紀念活動。

在長達20年迫害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判刑,身心受到巨大傷害,甚至失去生命。迫害一天沒有停止,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活動也一天不會停止。

在過去的20年中,來自比利時的部分中西法輪功學員也同樣一直堅持用各種方式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幫助人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在今年的7‧20紀念日到來之際,比利時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尼克‧貝納斯(Nico Bijnens)在本國法輪功學員舉辦活動的現場接受了記者採訪,分享了多年來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中的收穫。

貝納斯先生說:「這些年,我們在比利時一直跟大眾講述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迄今已經20年。其中包括向政界人士講述這場迫害真相。歐洲議會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所以這裡是歐洲的中心。我們一直聯繫政治人物,告訴他們在中國發生的事情。我們的難度在於,需要讓西方人理解,為什麼一個遵循『真、善、忍』原則的功法,在中共政權下會受到迫害。所以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每次在和人們講述這些事情的時候,總會收到非常溫暖的回應,人們都很高興能得知這些訊息。」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極盡一切手段,其中包括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巨額交易。為了制止「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來自比利時和歐洲其它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各個國家的政府和歐洲議會也做了很多努力,並且頗有成效。

貝納斯先生說:「多年以來,我們在歐洲議會也一直在做這樣的努力。有時候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但是我們在2013年曾經收穫了一個非常有力的結果,就是歐洲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反對中共從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為。活摘器官是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整個迫害中最為惡劣的一部分。推動這個決議的通過,是想讓所有歐盟成員國都能行動起來,為此做一點什麼。」

貝納斯先生接著說,「比利時今年4月也有一個很好的收穫,就是經過很多年的努力,聯邦政府終於通過了法律:禁止比利時公民去中國購買、移植器官,也就是說移植旅遊是被法律禁止的。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對我們來說,有了這道法律,比利時公民捲入中國發生的可怕的器官攫取可能性就被斷絕了。」

比利時法輪大法學會主席尼克‧貝納斯(Nico Bijnens)在7‧20活動現場。(比利時記者站)

最後,貝納斯先生表達了他的願望,「對我個人來說,我希望一些中國人能很快意識到,他們所錯過的是多麼珍貴的東西,他們錯失了法輪大法,這個遵循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20年來的錯失對一些中國人來說是一場悲劇。我希望他們能儘快找回他們的路。」

現居住在比利時的大法弟子朱楓在中國時曾是一名外貿公司經理,作為1999年7月20日迫害發生的見證人之一,他談了自己當年去大連市政府上訪的經歷:

7‧20發生的時候我在大連。當時我聽輔導員說有很多學員,包括大連輔導站站長高秋菊都被抓了。然後,我馬上約了幾個同修去市政府上訪。到了市政府以後,發現前面已經來了很多同修。大家都站在市政府大門的兩邊。當時也來了很多警察和警車,把我們都圍起來了。我們都把胳膊挽起來,挽在一起,不想被警察拽開。

當時我身邊有一位六七十歲的學員,是一位老太太,那個警察要打她。我就這麼攔一下,我說,「別打,別打人。」我這麼一喊,兩個警察把她放了,然後就開始抓我,把我拽住了。他們都是有準備的,我一被拖出隊伍來,馬上從遠處來了一輛桑坦納警車。當時我拒絕配合。那兩個警察就抓著我的頭髮,摁著我的頭往那個轎車上撞。因為撞到鼻子上,我一低頭的時候,一下子就被他們塞到車裡去了。

當天我被放了之後,大連市政府(那個時候是薄熙來當政)也沒有給我們一個說法。後來我們就決定說第二天還去,還來市政府。第二天來的時候人就更多了,警察也更多了。而且來了很多戴白色頭盔的防暴警察。然後,我旁邊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就說,「小伙子,你年輕啊,你到裡面來。他們淨打年輕人。」後來我就進去了,到人群裡面去了。可是進去一會兒,兩個警察就把我拖出去了。拖出去之後,其中一個警察對著我的臉就打了一拳,當時就把我的眼鏡打碎了。眼鏡碎了之後,我就彎腰去撿眼鏡。因為當時高度近視,看不見,只好在地上摸。就在我摸眼鏡的時候,其中一個警察就用手掌砍我的頸椎,給我砍得一個趔趄。

然後我們就被送到一所學校,當時我們就在那個學校裡背法。將近半夜了,就一個一個地被登記,然後就把我們放了。睡覺前我一脫衣服,看到自己的胳膊全是黑紫色的傷痕,兩個胳膊都是,就是被警察扭的。當時不知道,後來看到才知道是被扭了。頭也開始疼,頸椎這兒也疼,我就開始打坐。我當時修煉法輪功有一年多了,每天睡覺前都要打坐。打坐雖然能雙盤一個小時,但還是很疼。但神奇的是,那天晚上打坐就覺得時間很快,一個小時感覺就像一會兒的功夫,而且,身體特別輕鬆、美妙……

現在,法輪功洪傳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7-18 6: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