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風雲》第20集 遠交近攻(2)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張祿進了秦國的宮殿後,在一個地方叫做離宮,他就在那個地方等著,這時秦王的車馬過來了,旁邊的士兵喊迴避,范雎故意不迴避,他就大搖大擺地站著。說為甚麼要迴避,誰來了?一個侍衛說秦王來了,張祿說秦國難道還有秦王嗎?我只聽說過秦國有相國和太后,沒有聽說有秦王。

他這話被秦王聽到了,秦王當時沒有發怒,他知道范雎講這個話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把范雎帶到了自己的宮殿裡,長跪請教。

我們知道古人是沒有椅子凳子的,椅子凳子是在宋朝以後才有的。原來都是跪在地上的,他跪在地上問范雎,哎呀,見到你真是不容易啊,你有甚麼來教導我的?

范雎說,唯唯。唯唯就是嗯嗯,或者是好好好,或者是哪裡哪裡的意思,反正就是虛詞。秦王就等著,范雎就不說話。

然後秦王又問,先生何以幸教寡人,你到底想跟我說甚麼?范雎說唯唯,他又不說話。

然後秦王又問第三遍,說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又唯唯。

范雎這個人他其實很懂得人物的心理,因為他當時說了那一句話:難道秦國還有國王嗎?我只聽說過太后和相國,話的背後刺激了秦王的好奇心;但是范雎這時,很多話是不能講的,因為范雎的身分是羈旅之臣,是流落到這個地方,像一個流浪漢一樣,流落到這地方,居至疏之地,跟秦王從來沒有見過面談過話,雙方之間是沒有任何互信的,而他所講的問題涉及到秦王的舅舅,相國魏冉的一個決定,因為他要阻止相國魏冉進攻綱壽。

所以他不得不非常地小心,所以他就用唯唯,不說話。他就等著秦王問他為甚麼不講話?

秦王後來問他,先生難道覺得像我這樣一個人是太愚笨了,不足以接受你的教誨嗎?范雎說不然,文王在渭水邊見到姜子牙時,只談了幾句話,就立刻拜姜子牙為老師,然後成就了功業,滅掉了紂王,建立了一個八百年的周朝。而比干是紂王的叔叔,他給紂王進諫的時候,紂王不但沒有聽,而且還把比干殺了,把他的心挖出來了。

范雎跟秦王講這話意思是,我講的話呢不在於我和你的關係,有的人是很疏遠的,像文王見姜子牙,兩句話就拜他為老師,成了功業,比干是紂王的叔叔,講甚麼紂王都不聽,雖然這邊是疏這邊是親,這邊甚麼都聽,這邊的話是甚麼都不聽。像我這麼一個人就是羈旅之臣,處至疏之地,而講的話是關係到大王骨肉之間的感情,所以我不得不特別的小心。

范雎說,如果我講的話大王能夠採用,而且讓秦國富強的話,我就是死了也沒甚麼冤枉的,我就怕我講的話,大王不但不採納,還把我殺掉了,這樣天底下那些雄辯的辯士,或者是謀士,從此都會裹足不前,那才是秦國的真正危險。

他這話一講就打動了秦王。秦王跟范雎說,不管你講甚麼,哪怕涉及到太后,涉及到我的母親,涉及到我的舅舅的話都可以直言,我不會治你的罪。

這時范雎才開始向秦王獻計。這事情是很難很難的一件事情,不是說出這個主意難,而是要把這主意傳遞給君王,說服君王聽他的主意是非常非常難的。范雎通過這樣一系列的方式,最後取得秦王的信任,他才跟秦王講。

范雎說,我聽說現在秦國要出兵去進攻綱壽這地方,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我跟你講一個故事你就明白了。當年魏國進攻中山國,雖然把中山國打下來了,但是中山國跟魏國之間隔著趙國,所以魏國沒法對中山國管治,中山國很快就復國了。

范雎說,秦國現在是四面作戰,今天打楚國,明天要打齊國,後天去打魏國,我們等於是四面樹敵,這對秦國沒甚麼好處。范雎在裡面講了這樣一段話,《史記》上講:「王不如遠交而近攻,得寸則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今釋此而遠攻,不亦繆乎。」

意思說,你啊不如採取遠交近攻的辦法,就像蠶吃桑葉一樣,你吃一寸就是你的土地,吃一尺也是你的土地,對近處的國家,譬如像韓國、魏國,你要(向)他們近攻,對遠的國家,比如齊國和楚國,我們跟他們訂立友好的盟約

范雎這一番話說得秦王鼓掌稱善,立刻拜張祿就是范雎為客卿。從此之後,秦王對范雎的寵遇日隆,經常在半夜有國家大事時也要把張祿叫來,向他一個人問計,對張祿言聽計從。

遠交近攻戰略是公元前270年提出的,四年後,公元前266年,這時秦王和范雎的關係已經親密無間了。

范雎有一天跟秦王說,雖然大王如此信任我,但還有一件事情我沒跟大王講,因為太危險,所以我在等待時機,這事情不解決,秦國的安全就沒有保障。秦王問他到底是甚麼事情?

范雎跟秦王說,我在齊國時,只知道齊國有孟嘗君,不知道有齊王;在秦國,我只聽說有太后,還有相國穰侯魏冉,聽說過華陽君、高陵君、涇陽君沒有聽說過有秦王。這說明秦國的國政被這些大臣分得太厲害了,大王的權柄太輕了。甚麼叫做一個國家的王呢,生殺予奪才叫做王,而現在呢穰侯和太后仗著秦國國家的威勢,出兵則諸侯震恐,解甲則列國感恩。過去的歷史教訓不能不吸取,當年齊國的崔杼就是因為他權力太重,所以他殺死了齊國的國君齊莊公,趙國的李兌權力太重,他殺死了趙國的國君和太上皇趙主父,現在穰侯和太后,他們在大王的身邊廣置耳目,我看到大王獨立於朝已經不是一天了,我非常害怕千秋萬代之後,代大王有天下的人不是大王的子孫。

當時秦王就悚然一驚,這個秦王已經做了四十一年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權力被分散得很厲害,但這一次當范雎提出來的時候,不僅僅是他本人權力的問題,還有一個他以後權力繼承的問題,所以他就非常地警醒,問范雎說應該怎麼辦?

(旁白)公元前270年,范雎終於有了見到秦王的機會,他向秦王提出了系統的統一天下的大計,並說服秦王解除了太后相國魏冉,和涇陽君高陵君華陽君的權力,至此大權旁落四十年的秦昭襄王才真正掌握了秦國的最高權力秦王認識到光靠武力擴張等於四面樹敵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卻是通過謀略和外交手段取得勝利的捷徑,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遠交近攻」,這四個字把韓國和魏國作為秦國首先攻擊的對象

范雎當上應侯時,當時把他帶到秦國的那個王稽,他的地位一直沒有得到提高,還有救了范雎一命的鄭安平,到秦國後也沒有一個好的去處,范雎當上相國和應侯之後向秦王說情,秦王任命王稽為河東守,任命鄭安平為將軍,這是范雎的報恩。

范雎他也要報仇,范雎有兩個大仇人,一個是中大夫須賈,他進讒言,還有一個就是相國魏齊,就是打他的那個人。范雎有沒有機會報仇呢,機會是說來就來,秦國當時已經跟魏國發生過幾次戰爭了,而且占領了魏國的一些城,後來魏國魏昭王死了,他的兒子叫魏安釐王即位。

魏安釐王聽說秦國的相國叫張祿,有一個計畫要進攻魏國,而且打了幾仗,他當時就很緊張。他知道張祿是魏國人,也可能會有香火之情吧,他於是派中大夫須賈到秦國去出使,希望和張祿套一套近乎,阻止秦王,暫時不要再進攻魏國。

須賈到了秦國,范雎一聽仇人來了,這是報仇的機會嘛,但是他做事很有意思,沒有馬上把須賈抓過來痛斥一番,打一頓,或者把他殺掉出氣。

他換了一身很寒酸的粗布衣服,偷偷地跑到館驛裡面去見須賈,須賈看到范雎時很吃驚,他以為范雎已經被打死了,沒想到他還活著。

他說范叔得無恙乎,范雎的字叫叔。他說沒想到范叔你還活著,別來無恙吧。范雎講,我那天被人扔到郊外後,過來了一個商人,聽到我的聲音,就把我給救了,我就讓他帶我到了秦國。

須賈知道范雎這人很有口才,就問范雎,說你想在秦國去遊說諸侯,得到一個富貴嗎?范雎說沒有,像我這樣的人靠口舌,本來以為自己嘴皮子很利索,結果不但不能為自己辯護,惹來一場殺身大禍,從此之後,我怎麼還敢靠我的口才生活呢,我現在給別人做佣人,勉強糊口。

須賈問他,你在秦國有沒有好朋友,認識地位比較高的人呢,你的主人是什麼人呢?范雎說,我的主人跟相國是有交情的。

這須賈一聽就來勁兒了,他正好是想見相國。他就問你能不能請你的主人幫我一個忙,引薦一下去見相國呢?范雎說相國平時都是非常忙的,好在今天有時間,你要想見相國的話,今天去正是時候。

其實這話就有點兒露馬腳了,因為你怎麼知道相國有時間呢?但須賈當時也沒懷疑。(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責任編輯:畢卉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趙武靈王趁著秦國內亂,西邊暫無危險之際巡視全國,定下了先滅胡、中山,然後爭霸天下的戰略,而一個重要的步驟就是胡服騎射。
  •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因為齊國和燕國都曾被滅過一次國,元氣大傷;楚國由於張儀欺楚,國力一天天地削弱;魏國也在削弱,韓國本來就是一個很小的國家,根本就無力和秦國抵抗。所以這些國家在秦國眼裡,都已經不再成為對手。而就在齊國滅亡時,趙國卻迅速的崛起,成為戰國後期唯一的一個能抗衡秦國的國家。那麼趙國是如何崛起,在崛起之後又發生甚麼事情呢?
  •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比如說,有一個人叫鄒衍,在戰國百家爭鳴時,他是陰陽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說他是五行家學說的開創者;還有一個人叫做劇辛,他是戰國時的一個將軍;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個從魏國來的樂毅,來輔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黃金台招來了很多人才。
  • 章天亮《笑談風雲》最新劇照。(新唐人)
    到了戰國時代已經變成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三家分晉、田氏代齊、大臣弑君篡位在春秋、戰國時候經常發生。這時你還想把王位讓出去,那肯定會有很多人,或者是沽名釣譽,或者是靠暴力來搶奪,根本就不是一個適合禪讓的時代。在人的道德走向敗壞的時候,禪讓已經不再是一個合理的選項了。
  • 戰國時養士是當時非常風行的一件事。孟嘗君是戰國的時候四公子之一,戰國時四大公子都養士。司馬遷為四大公子每個人做了一個傳。《孟嘗君列傳》講的是孟嘗君田文,《平原君虞卿列傳》講的是趙國的平原君趙勝,《魏公子列傳》講的是魏國的信陵君魏無忌,《春申君列傳》講的是楚國的春申君黃歇。
  • 君宮中積珍寶、狗馬實外廄、美人充下陳,你甚麼都不缺,你拿了這些債券,那些人反正也還不起了,還不如就買他們一個民心,所以我給你買的是道義。你缺的不是錢,你缺的是你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民心。
  • 文采好的我們叫做文士、武功好的我們叫做武士、謀略好的我們叫做謀士、口才好的我們叫做辯士。所以在戰國時候就出了這麼一個非常特殊的階層,就是士,他們以一技之長遊走在各國之間,以他們的學問、他們的才能,去謀生。孟嘗君所做的這個工作就是養士。
  • 打通三川的道路,讓秦王去參觀周天子的都城,這是張儀的一貫主張。早在西元前317年,在秦惠文王面前與司馬錯爭論是否伐蜀時,張儀已經提出了進攻韓國的計畫。十年之後該計畫終於被秦武王付諸實施,然而秦武王也因為覬覦周天子的九鼎莽撞行事而身亡。
  • 張儀以他的詐術玩弄楚懷王於股掌之間,他以六里的土地為代價騙楚懷王和齊國斷絕了外交關係,並以秦國強大的軍事實力兩次打敗楚國之後,他冒險來到楚國,利用楚懷王的寵臣靳尚和寵姬鄭袖躲過殺身大禍,並說服楚國放棄合縱,加入張儀的連橫策略。
  • 司馬錯當時跟秦王講,一個國家如果要強大就必須擴大它的疆土;如果要加強它的軍事實力就必需要讓它的民眾富裕起來;如果一個國君將來想成就王者之業就必需要醇厚他的道德。你的國家疆土擴大了,人民富裕了,道德醇厚了,你想不成就王業都不可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