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宦之女不背信 下嫁賣菜老翁結仙緣

文/宋寶藍

賣菜老翁執意要媒婆到韋家提親,看似荒唐,誰知賣菜的老翁,竟是一位得道真仙,有著乘鳳仙遊蓬萊的神通呢。圖為宋代《仙山樓閣》。(公有領域)

  人氣: 14302
【字號】    
   標籤: tags: ,

一頂破草帽,到了棄之如敝履的地步。一天,有人拿著這頂破帽子作信物,取出了千萬貫錢。這頂草帽的主人,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平日以種菜為生。當他執意要媒婆到韋家提親時,看似荒唐,誰知賣菜的老翁,竟是一位得道真仙,有著乘鳳仙遊蓬萊的神通呢。

揚州六合縣有一個種菜的老翁,人稱張老。梁武帝天監年間,他的鄰居韋恕從揚州任滿歸來。韋恕見長女年已及笄,於是召來鄉里的媒婆,請她尋訪一位佳婿。

張老聽說了此事,高興地守在韋家門口,見媒婆剛走出來,執意把她拉到自己家,並準備了酒菜招待她。酒興正酣時,張老對媒婆說,雖然他已經衰邁,以澆菜園為業,但也可以過活。他請媒婆為他到韋家求親。媒婆一聽,破口大罵,悻悻地離去了。

過了幾天,張老再次邀媒婆請她說媒。媒婆沒好氣地說:「哎喲,你這老頭真是自不量力,哪個書香門第的女子肯嫁給你?」媒婆覺得澆菜園的老頭實在配不上韋家女,不肯為他到韋家說媒,以免自取其辱。張老執意懇請媒婆去說,實在不行,那也就是他的命吧。

媒婆不得已,硬著頭皮,冒著挨罵的風險,來到韋家。韋恕一聽當場大怒,把張老和媒婆狠狠地罵了一通,說:「那澆菜園的老頭算什麼,也敢叫人來求親?」

媒婆向他解釋,實在迫不得已,硬被那張老逼迫來的,只好替他傳話。韋恕憤怒地說:「那你替我回覆他,今天之內他能送來五百緡錢,我就答應他。」韋恕覺得一個種菜的老翁,哪有那麼多錢?本想以此拒絕他。沒想到,張老聽到媒婆的傳話,爽快地答應了,不一會兒,就用車拉著五百緡錢,送到了韋家門口。

韋家人一看張老來真的,都大吃一驚:「之前的話是戲言。你一個種菜的老翁,從哪兒弄這麼多錢?」於是去問女兒的意思。韋的女兒倒也不恨,只是淡淡地說:「這就是命吧!」

張老娶了韋氏之後,依然像往常一樣種菜園,背糞施肥,掘地除草,割菜賣菜,每天忙忙活活,不喜安逸。他的妻子則每天親自下廚做飯,操持家務,浣洗衣服,沒有絲毫羞憤慚愧之色。但是韋家的親戚都很嫌棄他們。

幾年之後,鄉里的熟人責備韋恕:「你家雖然窮,難道鄉里就沒有貧窮的好子弟嗎?你怎麼能把女兒嫁給那個賣菜的老頭呢?既然你已嫁出了女兒,為什麼不讓他們走得遠遠的?」

不久之後,韋恕擺下酒宴招來女兒和張老,趁著酒興,韋恕稍微透露出讓他們遠離的意思。張老一聽就明白了,於是起身說道:「我們之所以沒有立即離開,擔心你們會留戀女兒。如今你們心生嫌棄,離開又有何難!」張老答應次日一早就回王屋山,他在那裡有一個小莊園。

臨行之前,張老夫婦向韋恕家人告辭。張老說:「日後如果想念我們,可以讓大哥(韋恕之子韋義方)到天壇山南看望我們。」說罷,他們就離開了。

幾年之後,韋恕很想念女兒,覺得這麼多年不見,她一定蓬頭垢面的,認不出來了,就讓兒子韋義方去尋訪。韋義方來到天壇山南,看見一個崑崙奴,駕著一頭黃牛正在耕田。於是問他:「此地可有張老莊?」

崑崙奴立即放下犁具,向他拜道:「大郎為什麼這麼久才來啊?」說罷為他帶路。一路走來,山水風景漸漸不同於人間。但見河的北岸有座朱門宅第,樓閣亭台錯落有致,花草樹木繁盛,煙雲繚繞,景色明媚怡人。還有青鸞、白鶴、孔雀,自在地遊走其間,悅耳的歌聲伴隨著管弦之樂,不停地迴響在耳邊。經崑崙奴介紹,韋義方大吃一驚,原來這裡就是張老莊。

當他進入大廳後,發現大廳的陳設相當華麗,四周瀰漫著奇異的芳香。接著走出來十幾名美麗的侍女。忽然間又出來一個人,頭戴遠遊冠,身穿紫綃衣,腳穿紅鞋,緩緩地走出來。那人容儀偉岸,面色柔嫩,侍女領著義方上前禮拜。他仔細一看,原來正是張老。

張老說話也很清奇:「人世勞苦,彷彿置身烈火之中。身上還沒清涼,愁焰又熾烈地燃燒起來,沒有頃刻安泰的時候。」他問義方:「兄長久住人間,怎能自如呢?」

不一會兒,義方的妹妹也出來了。他的妹妹立在堂前。但見廳堂用沉香木做屋梁,玳瑁鑲嵌在房門上,以碧玉為窗,以珍珠為簾,台階清冷光滑,顏色碧綠,看不出是用什麼材質作成的。他見妹妹穿著華麗的衣服,是世間所沒有的。稍後,招待他的食物也是世上沒有見過的。

次日一早,天剛亮,張老與義方閒談時,忽然有一名侍女進來,貼著他的耳朵說了什麼。張老笑著對義方說,他要去一趟蓬萊山,賢妹也要去,不過傍晚就會回來。讓義方暫且在此地休息。

一會兒,庭院中湧現出五色彩雲,響起悅耳的音樂聲,張老和妻子韋氏,各自跨上一隻鳳凰,帶著十幾名乘鶴的隨從升入空中,並且很快就消失了。傍晚的時候,他們也就回來了。

張老夫妻對韋義方說:「你獨居在此太過寂寞。此地是神仙洞府,不是俗人所能遊歷的。因兄長有宿命,註定到此一覽。然而不能久留,明天就得請你離開。」隔天臨行之時,韋氏與兄長告別,殷勤地請他向父母轉達問候之意。張老送給他二十鎰黃金,又交給他一頂破草帽,叮囑他:「日後,兄長沒有錢時,可到揚州北邸賣藥的王老家取一千萬貫錢,持這頂草帽為信。」

韋義方回到家後,向家人將其所見所聞一一描述,韋家人都很震驚。誰能想到,一個種菜的老翁,竟會有那麼奢華的住處。誰又能想到,神仙就在眼前,而這雙肉眼根本不認識對面的真仙。

過了五六年,韋家用完了黃金,想讓義方去揚州王老家取錢。有人說:「你取那麼多錢,連一個字的憑據都沒有,就憑這頂破帽子,怎能取信於人?」

韋家生活困頓,實在走投無路了,逼著義方去揚州。果然在北邸找到那位王老,他以草帽為信,如願地取出了一千萬貫錢,義方載錢而歸,韋家這才相信,張老真是神仙。

後來,韋家又想念女兒,再派義方到天壇山南,義方再也找不到張老莊了。想必仙俗殊途,當緣分盡了,一切也就消散了。@*

事據《續玄怪錄‧輯佚》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她一降生,他就在一個地方等著娶她了,無論貧富懸殊、丑美不配,甚或相隔萬里,只要紅繩一拴足,誰也逃不脫,必成夫妻。
  • 元之因喝酒過度醉死,三天後竟活過來了,告訴人們他去了和神國!
  • 祝壽 神仙 中國畫
    唐朝的宰相劉晏,年少時非常喜歡道家仙術.但一直沒有遇到仙人。他常聽人說那些奇人異士,多出沒於繁華街市,那裏一般比較喧鬧,可以隱藏在人群中。
  • 唐寅 失明 刺史 隱士
    唐朝壽州刺史張士平夫婦,中年以後都患了眼疾,不久便看不見東西。到處求醫問藥,並且請術士施行法術,都毫無結果。張士平夫婦只好隱居到別墅,閉門思過,專心致志的繼續修行,向上蒼禱告,祈求神靈保佑。過了許多年,家業日漸凋敝,但他們的修行求道之心,精誠不減。
  • 葉法善,字道元,出生在南陽的葉邑,後住在處州松陽縣。葉家四代修道,都好做好事積陰德以救物濟人。他母親姓劉,因為白天睡覺,夢見流星進入口中,吞下之後便懷了孕。懷孕十五個月才生下他。
  • 不管李員外怎樣的痛苦、心碎、不捨,失去的一切再也無法挽回。此時的李員外心灰意冷、萬念俱滅,再無存活的念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