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風雨20載 紅牆外法輪功用大善築起的豐碑

回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反迫害

20年來,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從未停止過,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和善念喚起世人的關注。(大紀元)
人氣: 9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綜合報導)自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開始瘋狂打壓以來,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常年在中領館前進行包括靜坐、絕食聲援、新聞發布會、燭光悼念死難同修等各種和平反迫害活動。

從1999年到2009年,連續10年,他們在中共領館前,進行24小時、不間斷接力靜坐,用自己的行動和善念喚起世人的關注。

來自加拿大政府的支持

迫害發生後,法輪功學員李曉策女兒的留學簽證文件,被中共政府扣押。李曉策第二天聯繫加拿大政府,1999年7月23日給外交部寫信。當天,加拿大政府公開發聲譴責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

然而,迫害持續升級。為了達到徹底消滅法輪功的目的,江澤民指示,對法輪功要「從名譽上搞臭,從經濟上搞垮,從肉體上消滅」。他對全國的警察下密令:「對待法輪功什麼手段都不過分。」「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就地火化。」

2000年2月21日,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打死。

2000年10月,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而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後投入男牢房。
……

燭光夜悼

2001年4月5日,120多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多倫多中領館前,他們身著白衣,靜靜打坐。(明慧網)

2001年4月5日,是中國傳統的清明節。學員們回憶說,當天,120多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多倫多中領館前,他們身著白衣,靜靜打坐。在他們的旁邊,是一排展板,上面貼著181名被江澤民政府殘酷迫害致死的學員照片與姓名。

從此以後,這樣的悼念活動每年舉行兩次,不僅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也是為了呼喚良知、正義,制止迫害。

2001年4月18日,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的王華君、李學春、黃建勇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毆打、折磨致死,其中王華君在被打得奄奄一息後,被拖到該鎮金源廣場的政府門前澆上汽油燒死,警察對圍觀群眾宣稱這是法輪功學員「自焚」。另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用摩托車高速拖拉。

從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到2001年7月兩年中,數以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關進勞改營;數以千計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送到精神病院摧殘;253人被虐殺。

然而,中共控制的媒體還在鋪天蓋地地誣衊法輪功,同時掩蓋迫害真相。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別無選擇,中共的滔天罪惡必須揭露,他們開啟了向民眾講清真相,呼籲良知正義的反迫害之路。

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中領館前和平請願。(明慧網)

200小時接力絕食

2000年2月21日,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打死。消息傳來,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極為震驚。幾位西人學員自發在中領館前,進行200小時接力絕食抗議,隨後華人學員也陸續加入。

當時,剛退休的杜令梅女士主動擔起了協調責任。有的學員下班後來,有的大學生白天上完課來;有的白天來,有的夜晚來。

200小時靜坐抗議

2001年6月20日,又傳來不幸的消息。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李秀琴、張玉蘭、趙雅雲等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8名法輪功員在昏迷中被祕密送往醫院,另有4名被送往男隊隔離。

為了抗議中共政府的非法殘酷迫害和虐殺,2001年7月10日凌晨6時,澤農(Zenon Dolnyckyj)和60歲的康妮(Connie)在中領館前,再次開始持續200小時靜坐。

澤農在接受媒體採訪。(明慧網)

澤農,當年20歲出頭的年輕人,曾一度墮落於菸酒和毒品的絕望之中,因為修煉法輪功,從此獲得新生。在他決定靜坐的前一天,他給所有的朋友和同事發信,邀請他們來中共領館前了解真相和簽名聲援。後來,他的許多朋友來簽名支持。

康妮(右)是在一次健康展覽會獲得了一份傳單,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明慧網)

康妮是在一次健康展覽會獲得了一份傳單,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說:「聽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女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的消息,我的心都碎了,我不能再等待了,我要盡我的一份力,制止這場喪盡天良的虐殺!」

在他們靜坐的那些日子裡,一直有許多華人學員在旁邊支持。

聲援國內絕食反迫害的同修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靜坐請願。(明慧網)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和平靜坐請願。(明慧網)

2001年7月底,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內的13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勞教所拒不釋放勞教期滿的法輪功學員。絕食已持續20多天,他們生命危在旦夕。

為了抗議迫害、聲援馬三家勞教所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與全球海外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8月20日上午九點同步行動,在中共領館前開始絕食聲援行動。

一名西人學員晚上來到現場。當晚天氣很冷,他只穿了一件短袖衫,有一位學員遞給他一件衣服,他穿上執意要敞開胸,為的是讓過往行人看到短袖衫上的「法輪大法」字樣。

一顆良心

2001年8月30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李翩翩與小弟子葉謹在中領館前靜坐抗議。(明慧網)

2001年8月1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李翩翩與小弟子葉謹在中領館前靜坐。葉謹是一名14歲中學生,是這次靜坐行動的發起人。當時她並沒有想到會有其他學員參加。她和媽媽都曾是肝病患者,媽媽毛鳳英曾經患乙肝,最後發展到全身黃疸、腹脹如鼓,醫生已無能為力。毛鳳英在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恢復健康,還生下一個健壯的男孩。

葉謹說,法輪大法是世界上最好的,不應該受到江澤民政府如此不公正的對待。

於是,她請媽媽陪她去警察局申請在中共領館前一個月連續24小時靜坐。當警察問,媽媽陪你嗎?她說:媽媽要上班不能陪。因為未成年,警察只允許她或白天或晚上在那裡靜坐,並讓她挑選時段。小姑娘挑了白天,她認為白天人多,正好向世人講真相。

李翩翩是一位67歲的老人。得知有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領館前24小時持續靜坐一個月時,她向女兒表示要參加,一直支持母親修煉的女兒極力反對,擔心媽媽年紀大,身體吃不消。

李翩翩告訴女兒,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受到殘酷迫害,他們連最基本的說話權利都被剝奪。自己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願盡自己所能,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呼籲。

女兒親眼看到是法輪大法把媽媽從疾病纏身中挽救過來,最後同意媽媽白天參加靜坐,並答應每天接送媽媽。

風雨中的堅守

長年在多倫多中領館前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伊鈴/大紀元)

張玉敏女士2003年5月來多倫多。當年9月份就開始去中共領館前講真相。16年過去,當年63歲的張女士,如今近80歲了,她依然堅持去中共領館、中區唐人街講真相。她說:「我沒有覺得當時有多苦,想起大陸那些受迫害的同修,這裡條件已經是很好了。」

從2000年夏天開始,中共領館成了杜令梅每天必來的地方。她和同修們一起掛展板、發真相資料,現今她已80多歲,每週必定要去領館前。

杜令梅說,最難過的就是冬天。多倫多的冬天很冷,零下20度、30度都是常事,一般人站在外面幾分鐘都很難,可是她和同修們需要在那裡待上幾個小時。他們最初在旁邊搭一個小木棚,小木棚的空間只容一人在裡面打坐,大家輪流進去暖一暖。後來,小棚子在中領館的干預下被拆了。

20個春夏秋冬,無論颳風下雪,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堅持在中共領館前講真相。

周傳英也是長年在中共領館前和平反迫害的學員之一,從2001年夏天開始,至今18年了。當時,她白天要幫女兒帶小孩,就利用晚上和週末到中領館前參加靜坐。每天晚上,她11點從家裡出發去中領館,第二天早晨8點離開。

周女士說,以前中領館前有塊草地,法輪功學員在那裡靜坐,中領館的人以澆花為名,故意把水往他們身上澆。特別是凌晨2、3點鐘,學員們正在打坐,突然水嘩嘩地淋下來,中領館的這種行為,連路人都看不過去。

冰雪漸融

冰雪漸融,春天臨近。(shutterstock)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多倫多法輪功學員一年四季365天,一天24小時,從不間斷,堅持不懈地在中共領館前講真相、揭露迫害。隨著時間的推移,世人也在變化。

那些到領館簽證或辦事的人,也越來越理解真相,越來越支持法輪功;從陌生到朋友,從冷眼旁觀到主動上前打招呼;有的舉手敬禮,有的雙手合十表示問候。

附近社區居民和開車路過的陌生人,時不時送上一束鮮花或一杯熱飲。在嚴寒的冬天,有些人在深夜裡,給學員們送來衣服、襪子、咖啡和食品。

有位中年男子站在展板前,指著一張母子倆被迫害致死的圖片問:「這是真的嗎?」一位學員告訴他:「是真的。」他搖搖頭,不肯相信。這位學員繼續說:「你願意讓你的愛人和兒子去做這樣的酷刑表演嗎?」他說:「不行,絕對不行。」

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後,這位男子連連點頭,眼含著淚水,一邊和法輪功學員握手,一邊說:「你們就在這展覽、發資料吧,我姓曹,我信了。」

一位開垃圾車的華人司機經常經過中領館,常與法輪功學員聊天。他了解了這是一群好人,經常半夜給他們送熱咖啡。逐漸地,這位司機也學會了法輪功的功法,並且一直堅持下來。

中領館裡的人在變化

20年的堅持,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懈的和平反迫害行為,感動了世人。圖為多倫多法輪功學員。(伊鈴/大紀元)

中領館裡的人也在變化。有的工作人員路過,法輪功學員向他們微笑問好,他們也停下了腳步,微笑著點頭致意。

一位法輪功學員說,有一次,他跟一位路過的工作人員打招呼,他一臉木然。回來的時候,這位工作人員又經過他身邊,他停了一下,用大衣一角擋住右手,向他豎起大拇指。

有一次,一位中領館的工作人員正在給花澆水,法輪功學員馬上要把展板拿開,免得被淋濕。這位工作人員小聲說:不要拿了,我不會澆上的。然後,他從裡邊出來,背對展板澆水,還向法輪功學員點點頭。他微笑著,澆完花就走了。

一位法輪功學員女兒的老師就住在中領館附近。一天,這位老師在課堂上拿出一朵蓮花,對學生說:「這朵漂亮的蓮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送給我的。他們幾年來一直在領館前進行和平請願……來,我來教你們做蓮花。」

「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裡,最開心的是那些明真相的人的表現。」周女士說。

這位外表樸實,講一口帶四川口音普通話的周女士,一臉微笑:「當看到許多善良的人在聲援信上簽名;當一張張真相傳單發到人們的手中;當看到了解了真相的人們,流露出了善良的微笑;那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刻,所有的辛苦、勞累、委屈都不算什麼。」◇#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