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器至寶】

史前跨歷代的玉璧 傳達中華文化思想與美學?

重寶玉雕
作者:允嘉徽

長樂璧 (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人氣: 7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引子:寶玉 光輝內蘊

「和氏璧」的故事許多人都聽過,說春秋時楚人卞和在楚國山中得到一塊原始的玉璞,獻給楚厲王。厲王交給玉人去鑑定,玉人把它當作一塊普通的石頭,這次卞和被砍斷了一腳;到了楚武王時,玉人還是把它當作一塊普通的石頭,這次卞和又被砍斷了另一隻腳。卞和為這塊玉璞哭泣,最後都泣血了,不是因為他痛失了雙足而哭,而是因為美玉無法得到欣賞而泣血,因為正道的貞節之士被當作騙子而悲。這次他的玉璞得到了楚文王的賞識,終於展現了光輝。「和氏璧」光輝內蘊的美名也傳頌千百年,精神與日月同輝,成了珍稀奇寶。

玉璧禮天 反映宇宙觀

玉璧在中華文化中很早就出現了,在史前時代就被製作出來了。距今七千多年前的黑龍江流域就有閃玉作成的玉璧現蹤。目前考古發現,四千多年前的中國大陸上,西至黃河上游,東達於海,南到嶺南都有玉璧現蹤。換句話說,在史前時期中華民族先民的生活中早有用玉的文化。

新石器時代龍山齊家系玉璧,玉座是後加的。(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寶玉難得,玉璧在中華文化中一直有著不可取代的崇高地位。《周禮》說:「以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以蒼璧禮天」。也就是說玉璧是最高規格的禮器,用來祭天。璧是圓形中心有圓孔的寶玉,蒼璧是青色的,像蒼蒼上天之象。

新石器時代晚末期至西周 素璧,青白色。(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日月星辰東昇西落,人們就生活在其中。中華民族的祖先們從日月星辰循環往復的運作規律中,觀察到了一些宇宙天體的特色,建立了「天圓」的宇宙觀。圓璧中心有孔(*璧孔稱為「好」,璧邊稱為「肉」,見《爾雅》),《玉篇》說「瑞玉圜(*圓)以象天」。璧孔摹擬日形,璧肉承載天體的軌跡,展現了星體、天道循環往復的概念。

古人的藝術觀和生命觀是緊密相繫的,美好的寶玉就要用來禮天。於是,古早以來,人們就以玉璧這種寶玉呈現敬天的虔誠心意。《周禮.春官.典瑞》說「凡玉器,出則共(*通「供」)奉之」,美好的寶玉,都要用來作為禮器。

良渚文化的玉璧上刻畫著密碼式的神祕符號。圖示這塊江南良渚文化晚期的樸實玉璧上,刻著一隻站在祭壇上的鳥,這鳥紋具體表現了禮天的文化。讓人想起在另外一件史前玉器——龍山文化晚期鷹紋圭上,也有著鳥類(鷹)的紋飾。商代人有鳥的祖靈傳說,史前的祭祀中,是否也以鳥作為人天的溝通媒介呢?

江南良渚文化晚期的玉璧,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其上刻著一隻站在祭壇上的鳥,玉璧邊緣損毀使得鳥紋不全了。右圖為左圖虛線內的放大圖。(允嘉徽翻拍/大紀元)

玉璧的祥瑞與富麗

商代四牙璧

史前玉璧表面都很樸素,在商、西周時代也是以素樸的素璧為多。商朝有形制比較具特色的四牙璧和凸緣璧。四牙璧是在圓璧外圍帶有均等的突出四個牙狀的裝飾,成雙成對的樣貌展現古典對稱的美感。圖中的四牙形似四對展翼的鳥翅。

商代的四牙璧。左上方的牙有缺損。(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西周龍鳳紋

西周的玉璧以光滑大器的素璧為多,其中也有雕龍紋、雕鳳紋的玉璧。

西周的刻紋璧。紋飾已經磨損了,可以看到陰刻的龍、鳳殘紋。(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進入東周,尤其是戰國時代以後,雕刻的玉璧展現了古典藝術的精美絕倫,許多高水準的玉雕工技,讓人歎為觀止。

戰國時代動物雙身面紋璧和玉珮

東周時,除了龍、鳳紋,進而有雲紋、穀紋的玉璧。《周禮.春官宗伯》說:以玉作六瑞「王執鎮圭,公執桓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子執穀璧,男執蒲璧。」[1] 所以玉璧上的紋飾也具有社會文化上的義涵。

戰國時代鑄鐵技術成熟了,製出各種尺寸的鐵質製玉管具。鑄造鐵器的工技成熟了,也提高了切磋琢磨玉器的技術,各種尺寸的玉璧被製作出來了,而且紋飾多元多樣。富麗的面貌,在美學思維和工藝巧技上展現飛躍的姿態。

從山東到楚文化的廣大地域上,考古發現大量的帶有細小黑色粒子狀雜質的碧綠閃玉製作的玉璧,它的飾紋表現了新的形制與內涵。「龍鳳紋」出現了,並且形成龍與鳳交織的圖案,也稱為「動物雙身面紋」。

戰國至西漢早期 龍鳳紋璧。青綠玉,花紋作內外兩圈,內圈琢穀紋,外圈琢雙身動物面紋,即龍鳳紋。(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動物雙身面紋——龍鳳紋」中央部位以雙眼和角為主的面紋是「神龍」,兩旁各有一簡化鳥紋。目前發現的玉璧,有的外圈上就有多達五組龍鳳紋的連續紋飾,這種象徵圖案的藝術手法,展現了古人藝術美學思維極為高端的一面。圖示戰國到西漢早期的龍鳳紋玉璧,外圈就有五組龍鳳紋交織,內圈是穀紋。

雕飾華美的玉璧也成了貴族的佩玉。春秋時代到戰國時代之際,貴族開始流行在腰帶上掛上組玉珮。戰國時代龍鳳紋的璧、璜和龍形玉珮是最常見的組玉珮零件。

玉璜或龍形玉珮配上玉璧組成戰國時代貴族佩玉的時尚。(允嘉徽翻拍合成/大紀元)

漢代的祥瑞出廓玉璧

戰國到漢代的玉璧,流行外緣有透雕附飾的玉璧,稱為「出廓玉璧」。東漢時更流行雕塑龍與鳳、龍與螭等吉祥物,並在紋飾中增加吉祥語銘文,使得玉璧的裝飾效果更加高張。觀賞「出廓玉璧」讓人感到典雅富麗的美感張力和滿漲的瑞徵氣息。東漢的「長樂璧」是其中難得一見的精品。

東漢「長樂璧」 (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圖示東漢「長樂璧」的圓璧內圈雕飾了穀紋;外圈鏤雕了青龍(獨角龍)、白虎(螭虎)、朱雀(鳳鳥)、玄武(小龍)等代表東西南北的四神(也稱四靈)。體現了華夏古人「制器尚象」的文化表現,也就是將天地、神明形象化。

上方出廓部份,有二神的紋飾靈動穿梭,跨越了廓線,充滿動態感和張力。玉璧外圈上、下還分別雕飾長、樂的字樣,寄喻在輪轉的宇宙長樂不息,長樂未央。古人在「制器尚象」的思想中,更寓含了「天人合一」的生活哲學。

有的玉工製作玉璧時,珍惜得之不易的玉料,將剩下的邊料製作成綺麗的邊飾,一組穀紋玉璧和「回首鳳」的鳳形佩就是一個美麗的例子。兩個組放一起也形似出廓玉璧。

回首鳳和穀紋玉璧,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允嘉徽翻拍/大紀元)

宋代時尚 復古玉璧

宋代理學關注自然天體的運作以及天人之間的對應,重視人間的秩序。「太一」的宇宙觀、「氣」的生命論等等,融入了學術與生活中。在玉器的製作上,則帶動起復古的風尚。天的觀念又被注入了玉璧的製作之中,象徵宇宙天體的玉璧製作再度流行,同時在含有靈氣、蘊含精氣的玉璧上雕琢龍、鳳、虎、雲等紋樣,作為趨吉辟邪的祥瑞象徵。南宋的一件「雙螭紋璧」表現了這種復古玉璧的時尚,並且展現了當時的古穆風格。

南宋 螭虎及雲紋玉璧 (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南宋 螭虎及雲紋玉璧——雲紋之面,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允嘉徽翻拍/大紀元)

玉璧展現文化共通性

從遠古到近代,玉璧都是作為敬天的代表禮器,同時也是各種禮儀中的高貴玉器。考古發現,在中國大陸不同地區都出土了玉璧,以玉璧表達對天神的虔誠敬意普遍具有文化共通性。[2] 玉璧又被作為佩玉的時尚組件,古雅的氣韻端莊又生動,不管對古人或今人都具有不凡的吸引力。美玉象徵君子的精神內涵,常在華夏人心。

參註:
1、古者天子諸侯以圭璧為符信。東漢時,新年朝賀時,諸侯王侯都捧執玉璧,這也是一種效忠的信誓表示。除了祭天之外,在喪葬禮制中,玉璧也成了最貴重的角色。

2、古人以璧祭天,並且作為上帝在人間的旅宿,為下凡指導人事的上帝準備的托宿之所。《周禮.春官宗伯》就說了:「四圭有邸(*底,以璧為邸),以祀天、旅(*托宿)上帝。」

參考文獻:
《韓非子》
《周禮》
《敬天格物》,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
《天工寶物》,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
@#

中華文化的璀璨亮點.【重寶玉雕】待續)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這兩件史前玉圭——人面紋圭和鷹紋圭中,你可以發現驚人的史前玉雕藝術水準太亮眼了,令人驚歎的中華用玉文化,你知道多少?
  • 春秋時代,晏子說了什麼讓齊景公激賞讚道:「吾不見君子,不知野人之拙也!」圭璧寶玉如何象天,如何作為君主立於天道的禮器?
  • 清朝的聖祖康熙皇帝就遺留下一個「刻骨銘心」的印記「 松花石蒼龍教子硯」。這硯台背面有銘文「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淨」賜胤禛,表示、說明了什麼?
  • 了解了華夏古人經過了數千年的經驗累積,雕玉的複雜工序,道道都是切磋琢磨寶玉的重要過程,才能了解「玉不琢,不成器」這句話內蘊的道理。
  • 五代十國時期的平居晦遠行到了于闐,記錄了神話一般的于闐產玉的情景。那時的于闐盛產玉,多到什麼程度呢?人家叫撈玉,直接去河裡撈就行了,那裡的河就叫玉河。中原撈魚,于闐撈玉,聽起來像個童話,可這是真實的歷史。
  • 玉文化是我國傳統文化中的又一寶貴資源,融合在道德觀念與禮儀之中,成為中華民族道德精神的象徵。以美玉之質比君子之德,儒家對玉賦予了道德內涵並作出了精闢的詮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