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美繼續談判各有原因

貿易戰,貿易談判

斯伯丁將軍說,現在對美國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快和中國經濟脫鉤,離開那個危險的地帶。(視頻截圖)

人氣: 35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採訪報導)G20川習會後,中美雙方雖然同意重啟談判,但至今只是通過電話溝通。同時,中共推強硬派參加談判,川普(特朗普)則表示與習近平關係「不再那麼親密」,並表示可能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中美雙方都不看好談判,為何仍要繼續談?

將貿易戰對美傷害降至最低

新唐人電視台駐華盛頓DC的記者蕭茗認為,中美之間最終不會達成協議,因為雙方都不會讓步,但是川普還是會繼續做出談判的姿態,因為他要穩定股市和匯市。如果談判崩了,馬上對3,250億商品加關稅,市場的反應會非常激烈。

她在其自媒體中分析說,市場的起伏會影響民意,而2020大選對川普來說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如果不能連任,所有的事情都談不上了,所以他在加關稅上比較謹慎。

另外,中國經濟崩潰對美國未必是一件好事,她說:「因為現在中美之間的經濟依存度太高了,有一萬億美元的中國公司已經進入了普通美國人的理財帳戶,是他們退休金的一部分,是401K的一部分,如果中國的經濟垮了,那麼這些(美國)普通人瞬間就會被連累。還有,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怎麼辦?他們也會受到巨大損失。」

要最大限度地降低美國在貿易戰中的損失,就要讓美國與中國經濟脫鉤。她介紹說,自己曾採訪前總統戰略高級總監、美國著名智囊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 將軍。

斯伯丁說,現在對美國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快和中國經濟脫鉤,離開那個危險的地帶。現在的努力方向是,讓美國公司看到,和美國盟友合作,在日本、韓國投資,他們是可以賺錢的。

而最近,「美國正在醞釀和已經出來的立法,指向的就是大面積地驅逐在美國資本市場上的中國公司。」

她說:「另外一方面,川普一再向美國公司喊話,讓他們從中國出來,回到美國本土,並且出台稅收政策,鼓勵他們這麼做。這是什麼意思?除了讓美國的製造業強大外,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讓美國和中國的經濟儘快脫鉤。」

那麼,美國要把中資企業從美國的資本市場驅逐,要把美國企業和投資移出中國,在中國以外建立新的工業供給鏈,這些都需要時間。現在繼續談判,就可以為美國爭取時間。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美國和中國大面積脫鉤以後,美國再做什麼對自己來說都是更安全的。並且整個華爾街被中共遊說的力量也會消失。」

她認為,美國將一步步收緊,會先出金融組合拳,斷中共的財源,最後一步的「將軍」才是對這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關稅。

中共以拖待變 盼川普失利

G20川習會後,習近平答應會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而川普也暫停了對3,250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但7月11日,川普發推文表示,中共沒有兌現承諾,並於7月16日在白宮內閣會議上表示,美國政府正在觀察北京會否兌現諾言,如有必要的話,考慮對剩下的中國商品徵稅。

隨後,7月18日,美國農業部宣布,中國進口了大約51,072公噸的美國高粱。不過,中國在上週取消了9,853公噸美國大豆的採購量。

旅美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表示,中國對大豆是剛性需求,每年的缺口是8,000萬到9,000噸。雖然中國現在養豬業受到重創,大豆需求量可能會降低一些,但仍然有很大缺口。

「按理來說,中共在川習會後做出了承諾要購買美國農產品,那麼現在就是機會,因為美國有很多的大豆積壓。」

他說:「這樣一個對美國小小的友善舉動,中共都不願意去做,可想而知,中共保守派對美國已經恨到了什麼程度? 這體現了中共高層完全徹底地轉向,從以前所謂的願意談判,到目前的徹底地對美國的敵視。」

中共如此強硬,為何還答應重啟談判呢?田園博士表示,中共的政策一直都是以拖待變,以逸待勞。「我這邊就是拖著不跟你談,然後等川普總統如果能失利,換成一個民主黨上台,尤其像拜登這樣的人。」

他說:「中共對民主黨寄予了無限的期望,希望民主黨上台之後能夠終結川普總統的貿易政策。中美兩國能夠繼續回到之前的狀態——美國大企業一直不停地出賣美國利益,為中共輸血。」

「但是,我覺得中共這個算盤是打錯了。」田園博士說,如今美國經濟出現幾十年以來最強勁的增長。失業率降到了幾十年以來最低,領取食品券的人也降到了幾十年以來的低點。

而之前,在中共改革開放的三四十年裡,雖然美國大企業的利潤增長非常好,但是同期,美國家庭的實際收入中位數卻一直在下滑。就是說美國大企業的利潤,並沒有給美國人民帶來好處,而是進了他們自己的腰包。

川普打擊中共時,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就是這部分人,就是所謂全球化主義者。但是,田園博士認為,這些人並不能左右民意。因為從2016年的美國大選就可以看出,美國現在的主流民意,是徹底地反對全球化,反對美國大企業掏空美國,出賣美國人的利益。

「另外,民主黨推出的參選人都是社會主義者,提出的政見稀奇古怪,不管是拜登,還是馬薩諸塞州的參議員華倫,還有桑德斯。各個都是與美國傳統文化背道而馳的。這些人即使最後獲得了民主黨2020年的初選提名,我感覺,他們想擊敗川普的可能性是非常微小的。」

鍾山可能成替罪羊

7月10日,中共商務部長鍾山首次同劉鶴一起,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 通話,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K. Bannon)認為,鍾山是中共強硬派中的強硬派。

鍾山的加入是否意味著中共會比以前更強硬?「我不這麼覺得,」田園博士表示:「中共沒有所謂投降派、保守派,中共就是中共。」

他認為,劉鶴談判時傳達的就是中共高層的意思,如果任何人指責劉鶴是投降派,就是指責劉鶴背後的人。

「鍾山背後的操盤手是誰,我們不能猜測。但是從反面來看,中美談判最後協議達成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那麼當美國傾盡一切力量對中共進行懲罰時,誰會受到指責?是鍾山和他背後的主子。」

中共想在國內宣揚鍾山是一個對美國強硬的人,為所謂的中華民族爭取榮譽。「我還真不這麼看。鍾山最後有可能變成一個背黑鍋的人。」

他說:「金正恩在越南川金會失敗之後,回到北韓立刻開始清洗,槍斃了四個高級幹部。如果中美談崩,然後美國傾其一切對中共進行懲罰,那麼鍾山可能就成為被清洗的對象。所以這對他來說並不一定是件好事。劉鶴也許就因此躲過這一禍了。」#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9-07-19 8: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