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們能從巴菲特身上學到什麼(上)

文/陸曄飛 翻譯/李必龍 林安霽 李羿

巴菲特投資時十分小心謹慎,他的三不政策:不貪婪、不跟風、不投機,使他的決策常常和尋求暴利的投機客或散戶背道而弛。(Getty Images)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過往的這些年間,巴菲特幾乎論述過所有相關的投資話題—或是透過他給股東的信函,或是在訪談或文章裡。從這些論述中,你可以總結編輯出一張投資忠告清單,內容從如何看待風險和回報,到如何考慮組合帳戶的配置問題。本文摘選2個要點以饗讀者:

1.高品質的資訊

多數以巴菲特為榜樣的價值投資者都知道,他相信做基礎調查研究的重要性,而且,一旦做完這種調查研究,他就會以一種聚焦的方式進行投資。按照巴菲特的說法,投資之路就像是一張只有20個孔所用的穿孔卡片,每個孔位都代表著一位投資者一生中的一次投資。不過在此,有兩點關鍵問題並沒有被大眾充分理解:好的調查研究對巴菲特意味著什麼;相比於投資的多元化,為何巴菲特更鍾情於幾個行業。

在我分析巴菲特的上述投資案例時,有一個促使其成功的重要因素,會頻頻突兀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他所掌握的所投公司的資訊品質。以北柏靈頓公司為例。在巴菲特準備投資該公司時,他所掌握的資訊(我敢說任何一位盡心盡力的分析師都能獲得)品質非常高。在可以公開的北柏靈頓年報裡,不僅包括了該公司詳盡的財務資訊,而且還有與鐵路業務相關度很大的經營指標。除了其他資訊,這裡還包括噸英里運輸收入、每千噸貨運收入以及客戶滿意度分值。在過往的好幾年間,這些指標都持續地出現於該公司的報表之中,所以,如果潛在投資者想真切地瞭解這家企業的逐年業績表現,都能找到所需的客觀資料。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份年報(由長期擔任首席執行長和董事長的馬修‧羅斯所寫)清晰地闡述了該公司業務的主要方面及其關鍵的驅動要素。例如,他詳述了消費品業務構成的90% 是國內和國際商品運輸(它的量取決於國際貿易的貨運量)和10% 的汽車產品分銷(它的量取決於地區轎車行業的成功程度)。他繼續細述了該企業長期的資本需求,並說明為何這些產品類別透過鐵路運輸的效率要好於其他的替代方式(主要的卡車運輸)。

像這樣可資利用的可驗證的客觀資料,足以支援一項健康投資所需的深刻見解。在這個案例裡,巴菲特的深刻見解是:在這類鐵路企業裡,未來的資本密度會隨著網路密度的走高而下降,意味著已用資金邊際收益率會持續得到改善,而且隨著不斷提升的鐵路運輸效率,在未來幾十年所有產品的運輸份額中,鐵路的份額可能會繼續提升。

在一次又一次的各種不同的投資案例裡,巴菲特揭示的那個亙古不變的內涵是:對處在質疑中的公司,會有很多相關的客觀資料,供人們研究判斷。就美國運通來說,巴菲特掌握了不少的資訊,支援他對下述業務內涵的定見:信用卡和旅行支票具有巨大長期的發展潛力;「沙拉油騙局」只會為公司帶來地域性和短期性的損害。類似地,就可口可樂來說,有客觀的資料使巴菲特確信:國際擴張和不同國家不斷增長的消費(每年330 毫升的飲用量)會促使該公司業務的持續增長。所以,雖然巴菲特會極力獲取相關企業所有方面的資訊(這的確不假),但他特別關注的卻是有客觀扎實資料支撐的關鍵資訊。

實際上,這類資訊不總是來自企業的年度報告,還會來自相關行業的資料。美國鐵路協會每月會發佈美國主要鐵路公司詳細的經營資料(諸如,運營比率和故障次數等)。這不僅給投資者提供了一家鐵路公司逐月和逐年的運營表現如何的指標尺度,而且還能使投資人知道如何把研究的標的企業與其他鐵路公司進行比較。類似地,在《水牛城晚報》的案例裡,也可以在行業層面獲得這份區域報紙的發行量和廣告資料。巴菲特傾向於依靠行業資訊源,因為這裡所得資料的客觀性比較高。這些都進一步支持了我們想要印證的投資智慧,即就成功的投資而言,高品質的資訊至關重要。若沒有高品質的資訊支援你的定性見識,那麼,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要投相關的標的。

這種結果可能就是巴菲特所常用的策略:一次又一次地回頭光顧某些行業。我的看法是:巴菲特越來越集中於幾個精選行業的投資,是因為這能幫助他最大限度地加深理解這些關鍵資訊的內在價值,並能更有效地反覆利用這種知識。例如,知道《華盛頓郵報》詳細的訂閱數量、流失率和經營利潤率,無疑會有助於評估《水牛城晚報》的投資專案。總之,看起來,巴菲特反覆投資的那些行業(媒體、保險和品牌產品)都是有著豐富客觀行業資訊的行業。借助於大量的客觀資訊,巴菲特能夠自信地進行那些他集中投資方式的巨額投資。@

(待續)

<本文摘自偷學巴菲特50年投資策略:股神長抱的20間公司獲利秘密,高寶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07-02 7: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